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rasia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urasia

博文

科学论文小小说--喜马拉雅两棵树的争吵

已有 929 次阅读 2020-6-19 03:37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抵抗力, 恢复力, 生态弹性, 适应, 大果圆柏

Species-specific drought resilience in juniper and fir forests in the central Himalayas

论文链接:https://doi.org/10.1016/j.ecolind.2020.106615 


    喜马拉雅山南坡,生长着两种主要的大树,一个叫做冷儿(喜马拉雅冷杉),一个叫做果果(大果圆柏)。

    冷儿天生胆小,喜欢在山的背后舞动风雪芭蕾。果果则大大咧咧的,天不怕地不怕,面对着太阳,屹立在高原之巅。【目前我国发现的最高林线就是大果圆柏的,海拔4900米】

    1813年,那一年干旱极了,土地开始龟裂。一场灾难似乎要降临。

    冷儿害怕极了,怎么办,没有水喝了,会不会渴死?如果我现在关闭气孔的话,水就不会剧烈流失,我能保存更多的水。对,我要好好活下去。

    果果在山的那边看着冷儿,笑冷儿大惊小怪。你若关闭气孔,还怎么用这美好的阳光进行光合作用呢,还怎么让空气中美味的碳进入腹中呢。这点小事没什么的,吃饱饭才有强壮的身体,超棒的抵抗力呀!

    冷儿没理睬果果,便把自己封闭了起来。

    是的,果果是对的,那一年的干旱没有持续很久。挨饿的冷儿消瘦虚弱,相反,果果秀着累累硕果看上去什么也没发生过。

    后来,后来……

    全球开始变暖,极端干旱事件越来越频繁。冷儿一次次地让自己挨饿,力求保证身体水分;果果一次次地无所畏惧,大吃大喝。

    20世纪来临后,水分来不及补给使得果果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创,因为失水,木质部中运输水的导管中出现了空气柱而发生了栓塞,如果没有充足的势能,根本不能让水分再次通过导管运输全身。果果不再强壮,身体越来越弱,抵抗力越来越差*。1972年,一次大干旱后,果果病倒了,长久没能恢复过来。

    冷儿则在每次的挨饿中找到了适应的方法,甚至在气候变暖和频繁干旱的条件下,渐渐地,抵抗能力越来越强。她渐渐地懂得如何保存体力,如何在干旱之后迅速地恢复。是的,她不再那么易感,恢复得也越来越快。

    果果的策略错了么?不,它没有,它在20世纪前表现出比冷儿更强的抵抗力和恢复力。它们在饥渴之间做着艰难的抉择。

    也许,你会想,如果你是它们,你会懂得先运用果果的策略继而转变为冷儿的策略,更好地适应万变的气候。可是它们终究是树,没有灵活的抉择,有的是与生俱来的执着。

    我不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自然界从来都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风平浪静。


*这条结论来自本文作者的另一篇文章:Fang, OZhang, Q‐BTree resilience to drought increases in the Tibetan PlateauGlob Change Biol201925245– 253https://doi.org/10.1111/gcb.14470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37252-1238458.html


下一篇:长江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5 05: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