天心故事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gmxxl 研究方向:高等教育管理;高等教育学原理

博文

不能容忍“怪老师”的大学还是大学吗? 精选

已有 4592 次阅读 2010-3-27 18:52 |个人分类:大学之道|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萧瀚,政法大学,教学自由| 萧瀚, 政法大学, 教学自由

1915年美国大学教授协会的成立为标志,世界上的大学都承认并践行着一个办大学的基本逻辑:学术自由。它根本的要旨有两个:教师要有“教的自由”,教什么,如何教,教师有自由的自主权。教师同时还有“学术研究自由”,研究什么,如何研究,教师有自由决定权。正是因为有了教师的学术自由,才有了教师的活力和大学的生命力。

可在近100年后的今天,我们的中国政法大学——一个2009年频曝丑闻的大学,今年又一次拿出了自己的拿手好戏:2010321,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萧瀚因“不明原因”被停课。按原计划,萧瀚将在2010年继续教授本科生“宪法学案例”,恢复以往的“中国宪政史”,以及研究生课程“经典著作导读”。

法学院对此的解释是,“没有教师资格证”。

而萧瀚则认为,法学院的行为侵犯了教授自由。据萧瀚自己介绍,在学生对老师授课的评价中,他的评分一直高于学院平均分。

事实上,政法大学一直有“没有教师资格证”的教师在给学生上课。

那为何独萧瀚老师被停课呢?从报道来看,以下原因可能是主要的:

①公共知识分子的品性。“邓玉娇事件”中,萧瀚连写27篇博文,呼吁程序正义。“不明真相之际,鸡蛋和石头较量中,我永远站在鸡蛋一边”一时成为网络流行语。

②不执行教学计划,教课自由。给全校本科生开设的《中国宪政史》,萧瀚用完了全部课时,还讲不完“先秦”。

③目无领导,不参加学院会议,不参加学院的科研考核。

以上三点,那一点有违大学之道呢?第一点,毫无疑义地应该支持。现在的大学教师,不是公共知识分子品性多了,而是少了。甚至少得可怜,少得麻木。对社会问题,我们现在基本上听不到大学教师的声音了。第二点,最多可以商榷。实际上,教学自由是大学的通例,甚至是大学培养创新人才的法宝。我们中国大学太多的计划、太多的要求实际上已经扼杀了大学教师和学生的探究积极性。但总归,这是违背大学现行法度的吧,“以法办事”,也应该成为政法大学的选择。第三点,则完全是可以理解的,也应该予以鼓励。现在我们大讲去行政化,可我们学院的会议却越来越多。这些会议基本上是无聊的精神传达,是一种规训。

如此,按我的理解,此老师还是应该表扬的。

为何我们的大学就容忍不了一个“怪”老师呢?我看以下几点很重要:一是我们的大学有点“怪”,一方面讲培养大师级人才,一方面却用各种各样的规距去限制和规训教师和学生,实在是怪。“怪”大学见到真教师,就会觉得教师“怪”。二是我们“领导者”的行政思维。似乎天下唯我独尊,教师就是自己的兵。不听话的教师不是好教师。给自己找麻烦的教师不是好教师。三是我们的一些大学制度实在是扼杀人的激情、活力。大学已经把教师规训成了工具,教师也成为麻木的动物。上课照计划办事,下课走人。对公共事务、大学发展概不关心。大学呢,也成为一个大的“人才工厂”,标准化的生产,至于合格不合格,天知道。

由此我想下一个结论:不能容忍怪老师的大学不是大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9436-306637.html

上一篇:谷歌:其实不想走,其实很难留
下一篇:教育部“教育改革年”在高等教育领域的行动成功条件(下)

27 王建设 刘全慧 刘建彬 陈儒军 曹聪 张焱 金拓 唐小卿 吕喆 盖鑫磊 严晓文 陈永金 张天翼 贺天伟 蓝劲松 年福忠 侯成亚 尤明庆 侯丙孬 左正伟 刘晓瑭 李毅伟 张肖飞 侯振宇 hciap zengfeng micalhe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5 11: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