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landaliu5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landaliu54

博文

在COVID-19期间,音乐是实现健康目标的全球性资源

已有 270 次阅读 2021-6-21 12:16 |个人分类:PNI|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音乐具有强大的魅力。它可以驱动我们的情感状态,表达发泄复杂、甚至相互矛盾的情绪,并激励和使我们平静。大量研究表明,音乐对我们大脑的感知、行为、生理以及内分泌反应具有深远的影响。因此,进行情绪调节(消极情绪,保持积极情绪,沉浸于情绪高涨,精力充沛或放松)是听歌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音乐还可以实现多种健康目标——包括审美享受、增进社交、减轻孤独感、增强自我认同、勾起回忆、解闷儿,甚至促进获得最佳心理或生理表现(比如特别燃的引起人斗志的BGM)。这些健康目标也会反过来,随着人对音乐需求和审美的发展轨迹而变化,并且随性别,文化,个性和音乐训练水平的不同而变化。


尽管所有这些目标似乎对我们的心理健康和福祉都非常重要和有益,但在COVID-19大流行造成的复杂高压力和社会疏远的情况下,音乐是否依然演绎了它强大的魅力了呢?


在过去,人类世界经历了鼠疫、霍乱、天花、SARS、H1N1、艾滋病等全球性健康极端危机,但在COVID-19期间,截止至目前为止,我们暂时无法从危机对人类健康、经济、社会和政治后果方面全面评估当前危机的严重性,但这显然是我们所知道的最严重的全球健康危机之一。


COVID-19大流行直接影响到每一个地球公民:许多人认为他们的健康甚至生命受到直接威胁,他们的日常生活受到干扰,他们的经济状况受到威胁,他们的社会支持仅限于远程电子通讯。封锁行为或对工作,学校,休闲活动,旅游和社交聚会施加限制,对每个人造成了身心健康的危机,其中包括压力、焦虑、沮丧、孤独等负面情绪,甚至是家庭暴力在许多国家都在增加。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以上的无形之间营造了一个自然的实验,而且压力源具有相对的可比性,尽管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疾病流行的严重性,广度和确切的时间有所不同,但是日常活动的影响(特别是音乐的作用)在不同国家和地区都相同。


与前几十年的世界危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技术的进步使世界上绝大多数人口都可以收听音乐。因此,这个危机大背景无疑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机会来检验音乐在人们生活中的重要性,以及其在跨文化中减轻压力,焦虑和孤独感的能力。


我也查阅了一下,几乎很少研究从跨文化的角度考察了音乐的作用及其用途。鉴于音乐既是社会活动又是文化活动,音乐可能反映了特定社会的价值,道德规范和身份地位属性等。在压力环境下使用音乐来支持幸福感的差异主要源于人口统计学的差异,比如个人层面的——来自不同生活环境群体对国家面对危机执行政府效能的信任感,对幸福感和情感目标的思维模式,处理情绪和负面事件的方式,以及作为独立、自给自足、成就导向的个体的个人相对权重的差异(个体文化),以及个人能将自己视为相互依存,以家庭和社区为中心的社会责任感(集体文化)。基于以上,《心理学前沿》杂志发布了一篇调查研究,其通过网上调查问卷方式,给予了11个国家(包括阿根廷,巴西,中国,哥伦比亚,意大利,墨西哥,荷兰,挪威,西班牙,英国和美国),对5,619名参与者的结果进行评估COVID-19大流行期间福祉目标的相关性,以及为实现这些目标而开展的各种活动的有效性。文章选取并评估了音乐的作用,因为其被认为是实现幸福目标中最有效的活动,包括增加享受,发泄负面情绪以及增强自我与外界的联系。而对于转移娱乐而言,音乐与娱乐同样出色,而在社交化之后,营造一种团结感则是后者即娱乐更好。


文章也得出了在不同的国家和性别中,这一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年龄对特定目标的影响很小,而音乐在人们生活中的重要性也很明显。不同文化的影响其实很小,反而主要是通过音乐来促进了个体向集体认同的凝聚力。


在我看来,这个研究结果毋庸置疑,正如《音乐的力量:‘歌曲新科学’》中开创性科学研究音乐力量的南非作者希拉·伍德沃德对胎教音乐的产生和意义中所说:“大自然可以使我们周围的节奏不断地发展。” 她的录音表明,音乐的声音确实围绕着胎儿。随着自然的子宫声音,我们可以听到演奏巴赫勃兰登堡协奏曲的声音。所以,音乐本就是大自然的馈赠,而同样,当人类面对不同危机时,大自然也通过不同的频率告诫着我们在自然规律法则下顺应与斗争。




Granot R,etc "Help! I Need Somebody": Music as a Global Resource for Obtaining Wellbeing Goals in Times of Crisis. Front Psychol. 2021 Apr 14;12:648013. doi: 10.3389/fpsyg.2021.648013. PMID: 33935907; PMCID: PMC8079817.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73181-1292077.html

上一篇:一个医学生的生命存在观
下一篇:父亲围产期也会抑郁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8 04: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