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心故事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gmxxl 研究方向:高等教育管理;高等教育学原理

博文

治大学如烹小鲜 精选

已有 3777 次阅读 2010-2-20 10:09 |个人分类:大学之道|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大学治理,教授治校| 教授治校, 大学治理

 《老子》云:“治大国,若烹小鲜。”《韩非子·解老》中曰:“治大国而数变法,则民苦之。是以有道之君贵静,不重变法。故曰:‘治大国者若烹小鲜。’”意为治理大国要像煮小鱼一样。煮小鱼,不能多加搅动,多搅则易烂,比喻治理大国应当无为。如果借用“老子”这句经典而喻大学,则可说:“治大学如烹小鲜”!大学的治理也必须体现出“无为”,否则,经常变动、随意乱为,大学是办不好的。

 “治大学如烹小鲜”有两层意义,在国家(政府)与大学关系层面上,要求国家不要过多地干预大学的办学,给大学以充分的自主权;在大学内部治理层面上,要求大学的领导者也应无为而治,给教授更多的权力,实教授治学。大学自主、教授治学成为办大学的金科玉律。

 1988918,欧洲430个大学校长在博洛尼亚的大广场共同签署了欧洲大学宪章,正式宣布博洛尼亚大学为欧洲“大学之母”(拉丁文:Alma Mater Studiorum),即欧洲所有大学的母校。博洛尼亚大学开始时即是由学生自主管理的“学生大学”。大学的另一个起源学校是巴黎大学,它开始时是由教师管理的“教师大学”。可以看出,大学自诞生起,在政府与大学关系上,其传统就是大学自治。即便是标志现代大学诞生的柏林大学,它虽然是倾普鲁士一国之力而建设的大学,可在政府与大学的关系上,仍然主张政府要给大学充分的自治,给大学一个恬静、自由的环境。国家不能急功近利,扼杀大学的个性。当今大学中,最有活力当属美国、英国之大学。在这两个国家,政府实施的恰恰是“无为而治”。政府决不干预大学的自主办学。无论是基辛格还是奥巴马,亦还是撒其尔还是布莱尔,均吃过大学的“闭门羹”。大学不会看政府的脸色行事。

 而在大学内部治理中,无论是大学诞生时的中世纪大学,还是现代发达的美英大学,更是倚重“教授治校”。房龙(Hengdrik Van Loon)在其《人类的故事》一书中用十分通俗的语言勾画了中世纪大学的特征:“一个智者自言自语道,‘我发现了一个真理,我必须把我的知识传授给别人’。只要能找到几个人听他说话,他就开始宣扬自己的智慧,就好像当代的街头演说家一样。……有一天,下雨了,师生就撤到一间闲置的地下室里,或者退到‘教授’的房间里。大师坐在椅子上,年轻人则席地而坐。这就是大学的起源,‘大学’在中世纪的时候是教师和学生的社团。‘教师’就是一切,至于他在什么地方,则毫不紧要。”([]房龙.刘子缘等译.人类的故事[M].)而在现代大学,一流的大学就是一流的师职也成为共识。美英大学中,都建有“教授会”,这是教授治校的载体,也是教授治校的制度保证。教授可以决定教什么,研究什么,做什么,而决不会看校长的脸色。哈佛大学文理学院院长罗索夫斯基在1990年写了一本书名是“大学——所有者手册”。他用“所有者”一词来指所有一切与大学存在利益关系的人:学生、教授、家长、校友以及大学里的其他工作人员。罗索夫斯基还这样对待过一位教授,这位教授很多年来没有发表过一丁点东西,教授同事开始在嘀咕:“这个家伙怎么回事?”然而,罗索夫斯基从来没给这位教授施压过,而且每年都毫无疑问地按惯例给他提薪。1971年,在经过近20年的沉默之后,这位名叫约翰•罗尔斯的教授出了一本书。这本书的书名是“正义论”,这本书后来被认为可能是20世纪下半世纪所出版的最重要的政治哲学著作。(《哈佛规则》[]理查德•布瑞德利著)在美国大学中,教授就是大学的主人。2006年,不可一世的劳伦斯•亨利•萨默斯不得不辞去了哈佛大学校长之职,成为哈佛370年历史上第一个因被通过“不信任案”而被迫离任的校长。原因主要是他“得罪”了一些有名的教授,被文理学院的教授会投了“不信任”票。或许这就是美国大学称雄世界的原因之一。

 以上我谈了一些国外情况,国内又是如何呢?我看也是如此。何时大学按大学规律办事,可时大学就可以成功。民国时期的清华大学汇集了国学四位大师,是公认的国内著名大学。而抗日时期的西南联大,更是被认为是世界一流大学。西南联大9年中先后约有8000人在这里就读,不少人后来都成为蜚声中外的学术大师。在联大的师生名录里,陈寅恪、陈省身、华罗庚、周培源、冯友兰、费孝通、吴大猷、杨振宁、李政道、闻一多等人的名字赫然其中。新中国成立后的两院院士中,联大师生有164人;在我国23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中,有6位是联大学生;2000年以来获国家最高科技奖的9位科学家中,有3位是联大学生……(自《西南联大的斯芬克斯之谜》)而西南联大实施的恰恰是教授治校的内部管理制度,而外部则因国民党无暇顾及而有充分的自主权和自治权。西南联大曾拒绝国民党对教材的文件命令,西南联大的教授曾多次集体对外发表公共评论。梅贻琦曾说,校长带领教职工给教授搬凳子的人。由是观之,当时的西南联大在政府与大学关系层面上,大学有自主权;在内部治理层面上,大学有自主权。

 综上可以看到,何时政府放权,给大学充分的自治权、自主权,何时大学就兴旺发达。同样,何时校长给教授自主权,何时教授就有真正的学术自由,也就有学术的繁荣。与治国同理,治大学亦如烹小鲜。



一流大学之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9436-296218.html

上一篇:在大学行政权力与学术权力之间设置边界的一些想法
下一篇:“被式微”的大学英雄——遭免职的东南大学校长郭秉文

11 武夷山 陈儒军 杨远帆 曹聪 陈安 李世晋 吕喆 苗元华 李永丹 左正伟 刘晓瑭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6 16: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