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l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uil

博文

炒藕尖

已有 3134 次阅读 2015-5-20 23:42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学者

立夏刚过,菜市场便有藕尖上市。所谓藕尖,就是藕的幼儿。长长瘦瘦,如枝枝玉指,煞是可人。周日买菜,看见后心痒痒,摸摸口袋的票子,看这个月菜钱尚有,于是买了一把。

老家在大湖边,每年春风吹过,到了五月间,门前湖中“小荷才露尖尖角”,而之后不出一月,这些露出尖尖角的小荷在夏日阳光和雨露的滋养下,六月便是“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此时正是采摘藕尖时,若是太早则是太廋,而太晚则是太老。幼时嘴馋,看到满湖的荷花开的正盛,便会央求哥哥,去湖中弄些吃的。哥哥常经不得我骚扰,就会带我悄悄摸到湖边的偏僻处,下水去踩藕尖,而我则在一旁放哨。此事屡试不爽,偶有被抓,也是村中称为叔公的人把我们押回家,却不忘把收获的藕尖一同送回。虽然每次少不了母亲的一顿痛打,但晚饭时的藕尖却是我吃的最多,那味道似乎在挨打之后变得尤为香甜。

长大后,随着读书越多,离家越远。家乡和家乡的那些人和物以及曾经的那些事都变得模糊,慢慢忘却。工作之后,忙于糊口,回家的次数反比读书时更少。这两年因故得了一些自由,回家的次数多许多。前些时回家,特意在村子里到处转了转。发现家乡变了许多,变得有些陌生,家乡还是那个家乡,却全然不像记忆中那个曾经的家乡。有时,有些迷惑的问自己,不知是我们跟不上时代,还是时代抛弃了我们。

买了藕尖,回家细细清洗。然后打电话问母亲如何炒,恰好做的一手好菜的二姐在一旁,接过电话教我怎么炒藕尖,末了不忘笑着说:“你还会炒藕尖啊。”我也笑笑,在母亲和哥哥姐姐眼中,我永远都是那个长不大的弟弟。放下电话,按照姐姐的办法,照葫芦画瓢。斜切好藕尖,放油、热锅、加入拍碎的蒜和红辣椒丝,爆香后,加入藕尖快炒,然后加盐、醋和鸡精,若口味喜欢软烂些,可加水煮一会,便可装盘。就着煮好的米饭,趁热夹起藕尖,送入口中,便是满口的香脆和幸福,那种乡土的气息,不由一下子带着我回到幼时,那里有我曾经记得的人和事。

记得某位作家写过一句话,说故乡永远在幼时的记忆里?是啊,幼时,母亲还没变老,乡亲见面还会嘘寒问暖,我们的味蕾也会给我们满满的享受。而幼时不再,唯有心中的那个故乡还依稀可见。我们都在努力寻找那个心里的故乡,于是,闲时炒两个儿时的家常菜,回味之间,忆起我们曾经那种满满的幸福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6078-891602.html

上一篇:春暖花开
下一篇:美丽的山水洲城--长沙

3 朱晓刚 刘立 王继乾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5-25 14: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