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轮车上的博导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jx45 狂犬病、流感、结核病和人类遗传学科普园地。 提供根治 “狂犬病恐惧症” 的灵丹妙药。 奉献在中国彻底消除狂犬病的锦囊妙计。

博文

中国应当如何控制狂犬病?(12年前在卫生部的发言) 精选

已有 4176 次阅读 2019-3-3 11:33 |个人分类:狂犬病防治|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中国, 控制, 狂犬病


225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举行例行发布会。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表示,今年有一个提案是:我们如何消除狂犬病世界上先进的国家把狂犬病消灭,靠的是把疫苗打给狗,因为它是一个典型的人畜共患病。

 

关于狂犬病的防治,在国际上有多位狂犬病专家(包括多位著名的华裔专家,如法国巴斯德研究院狂犬病研究所前所长蒋安立博士)在二十多年前就指出,中国在这方面犯了方向、路线错误。

对某一地区70%的犬进行持续和有效的免疫,就可以切断狂犬病的传播,达到消灭狂犬病的目标。解决狂犬病问题主要靠兽用疫苗而不是人用疫苗,靠农业部而不是卫生部。

中国一直是反其道而行之,治标不治本。

中国至今仍在承受此方向、路线错误的惨痛代价。

 

我从二十多年前就开始在卫生部系统内、外宣传这些观点。

但人微言轻,包括本人在内的国内外专家的呼吁和建议并没有引起国内相关主管部门的重视,以至中国的狂犬病防治至今仍落在亚非拉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后面,与中国的国际地位极不相称。

希望高福委员(院士、主任)此次的提案能有力地推动中国的狂犬病防治事业快速前进,使中国能按所承诺的实现在2025年之前在全国范围完全消除经由犬传播的狂犬病。

以下为本人12年前(2006年12月)在广州召开的卫生部第四届自然疫源性疾病专家咨询委员会(第二次工作年会)上的发言(只字未改),供相关主管部门和广大公众参考。  

 

中国为什么不能消灭狂犬病2006年卫生部专家咨询会发言稿) 

目录

一、狂犬病在目前阶段是一种可以消灭的传染病

二、我国当前狂犬病疫情的严重性

三、中国当前防治狂犬病的现状:“懒政”+“乱政”

四、控制狂犬病的两种基本策略的比较

五、应该象重视矿难一样重视狂犬病

六、必须建立高级别、跨部门的管理机构,组织领导狂犬病的防治工作。

七、加强兽用狂犬病疫苗的研制、生产和管理


中国为什么不能消灭狂犬病

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狂犬病检测中心)  严家新 研究员

摘要:狂犬病在目前阶段是一种可以消灭的烈性传染病,世界上已有约一半的国家或地区消灭了狂犬病。中国当前狂犬病失控的根源在政府失职在政府高层没有制定和执行一个科学、系统的防治方案。

中国防治狂犬病的战略犯了方向路线错误!已消灭狂犬病的国家或地区的经验证明,只要控制住了狗群中的狂犬病,人群中的狂犬病就能基本得到控制。如果按WHO推荐的策略,将防治重点由人转向狗,制定一项在5~10年内全面消灭狗和人群中的狂犬病的总体战略计划,就能以不高于目前全国实际用于狂犬病防治的总费用,达到逐渐从根本上控制狂犬病的战略目标(每年死亡人数降到10人以下)。

应当象重视矿难一样重视狂犬病。如果政府高层决策部门早一点觉醒,中国本来早就可以以比现在实际付出要少得多的代价,彻底控制狂犬病。中国每年二千多人的狂犬病遇难者实际上都是冤死的。应该为这每年数千人的死亡负责?应该为中国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每年二千多甚至更多的狂犬病死难者的冤魂负责? 

一、狂犬病在目前阶段是一种可以消灭的传染病

WHO狂犬病专家2004年磋商会明确认定:狂犬病可以被消灭,北美洲、西欧、日本和南美洲的许多地区都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许多亚洲的国家或地区,如马来西亚、台湾、新加坡……也基本控制了狂犬病。目前在全球大约150个国家或地区中,有约一半已基本消灭了狂犬病,其中有约50个国家或地区多年的狂犬病例数报告都保持为零。

已消灭狂犬病的国家或地区的经验证明,只要控制住了狗群中的狂犬病,人群中的狂犬病就能基本得到控制。早在一百多年前(甚至在狂犬病疫苗发明和大量使用以前),英国和北欧的一些国家就主要借助于对狗的严格管理和检疫等相关立法,在很短时间内就基本控制住了狂犬病。如英国于1897年由议会正式通过防止疯狗蔓延的法律,1903年在整个英伦三岛就彻底消灭了狂犬病,并一直保持至今。

别人一百多年前就能做到的事情,已进入21世纪的中国为什么不能做到呢? 

二、我国当前狂犬病疫情的严重性

目前狂犬病主要是在世界上80 多个经济和政治相对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存在,但其中每年死亡人数超过百人的国家不足10个,主要都在亚洲。中国在世界上多年一直保持仅次于印度的狂犬病第二高发国的地位。中国近几年每年狂犬病的死亡人数都高达2000人以上,狂犬病已连续数年居国内甲、乙类传染病报告死亡人数之首,成为中国危害最严重的传染病之一。

狂犬病问题,对于一个有效率和有一定经济实力的政府应该是不成问题的问题。中国作为一个社会政治、经济都在快速进步的负责任的大国,对狂犬病的控制却落在了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后面,这极大地损害了中国的国际形象,甚至可能对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带来负面影响。 

三、中国当前防治狂犬病的现状:“懒政”+“乱政”

当前中国在狂犬病防治方面的主要问题是政府缺乏长远的防治规划,没有一个控制狂犬病的时间表,相关经费投入太少,面对每年两千多人的骇人听闻的死亡率而无动于衷,处于事实上的行政不作为状态,属于典型的“懒政”。  

目前在狂犬病的防治方面虽然政府每年基本不投入资金,但全国每年防治狂犬病的实际投入,主要是老百姓在被狗咬伤后被迫接种疫苗和抗血清而投入的费用,却高达数十亿元人民币。我国每年的人用狂犬病疫苗使用量居世界第一位,高达一千万人份(每人份的最终价格约300元),约一千万人在死亡的威协下仅接种狂犬病疫苗这一项就被迫掏出约30亿元。而按WHO的规定,要确保不发生狂犬病,约占疫苗接种者50%的人,还需同时接种狂犬病抗血清。如果将这一部分费用加上去,每年全国的总支出将超过100亿元。从全国范围看,每年尽管付出了如此高昂的代价,到头来每年仍造成数千人因狂犬病死亡,形成每年“投入一百亿,死亡两、三千”的局面。

现在全国许多地区都是长期对狂犬病防治放任自流,一旦媒体报导死了人,地方政府往往会实行全民动员,对狗采取斩尽杀绝的极端政策,引起当地民怨沸腾。这些做法是典型的“乱政”: 胡乱作为过度作为。

中国当前狂犬病的严重疫情反映出的问题,主要不是医学的问题,而是社会的问题,是政府认识不足,管理失误造成的问题。没有远虑,必有近忧。没有长远的规划和切实的不懈的努力,狂犬病的威协将永远存在,每年“投入一百亿,死亡两、三千”的局面将。长期维持不变。要彻底解决狂犬病问题,需要政府拿出足够的智慧和决心。 

四、控制狂犬病的两种基本策略的比较

中国政府对狂犬病的防治政策应组织专家论证,进行科学决策,制定5~10年的以消灭狂犬病为明确目标的防治规划。

控制狂犬病有两种基本策略,以下是对这两种策略可能产生的结果的预测和比较:

策略A:主要通过在人群中进行暴露后处理来控制人群中的狂犬病而对狗群中的狂犬病则基本不进行干预。这是当前我国实际上正在实行的政策。

残酷的现实:中国狂犬病的受害者主要是农村地区的低收入弱势群体,他们中有相当一部分根本买不起疫苗(更不用说抗血清),相关知识、信息都欠缺;而且当地疫苗和抗血清可能供应不及时,或运输、储存条件得不到保证。

结果:“投入一百亿,死亡两、三千”的局面将长期维持不变。

每年死亡人数:实行这种政策,可以预见,10~20年之后,中国每年仍将因狂犬病死亡数千人。

每年投入:每年老百姓私人仍将被迫投入数十亿元,甚至数百亿元。这些钱主要是由农村低收入弱势群体提供,这笔负担对于他们确实是雪上加霜。

策略B:执行一项在5~10年的时间内在全国范围基本消灭狗和人群中的狂犬病的总体战略计划,核心内容是通过强制性的持续的免疫计划对全国的犬进行免疫和犬的有效管理这是WHO极力推荐、我国急待尽快执行的策略。

开始3~5年内,双管齐下,动物(主要是狗)的普遍疫苗接种与人群中的疫苗接种同时并举。为实现全国犬狂犬病的消灭,国家在狗的普遍疫苗接种方面需增加相应的投入,对穷困地区的部分人用疫苗也应由国家提供半费或全免费的支持。3年以后,则重点逐渐转向狗的免疫,人群需要接种疫苗的数量逐年减少。

结果:

在开始的3~5年,国家要增加一定的投入:全国狗的数量1~2亿只,每只狗用疫苗5~10元,要求70%以上的免疫复盖率,总费用约需10亿元(城市可由狗的主人买单,农村地区由国家买单)。

在此期间,死亡人数会迅速降低。以后则全国用于狂犬病的总支出会逐渐降低,能以不高于目前全国实际用于狂犬病防治的总费用达到逐渐从根本上控制狂犬病的战略目标。

5~10年后,有可能在全国基本控制狂犬病,达到每年“投入约十亿,死亡极罕见”的目标。

每年死亡人数:全国狂犬病发病人数控制在每年10人以下。

后期每年投入:动物疫苗使用量在每年百万份以下,人的疫苗使用量在每年10万人份以下。全国每年用于防治狂犬病的总费用将会显著下降,每年的实际投入可控制在十亿元左右。

显然,策略A是下策,策略B是上策

中国目前防治狂犬病的战略犯了方向路线错误,因为中国目前实际执行的是策略A而不是策略B。狗的狂犬病疫苗的价格不到人用疫苗价格的十分之一。而中国现在的局面是狗很少接种疫苗,而每年强迫多达一千万的人去接种疫苗,结果花钱多,而且由于不能从传染源方面解决问题,所以最终效果并不好。目前全国绝大部分国土都是狂犬病的重疫区,超过十亿国民都生活在随时可能感染狂犬病的阴影中。 

五、应该象重视矿难一样重视狂犬病

狂犬病所致的死亡与矿难有无可比性?是否应该象重视矿难一样重视狂犬病?矿难死亡和因狂犬病死亡,哪种死亡更冤?

目前我国每年煤矿矿难的死亡人数大约为6千人;而狂犬病每年的死亡人数为2千多人,是各种法定上报传染病中死亡人数最多的。

这两种死亡的比较:

相似点:1.都是骇人听闻的悲剧,不仅剝夺生命,而且死亡的过程极为惨烈。2. 只要政府和相关部门重视,增加投入,这些死亡绝大部分是可以避免的。

不同点:1.控制狂犬病所致的死亡相对更容易,效果更显著;可以在3~5年内以可以接受的投入将死亡人数降到接近于零。2. 狂犬病目前对全国的更大量的人群构成威胁,政府在这方面应承担更大责任。

前面已讲过,不仅在欧美发达国家,目前世界上许多其他类型的国家或地区也基本消灭了狂犬病。而对矿难的控制则相对较难一些。以美国为例:美国在1910年前后因煤矿事故每年死亡人数将近3千人,花了将近40年,到1948年,每年的死亡人数才降到1千人以下;又花了将近40年,到1985年,每年的死亡人数降到1百人以下。进入本世纪以来,美国煤矿工人总数只有不足十万人,但每年仍有约30~40人死于矿难。

而狂犬病是经过几年到十几年的连续努力,可以基本消灭的传染病。如英国从1897年正式立法,到1903年仅用6年就在整个英伦三岛彻底消灭了狂犬病。美国在狂犬病控制方面很早就成功地做到每年基本不死人,即使将在国外感染或受野生动物感染而发生的病例都算在内,每年死亡人数年均也在3人以下。

造成煤矿事故发生的原因很多,其中包括技术层面的原因。有关专家估计,中国仅国有重点煤矿,在安全技术保障方面的投入欠账就高达500亿元,大量的非国有小型煤矿的欠账就更多了。所以客观上中国每年矿难死亡人数虽可能大幅度下降,但短期内要降到每年千人以下还没有可能。而在狂犬病的控制方面,不存在技术方面的障碍,所需总投入要小得多,而且短期内全年死亡人数完全有可能降到接近于零。

所以对于矿难死亡和因狂犬病所致的死亡相比,狂犬病的死亡更冤。如果政府部门早一点觉醒,中国本来可以以比现在实际付出要少得多的代价,彻底控制狂犬病(每年死亡人数至少降到10人以下)。中国目前每年二千多人的狂犬病遇难者实际上都是冤死的。谁应该为这每年二千多人的死亡负责?谁应该为中国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每年二千多甚至更多的狂犬病死难者的冤魂负责? 

六、必须建立高级别、跨部门的管理机构,组织领导狂犬病的防治工作。

应借鉴全国防控禽流感的经验,建立高级别、跨部门的管理机构,组织领导狂犬病的防治工作。“全国防治高致病性禽流感总指挥部”由国务院副总理任总指挥,由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卫生部、农业部、质检总局、工商总局、科技部、商务部、海关总署等有关部门组成。在狂犬病的防治方面,单纯一个卫生部至多只能做到维持现状。要在中国消灭狂犬病,当务之急是让中国的高层领导认识到防治狂犬病的迫切性和在中国快速消灭狂犬病的现实可能性,尽快建立全国防治狂犬病总指挥部。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可以十分肯定地预测,中国在狂犬病的防治方面每年“投入一百亿,死亡两、三千”的局面将长期维持不变。

目前中国的狂犬病防治属多头管理(卫生,兽医,公安,农业,药监),名义上都管,实际上都不管。相关管理部门普遍对狂犬病的防治认识不足,协作不力。作为彻底解决狂犬病问题的最关键的部门,农业和兽医部门对狂犬病的防治尚未提上议事日程。

作为相关的科技工作者,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只能是尽最大的努力,利用一切可能的方式,向各级领导,尤其是高层领导,呼吁和宣传狂犬病在中国可以快速被消灭。对狂犬病的综合防治,越早启动,越多投入,越能尽快得到最丰厚的回报,达到每年“投入约十亿,死亡极罕见”的目标。 

七、加强兽用狂犬病疫苗的研制、生产和管理

中国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国和使用国,近年来每年该疫苗的生产量和和使用量都超过一千万人份。中国在狂犬病疫苗的生产技术方面在世界上处于较先进的水平,组织培养疫苗已生产使用25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近年来用VERO细胞培养的无佐剂冻干纯化灭活疫苗在技术上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但过去由于部门之间缺乏交流和合作,致使相关技术未能在兽医部门得到推广应用。

用于人和狗的狂犬病灭活疫苗是可以通用的,人用疫苗的技术标准当然要高于兽用疫苗。例如人用疫苗每剂的效价要求达到2.5个国际单位,而兽用疫苗每剂只要求达到1个国际单位。

目前国际上流行的趋势是兽用狂犬病疫苗的标准也要向人用疫苗的标准靠近:

1. 兽用疫苗也要用灭活疫苗取代减毒活疫苗,特别是家养动物严禁用活疫苗,因为有潜在的危险。中国目前仍大量在家畜中使用活疫苗,这是应当尽快予以纠正的。

2. 兽用疫苗的生产也要尽量用细胞培养疫苗取代脑组织疫苗,因效价高,副作用小。

国内目前兽用狂犬病疫苗生产部门在人员、技术、设施等方面都相当落后,生产能力和技术水平与实施上述策略B的要求相距甚远,很大一部分需求目前不得不靠进口兽苗来解决。

中国能大量生产合乎WHO标准的人用狂犬病疫苗,从技术上讲生产兽用疫苗不存在原则问题那么为什么还要进口兽苗呢?

建议由农业部牵头和有关部门联合,尽快开展灭活兽用狂犬病细胞培养疫苗的生产,提高我国兽用疫苗生产的整体实力。建议相关部门迅速组织协调,将国内人用狂犬病疫苗富余的生产能力(包括人员、技术和设施)转移一部分到兽用疫苗的生产上来,协助他们尽快获得兽用疫苗的生产文号。

国外有科研和生产单位为进一步降低生产成本,正在争取获准用BHK细胞生产人用狂犬病疫苗。BHK细胞用于生产兽用狂犬病疫苗在理论上显然没有问题。如能用BHK细胞取代VERO细胞生产兽用疫苗,成本将明显降低。

目前国内人用狂犬病疫苗不允许添加佐剂。但在主要用于预防而不是用于治疗的兽用疫苗中,添加佐剂是合理的。这将能进一步降低兽苗的成本。

2006年12月15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7754-1165345.html

上一篇:[转载]狗舔伤口致9岁男童狂犬病发死亡?当事医生:可能性不大
下一篇:为在中国彻底消除狂犬病而呐喊!(言论目录和链接)

5 刘山亮 史晓雷 苏保霞 赵晶 尤明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27 00: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