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qiang2088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yqiang2088

博文

重大疫情防控、公共卫生体系与农村人居环境整治

已有 2427 次阅读 2020-3-2 14:34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城市与农村紧密相连,在疫情的“封城”和“封村”下彼此成为了孤岛。可预见未来某一段时间,城市会恢复曾有繁荣、居民会狂欢后平静,农村也会随着滞留人口大量返城而后陷入原有宁静。但疫情背后有诸多问题值得我们认真反思、学习与总结,无论是疫情期间还是应急响应后;例如重新发现乡村价值、重新审视不同群体防护意识差异、重新重视农产品平稳供给、重新看待农村公共卫生体系等。

风险永远走在人类进步的前面目前疫情防控形势积极向好的态势正在拓展。随着一些城市复工复产和农村春耕备耕等,在这防控正处在最吃劲的关键阶段,部分群众呈现松劲心态、存在侥幸心理,表现出大家防疫越来越疲劳;甚至某市解禁之后农民赶集极度拥挤、大部分人依旧不戴口罩。依据病例数据可知,其蔓延趋势是由城市向农村、输入型向社区感染型,扩散过程中一些省份农村地区的防控形势严峻,甚至个别乡镇、个别村社成为集中爆发点,呈现“一出出一窝”疫情态势。倘若说,农村卫生堪忧,医疗设施简陋是当前乡村面临的一大难题,那么农村环境卫生是此次疫情大考,疫情防控更是对我国农民群众防护意识一次全面性检验

农村虽人口密度小、交通单一和居住分散;但和城市相比,农村经济发展相对滞后、卫生医疗条件相对欠缺,疫情防控硬软件都相对较差。其中环境卫生一直是我国农村普遍存在的突出短板,例如2018年,每千农村人口乡镇卫生院床位达1.39张,每千农村人口乡镇卫生院人员达1.45人;而环境方面农村垃圾和污水处理效果不乐观,中西部与东部差距很大,农户疫情防护意识弱。随着撤点并村,在控制行政成本下农村基层医疗机构相应逐年减少。据2019年发布的《2018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全国卫生人员总数由2017年的1174.9万人增至2018年的1230万人,但乡村医生和卫生员从2017年的96.9万人减至2018年的90.7万人。相比2017年,2018年农村卫生室人员总数也减少了1.4万。据某网友反映:由于我们村位于山区,且由三个村合并而成,面积广阔,人口众多,仅凭一个卫生室和一个村医很难做到防疫知识的快速传递,更难对村民进行更为专业化的疫情监控。

实际上,村里只剩了一个卫生室和村医在诸多地区极为普遍其背后原因在于医疗资源配置完全与村落规模不成正比,且农村公共卫生服务体系不健全,尤其是年老医生退休和年轻医生不愿回乡等农民看病远,或不方便,或看不好等,进而导致村民看病宁愿首选县城与周边城市,日常医疗服务的相对优势进而诱发乡村医生消失,加剧农村公共卫生体系衰败。2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时强调,要把疫情防控工作作为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来抓,要以疫情防治为切入点,加强乡村人居环境整治和公共卫生体系建设。

农村环境卫生治理无论是疫情期间还是应急响应解除后都极为重要。新冠肺炎疫情在城乡、区域和产业之间的影响各异,而城乡之间公共环境卫生的差别很大。可以说,农村疫情防控,环境卫生治理很重要。一方面,环境卫生治理关系农户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毛泽东同志曾号召“动员起来,讲究卫生,减少疾病,提高健康水平,粉碎敌人的细菌战争,将群众性卫生活动提升到了政治高度。乡村公共环境卫生治理问题一直是乡村振兴的短板,但环境卫生治理是预防控制流行病和其他疾病流行的重要途径,村居环境洁净优美和家庭清洁卫生就可破坏病毒土壤,在一定程度上能够阻挡或延缓疫情传播。另一方面,以疫情事件加快培育农民健康文明生活方式。疫情期间部分地区农民不戴口罩,集聚打麻将和聊天,拜年等现象严重;一些农村地区因历史和地域原因,存在着猎杀和食用野生动物的现象。以疫情为切入点加快培育农民环境卫生意识,通过戴口罩、勤洗手、用公筷等习惯革新环保观念、改变农户行为;也可依据厕所革命和不食野生动物等助推家庭环境卫生改善和有效预防疾病传播,尤其近日专家指出新冠肺炎有粪口传播可能性。

新冠肺炎疫情不可避免会对经济社会造成较大冲击。比如农村春耕备耕、菜篮子、畜禽饲料和农产品流通,农民外出务工和农村脱贫攻坚等。但某种程度上也蕴藏着新机遇,可为短期、长期的农村环境卫生治理带来新局面与转机。

第一,农村滞留人员较多,正是群策群力之时。农民健康务工关乎农村春耕备耕、企业正常复工生产和城市疫情防控有效。当前大量学生,农民工以及城市白领等居家农村,故依据分区分级精准防控策略,动员学生、致富能手等开展志愿服务,结合农村春耕备耕时节和抓住年轻人口滞留农村契机,宣传引导以家庭为单位做好房前屋后清洁卫生,甚至在自我防护下开展村庄清洁行动,全家打好疫情持久战和干干净净迎小康。第二,戴口罩和不吃野味,正是习惯养成之机。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一次危机,也是一次大考。农民环境卫生习惯与年龄结构、教育水平和经济收入等个体因素密切相关,但与政府宣传教育和长期引导密不可分。因此,以此次疫情应对为契机,来引导农民群众养成戴口罩、勤洗手、讲卫生、不吃野味等健康卫生的生活方式和爱护环境的意识。第三,强化环境卫生治理,正是美丽家园之势。此次疫情凶猛,大多数农村顶得上、管得好和守得住,这既与集中统一领导和基层同心协力有关,也和农村人居环境改善、农民卫生条件提升密不可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其工作不但要做,而疫情防控应急响应解除后应更加强化。这意味农村环境卫生战役必须打得响、短板必须补得齐,也是对美丽家园提出更高地要求和大趋势。

威胁与机会并存。农业平稳有序生产、农村疫情防控有效、农户健康务工劳作,这都与农村环境卫生治理紧密相连。为助力打赢农村地区疫情防控阻击战,针对做好疫情期间农村环境卫生治理提出几点拙见:

一是重视农民环境卫生,培养良好习惯。长期以来,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较多侧重污水处理站、厕所项目等硬件建设,而忽略了农民环境健康意识等软件培育。在疫情期间,针对不同地区农民受教育程度,依靠鲜活案例、横幅标语、通俗语言等方式展开农村疫情防控宣传工作,通过微信群、抖音等网络平台告知如何戴口罩、怎样洗手、如何家庭消毒等卫生行为;有条件的农村地区可向农民分发口罩和洗手液。充分调动学生和年轻人员等群体积极性,通过树立榜样和传帮带等方式引导家庭树立健康卫生理念,养成健康生活方式,提高农户自我防范意识和能力。

二是强化农村厕所管护,预防粪口传播。厕所革命是一项利在千秋的事业,要切实认识到农村卫生厕所在疫情防控当中的重要性和厕所文化对健康卫生习惯培育的实践性。首先要从成经济、技术、安全等角度考虑厕所革命推进,避免造成农民对新建和改建的厕所不会用、不能用、不敢用;同时跟农户讲清楚改厕所有什么好处、不改厕所有什么坏处,从健康、经济角度说服他们。尤其要重视儿童如厕问题,儿童是行为养成的关键时期,建立厕所文化会让他们终身受益,甚至影响到家庭与社会。其次按照国家有关规划与行动指南,继续分类和因地制宜推进农村厕所革命,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支持,确保今年年底东部地区,中部地区等有基础、有条件的地区基本完成农户厕所无害化改造。最后要重视厕所粪污处理与资源化利用问题。粪污是还田还是集中收集?处理成本多少?怎么样方便?这些都需要一并考虑;通过采取相应措施为农户厕所改造提高技术支持,降低人与畜禽等的粪口传播隐患。疫情防控应急响应解除后,也得注意粪污管控,不得随意倾倒或直接排放粪污。

三是开展农村清洁行动,全面拉网检查干净与特色是农村魅力的底色,其中农村清洁行动是环境卫生治理的基础性工作。首先将农村清洁行动纳入农村疫情防控工作统一部署、统一行动,依托农业农村、环保等机构系统配备相应人力、物力与财力,按照疫情防控的要求做好自我防护,采取分散式、错峰式的清洁行动,铲除病媒生物的滋生环境,从源头上预防疾病的传播。其次在前期宣传与动员的基础之上,结合此次疫情引导农民以家庭为单位,自觉打扫房前房后、屋内屋外,不乱丢生活垃圾、不乱倒生活污水、疫情期间的口罩不乱丢,自觉维护家庭、庭院及周边的环境卫生。最后加强畜禽养殖管理,关注疫情期间畜禽饲料供应问题,并引导农民群众及时清扫畜禽粪污;加大力度检查农民捕猎和食用野生动物行为,以及规范人工养殖野生动物等产业。

四是依靠基层组织力量,共建美丽家园。疫情防控是一场人民战争,需要动员农村社会各方力量来共同参与,更要力戒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此次疫情防控体现出基层齐心协力的巨大作用。美丽家园确实需各级政府承担主导责任,尤其是需落实县级党委和政府农村环境保护主体责任,但并不意味着政府的大包大揽。具体而言,政府应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其中,尤其是村组织及新乡贤等群体;在基础上激活基层党组织、农民合作社、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和乡贤能人的力量,尊重农民意愿并充分发挥当地社区在资源配置上积极性作用,将分散农民组织起来进而提升参与的自觉性、积极性与主动性,例如吸纳种田能手、清洁家庭、小组长等人员意见,从而确定疫情期间环境卫生治理方式与优先序。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11282-1221389.html

上一篇:制度立国时代
下一篇:“十四五”农村环境保护工作要突出“三观”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4 12: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