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心故事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gmxxl 研究方向:高等教育管理;高等教育学原理

博文

两个“80%”背后:行政与学术的狼狈婚姻——对《教育规划纲要》的识读和建议(5)

已有 3325 次阅读 2010-3-7 09:53 |个人分类:教育杂谈|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院士评选,行政级别,《规划纲要》| 行政级别, 《规划纲要》, 院士评选

前一段我们为全国教学名师中90%的人有“长”而鸣不平。这两天又看到一个记者的统计资料:今年新增的两院院士80%有“长”;新增院士的主要成果80%是在当“长”后取得的。“学而优则仕”,一批学术做得好的人,先期取得国外博士的人当了官。这些人当官后,又想“仕而优则学”了。于是靠着手中的权力和资源,为自己摘些学术的桂冠。当了院士后,又自然享受“副部级”待遇,又一次“学而优则仕”。行政和学术在权力的操纵下,为了共同的利益,结成了狼狈之“婚姻”。苦得是那些只做学术不干行政,或者只干行政不做学术的“单身汉”。

大家都明白,中国官员的行政事务有多忙。每一个在大学工作的人都会发现,校长、书记大人们基本没有时间待在办公室里看看书,到实验室里去拚拚刀,他们的时间基本用在各种检查、汇报、接待上了。那么,他们怎么就这么有本事,获得这么多的成果呢?这当然不言而喻了。我国的各种专家,不过是行政权力的一个合法化外衣,那里有什么真正的评价?国家的二等奖,也不过是一些金钱加文字、数据的一个资料而己。有了国家级的二等奖,就算具备院士的一个最硬条件了。可以说,只要中国的校长们想做一件自己学术上的事,只有他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到的(当然这件事必须在中国境内才行,诺贝尔奖他想也没有用)。他只要提出一个目标,他的手下立即会调动各种社会资本、人力资本、物质资本去铺平通向成功的路。

近两个月来,随着温总理的高校去行政级别,随着《教育规划纲要》的征求意见,人们又在忙碌起来了。大致分为两派,一派认为高校去行政级别势在必行,这些以学者和老百姓为主;一派认为,高校去行政级别是行不通的,是对高校的歧视,这些以当官者、现任校长们为主。两派都有其合理性:前者看到了高校行政化的弊端,认为这是大学一切问题的根源,高校必须去行政化。后者认为,在当前社会全面行政化的今天,去掉高校的行政权力,将使大学办事更为困难。就连一直坚持去行政化的朱时清校长也道出了没有行政职务的苦衷:住宿房间没有人报销了;没有办法在主席台就坐了等。我不支持其中的任何一派,我认为大学既不应该去行政化,也去不了行政化。试想下,如果高校取消了行政级别,以后去社会、政府办事不就更难了?要知道我们这个社会中的几乎任何一个人都只敬畏权力。再说,现在的大学是一个庞大的社会机构,没有行政化的管理,还真是寸步难行。国外大学中也不是没有行政权力,只是他们的行政权力有行动边界。国外大学的校长是没有级别,那是因为人家整个社会的“事业、企业组织”都没有级别,人家的总统都可以行走在教授和总统之间。

我认为高校问题的根源是大学行政和学术之间的“狼狈婚姻”。这种建立在利益基础之上的婚姻是一切问题的根源。我们必须建立起一种制度,在行政权力和学术权力之间合理地设置一个边界。“他人权力划定了人个的行动边界”。只有给权力设定边界,才能其权力在其合理的范围内行使。我们可以规定,有职务者必须“被限制”从事学术工作。特别是大学校长、书记一定不能再搞学术,必须职业化。院长也必须限制搞学术,限制其发文量、成果量。只有这样,大学的行政和学术权力才能制衡和耦合。

对《规划纲要》我建议,保留高校行政级别,直至与社会其他机构同步取消。实行校长、书记职业化制度。

建言《教育规划纲要》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9436-300558.html

上一篇:减负:是口号还是实践?——对《教育规划纲要》的识读和建议(4)
下一篇:蔡元培的功绩与瑕疵

3 周少祥 朱华结 柏舟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4 09: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