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化及空泡动力学(cavitation a ...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upflyzhang 张宇宁的空化和空泡动力学博客 (Blog of Yuning Zhang for cavitation and bubble dynamics)

博文

从金庸小说中的扫地僧说开去

已有 4705 次阅读 2012-1-16 08:22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佩雷尔曼, 扫地僧, 金庸小说

从金庸小说中的扫地僧说开去

张宇宁

“扫地僧”是金庸小说《天龙八部》中的一位脍炙人口的人物,被很多金庸迷认为是金庸小说中的第一高手。扫地僧不论武功,阅历,佛理,医道,气度,每一样均是出类拔萃[1]。扫地僧有一段高见摘录如下[2]:
须知佛法在求渡世,武功在于杀生,两者背道而驰,相互制约。只有佛法越高,慈悲之念越盛,武功绝技才能练得越高,但修为上到了如此境界的高僧,却又不屑去多学各种厉害的杀人法门了。武功越高,戾气越重,就要修习佛法来化解。否则就会走火入魔,轻则伤及自身,重则危及生命。


图一 扫地僧剧照

仔细研读扫地僧这段话,蓦然发现里面包含着深刻的道理。扫地僧将”武功“和”佛法“看似背道而驰的关系转化为相辅相成的关系,其理解异常精辟。这里,我不免将其联想到经常被人们讨论的人文艺术和科学的关系,谈一点自己的体会。
1. 科学和人文艺术看似关系不大,实际上却是相互促进的。学生时代,学历史时就记得死背一些年代和事件等,基本上没有什么兴趣。上大学以后,渐渐接触了一些真正意义上的历史学著作,才感觉到历史是那么的有趣,其实是和很多学科都息息相关的。但更重要的是,读这些史学的书给我带来最重要的一个思想转变是重视观点的出处,即考证(或考据)。我后来做一些空泡动力学研究的时候,对一些基本的观点,常喜欢刨根问底,一定要将原始文献找来,自己品读一番,这样几年下来也颇有收获。比如教科书上常将空泡动力学方面的基本方程称为Rayleigh-Plesset方程,也有人说应该称作Rayleigh-Plesset-Neppiras-Noltingk-Poritsky方程,我就把他们的经典工作找来看,发现Neppiras和Noltingk在声致空化方面确实贡献卓著,而Poritsky最早将粘性考虑其中,他们的贡献确实应该被铭记,另外一个意外的发现是一位华人教授徐贤修先生亦对此方程有一定贡献(以后有空专题介绍),他和Poritsky的工作发表在同一个会议上。遗憾的是,绝大部分的书籍和文献里面都没有提到徐先生的贡献,实在不该。还有一例,比如,考虑了流体压缩性的空泡动力学方程,有一种形式常被称作Keller-Miksis方程,依据是1980年他们合写的一篇文章,但文献显示Keller和另一位学者合著的发表在1956年的文章提出了该方程,其形式跟1980年基本一样,考虑的是自由震荡的空泡。虽然我这样读起书来很慢,但感觉收获却很大。由此可见,人文艺术类书籍绝非闲书,它们给人更多的是思想性和方法性的启迪,尤为重要。正如武际可老师讲的那样,”让我们的兴趣更宽一点"[3],应该多读一些这类书。
2. 缺少人文艺术的熏陶,科学家也会”走火入魔“。古人云:“修身 齐家 治国 平天下”[4]。这名扬天下的人最重要的第一条是正心修身,而后才有“治国 平天下”之说。何以修身?人文艺术自然是不二法门。身未修好,却想着平天下的反而”欲速则不达“。再以《天龙八部》中的人物为例说明。一心复国称帝的慕容复,使尽各种卑鄙手段,认大恶人段延庆做义父,杀自己的舅母,甚至将跟了自己十几年的好兄弟包不同和风波恶也杀了,他最后下场却是变成了疯子,侍女阿碧找一帮小朋友哄着他喊万岁。当年他也是武林中的数一数二的知名人物,如此下场,悲哀。经常被媒体报道的各种学术造假事件也是类似的道理,不在一一赘述。
3. 何谓“得道高僧”?拒绝接受菲尔兹奖的数学家佩雷尔曼便是很好一例。此人的文章很少发表在同行评议的杂志上,基本都发表在预印本文库(arXiv)上面。2002年,他在arXiv上发表的一系列文章证明了著名的庞加莱猜想。2010年,克莱数学学院授予他千禧年大奖难题的100万美元的奖金,他却未出席,理由是该奖未同时授予另一位数学家理查德·汉密尔顿(Richard Hamilton) 是不公正的,因此不接受。这种胸襟和”武功“,我称之为”得道高僧“不为过吧?


图二 佩雷尔曼
[1] 百度百科:扫地僧
[2] 金庸《天龙八部》第四十三章
[3] 武际可老师博文: 让我们的兴趣更宽一点!http://bbs.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39472&do=blog&id=518290
[4] 《礼记·大学》, 原文是“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2862-529318.html

上一篇:肥皂泡杂谈(1):彩色肥皂泡的奥秘
下一篇:肥皂泡杂谈(2):世界名画中的肥皂泡

5 王涛 骆小红 彭思龙 吴吉良 周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4 22: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