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舟唱晚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zhouchangwan 余小波和学生们的周末沙龙

博文

[转载](2013.10.29刘安澜分享)蒋梦麟:教育的目的是以人的发展为根本

已有 365 次阅读 2018-10-12 08:54 |个人分类:湖湘文化|系统分类:博客资讯|文章来源:转载

 1667176287157462177.jpg

   1917年蒋梦麟学成回国后,在商务印书馆担任《教育杂志》编辑和《新教育》杂志主编。在此期间,他发表过大量文章,集中阐述了自己的教育思想。他在一篇文章中 说:个人的价值在于他的天赋与秉性之中,教育的目的就是尊重这种价值,让每个人的特性发展到极致。智育、体育和美育的作用,就是要使"我能思,则极我之能 而发展我之思力至其极。我身体能发育,则极我之能而发展我之体力至其极。我能好美术,则极我之能而培养我之美感至其极。我能爱人,则极我之能而发展我之爱 情至其极"。他还说,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人类社会才有自由、平等、民权、共和、选举权、代议制和言论自由等制度设计。否则,统治者就会 "视万民若群羊,用牧民政策足矣。何所用其"言论自由"?何所用其"选举权"乎?"


蒋梦麟留美期间,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因此他 对战争与和平有过深入的思考和体会。1917 年他学成回国后,曾撰写《和平与教育》,其中涉及教育的本质等问题,可以视为其教育思想的代表作。文章开门见山说,所谓"和平",是"正义"的同义词。有 正义就有和平,倘若正义扫地,虽然没有战争,也不是和平,而是一种苟且偷安。从这个角度来看,统治者标榜的我国人民素以爱好和平著称,其实是为"所谓牧民 政治"开脱。因为在专制制度下,老百姓仅仅是一群羊:羊肥了,牧人就会杀而食之,于是就出现暴政;暴政日久,必然会导致羊瘦,于是牧人就继续放牧,推行仁 政。这就是中国历史一治一乱的根本原因。蒋梦麟认为,要改变这种"羊肥而食"、"羊瘠而牧"的循环,就必须推行民主政治。他指出,牧民政治的反面是平民主 义政治或曰民权主义政治。这种政治的目的是要增进平民的能力和知识,使每一个人都养成健全的人格。只有这样,社会才能不断进步,和平才有真正保障。从这个 角度来看,日本在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中打败了中国和俄国,是因为中俄两国没有平民主义的民主政治。德国向世界宣战,最终归于失败,也是因为他们的政治制度 没有美国和其他协约国优越。因此他认为:"强国之道,不在强兵,而在强民。强民之道,惟在养成健全之个人,创造进化的社会。"所谓教育,就是为了"达此和 平目的之方法也"。紧接着他指出:中国的教育,是牧民政治的教育;要改为平民主义教育,必须从三个方面去努力。第一,要"养成独立不移之精神",改变过去 那种委靡不振、依赖成性的恶习。第二,要"养成健全之人格",改变以往"好学者读书,读书愈多,而身体愈弱"的传统。第三,要"养成精确明晰之思考力", 改变平时"凡遇一事,或出于武断,或奴于成见,或出于感情"的毛病和喜欢用"差不多"来判断事物的习惯。在这篇文章中,蒋梦麟还分析了中国社会进步应该采 取的三项措施:一要改良起居;二要修筑道路,振兴实业;三要奖励并推进学术。

为了进一步说明如何才能推动学术进步,他还用经商和做人作比:"夫对于金钱不忠实,不可以为商。对于行为不忠实,不可以为人。对于知识不忠实,其可以言学术乎?"因此,"欲求学术之发达,必先养成知识的忠实"。养成 对知识的忠实,是做学问的最基本的要求。胡适所谓"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也是这个意思。蒋梦麟总结道:"以正义为先导,以养成健全之个人进化的社会为 后盾,张旗鸣鼓,勇猛前进,此即所谓为和平而战也。战而胜,则平民主义由是而生存,真正和平由是而永保。和平与教育之关系,如是如是。"

蒋梦麟留学归来,遇到中华职业教育社成立。倡导职业教育是当时很有影响的社会思潮之一,面对这一思潮,蒋梦麟非常冷静。他认为职业教育固然需要,但如果以为除了职业教育之外就没有其他教育,或者说所谓教育就是职业教育,那就大错特错了。

为了纠正这种错误认识,他写了《教育与职业》、《职业教育与自动主义》等文章。他指出:教育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国家有问题,故有国家教育。社会有 问题,故有社会教育。个人有问题,故有个人教育。职业有问题,故有职业教育"。如果有关问题不能解决,那就是教育的失败。从这个意义上说,所谓职业教育, 不过是教人"操一技之长而藉以求适当之生活也"。但是,一个国家或一个社会在职业问题之外还有许多问题,它最终还需要通过文化教育来解决,这就是普通学校 应该承担的功能。因此职业教育并不是教育的全部,而是其中一部分。所以他认为:"学校非专为职业而设,举学校而尽讲职业教育,则偏矣。"

蒋梦麟认为:共和国的作用,就是尊重并保护个人价值;教育的目的,则是为了发展个性,培养特长,进一步增加个人价值。为此,就必须对教育学有所研究。他 指出,作为一种实践性很强的学科,教育学分为"个人"与"社会"两大部分:就个人而言,为了满足"发展个性"的需要,它要涉及生理学、遗传学、卫生学、心 理学、论理(逻辑)学、美学等诸多学科;从社会来看,为了满足"发展人群"的需要,它又涉及人种学、历史学、地理学、伦理学、政治学等许多领域;此外,无 论个人还是社会,都离不开自然界,因此教育学还涉及生物学、动物学、植物学和物理化学等其他科学。因此他说:"有真学术,而后始有真教育,有真学问家,而后始有真教育家……无大教育家出,而欲解决中国教育之根本问题,是亦终不可能也。"这里所谓大教育家,显然是通晓各门学科的通博之士,"不通博乎此,则不 可以研究教育"。

蒋梦麟晚年在回忆北大的学术自由以及蔡元培、陈独秀、胡适和鲁迅兄弟以后,曾谦虚地说:"有人说北京大学好比是梁山 泊,我说那么我就是一个无用的宋江,一无所长,不过什么都知道一点。因为我知道一些近代文艺发展的历史,稍有空闲时,也读他们的作品,同时常听他们的谈 论。古语所谓"家近通衢,不问而多知"。我在大学多年,虽对各种学问都知道一些,但总是博而不专,就是这个道理。"其实,像蒋梦麟这样"一无所长"却"什 么都知道一点"的人,才可能是真正的大教育家。相反,让那些"学有所长"的专家当校长,恐怕未必合适。

蒋梦麟认为,教育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每一个人"享受人生所赐予之完满幸福",要享受这种幸福,还需要社会的开明和进步。因此他说:一方面,个人生活的丰富程度与社会的开明进步成正比, "社会愈开明,则个人之生活愈丰富";另一方面,健全的社会又需要健全的个人来组成。他主张社会进步需要具备三个条件:一是社会的文明能天天增加;二是社 会的"肚量"能包容新学说新思想;三是大多数人民,能具有享受文化的权利,而这种权利又来自教育的普及。与此同时,他认为社会的进步与每一个人密切相关。 个人要推动社会进步,首先要有负责任的能力,这种能力的基础有二:"一曰能行,二曰能思。所谓能思者,养成清楚之头脑,并有肝胆说出其思想。所谓能行者, 做事担得起责任,把肩膀直起来,万斤担子我来当。夫如是,始能增加文化,生出新思想。致使大多数人民能享文化之权利。"

转自:http://learning.sohu.com/20120726/n386280660.s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98771-1140370.html

上一篇:[转载](2014.3.12李乐分享)北大清华推荐的经典书籍
下一篇:(2014.04.15余加宝分享)谈我国花文化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4 22: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