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心故事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gmxxl 研究方向:高等教育管理;高等教育学原理

博文

诺贝尔奖花落中国,尚需要一定的条件和时间 精选

已有 7152 次阅读 2016-10-16 09:27 |个人分类:高教史料|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2016年,诺贝尔奖| 诺贝尔奖, 2016年

10月4日至14日,2016年诺贝尔奖全部揭晓:日本科学家大隅良典(Yoshinori Ohsumi)独享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奖理由是“发现了细胞自噬机制”;三位英美科学家David J. Thouless(大卫·索利斯)、F. Duncan M.Haldane(邓肯·霍尔丹)、J. Michael Kosterlitz(迈克尔·科斯特利茨)获得物理学奖:获奖理由是“理论发现拓扑相变和拓扑相物质”;法国、美国、荷兰三位科学家Jean-Pierre Sauvage(让-皮埃尔•绍瓦热), J. Fraser Stoddart(弗雷泽•斯托达特)和Bernard L.Feringa(伯纳德•L•费林加)获化学奖:获奖理由是“分子机器的设计与合成”;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获诺贝尔和平奖;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奥利弗·哈特以及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本特·霍尔姆斯特伦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理由是在契约理论领域的突出贡献;美国人鲍勃·迪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本届诺贝尔奖,仍是美日科学家占据主角。截止2016年10月14日,前十名的国家是:美国329位;英国101位;德国76;法国49;瑞典27;日本22;俄罗斯19;瑞士17;荷兰15;意大利14。日本继美国之后成为连续三年获得诺贝尔奖的国家。

面对这样的名单,我们还是得反思下,或者追问下,诺贝尔奖为何成为我们的一个心结?为何日本这些年在诺贝尔奖方面的表现如此突出?我们在追求诺贝尔奖方面还有哪些工作可做?

我们之所以对诺贝尔奖有如此重的情结,在于诺贝尔奖本身的影响力。虽然人们对和平奖、文学奖乃至经济学奖有各式各样的争议,但对自然类诺贝尔奖的争议却是十分小的。自然类诺贝尔奖成为基础研究影响力最大、最有影响的奖项。它不仅是重要的大学排名榜的重要权重指标,也是一个国家基础研究水平的重要表征。诺贝尔奖为什么这么牛?一是其奖金高。虽然目前其金额已经不是主要的因素,但在早期,一份诺贝尔奖奖金相当于学者20年的薪水。这份奖金可以让学者自由地追寻自己的研究兴趣。其二,诺贝尔奖评选程序科学,奖励体现实至名归,得到学者广泛认可。这种声望是由1901年第一届诺贝尔奖项评审团建立的方法取得的。为了避免选出错误的人选遭嘲笑,每一年、每个奖项都有一个五人委员会,征求并评审数千份提名,从中做出仔细的调查,并从给出提名的人那里获得大量信息。经过严密删减,委员会将一小批甄选结果移交给瑞典皇家科学院(负责化学奖和物理学奖)或者卡罗林斯卡学院(负责生理学或医学奖),由他们最终决定这一年的奖项归属。评估结果保密50年,所以他们可以放心写下自己的真实想法,不担心别人看到。

在长达一个多世界的评选中,除美国之外,我们对日本的表现感到难以理解。1995 年,日本国会通过了一个影响深远的重要法律——《科学技术基本法》,明确提出“科学技术创造立国”的口号,并将其作为基本国策。1996年,日本内阁依据上述基本法制定了一个为期五年的《科学技术基本计划》;2001年,又推出了第二个科学技术基本计划,明确提出日本在21世纪前50年里获得30个诺贝尔奖的目标。目前,日本已有22人荣获诺贝尔自然科学奖(含两名日裔美籍物理学奖得主),其中17人是在进入新世纪后获奖的。日本曾于2000年至2002年连续三年摘得诺贝尔自然科学奖桂冠。这次,日本又连续三年摘得诺贝尔自然科学奖桂冠,而且这三年一举获得6枚诺贝尔自然科学奖奖牌!在迈入21世纪的最初17年里,日本平均每年获得1枚诺贝尔自然科学奖奖牌。日本何以如此牛?

本世纪日本诺贝尔奖获得者接受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年代大多集中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其获奖研究成果大都是在上个世纪70、80年代前后取得的,这个时期恰恰是日本经济迅猛发展之时,日本在教育、科研方面的投入当然也是比较高的。1960年,日本在制订“国民收入倍增计划”的同时,还制定了与此目标相呼应的“振兴科学技术的综合基本政策”,提出要力争将国民收入的2%用于科研。除了经济投入之入,日本的教育改革对此的贡献也是十分突出的。学界一般认为日本经历了三次教育改革,第一次改革从明治维新开始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为止(1868-1945)。这一时期的教育目标是让个人服从于国家。第二次教育改革自1947年颁布的《教育基本法》至1970年。教育改革的中心是用和平主义和民主主义教育取代以往的国家主义和军国主义教育。日本的第三次教育改革从七十年代开始,直至今日仍在继续。特别是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日本对国立大学进行了法人化改革。第二、三次教育改革不仅使日本的大学教师获得了更多研究自由和稳定的经费支撑,而且还使学生获得了更多参与科学研究的机会,得到了更多科学研究训练。日本持续获得诺贝尔奖将是一个必然。

当然,在本届诺贝尔奖名单中,也出现了一些含有中国元素的科学家,这是值得关注的事情。其一,2016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詹姆斯·弗雷泽·斯托达特(SirJ.FraserStoddart),是国家外专局千人短期计划入选者、是天津大学药学院院长。在天津大学药学院的努力下,斯托达特教授科研团队的核心成员——MarkA.Olson、苏纪豪、罗加严这三位青年科学家,都已入选国家“千人计划”青年人才。其中,罗家严在天津大学化工学院工作,MarkA.Olson、苏纪豪在药学院继续跟随斯托达特从事“超分子机器”相关研究。其二,让-皮埃尔•绍瓦热(Jean-Pierre Sauvage)是武汉科技大学的客座教授。或许,中国即将迎来零星获得诺贝尔奖的新时代。但要达到井喷的时代,尚需要一定的条件和相当长(20年以上)的时间。这些条件:一是学术自由的文化得到制度和机制体制的保障;二是学术腐败得到让人望而却步的惩罚;三是学术至上、育人为本的文化在大学教育中得到充分落实;四是国际交流的频率和高度达到空前的活跃;五是知识分子的独立人格得到重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9436-1009012.html

上一篇:“在职研究生”开启培养新模式
下一篇:中国大学已经和正在丢失的几个传家宝

19 代恒伟 王涛 黄永义 李学宽 沈律 檀成龙 晏成和 陈南晖 戴德昌 高峡 孙颉 李土荣 王军军 zhangling csbds19610704 xlianggg htli techne kxd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9 06: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