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溪翁张劲松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js1970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博文

红烛书屋的记忆 精选

已有 3329 次阅读 2021-2-15 11:21 |个人分类:似水年华|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红烛书屋的记忆

src=http___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_q_70,c_zoom,w_640_images_20170910_12b208.jpg

   最近走过老朝阳村口,注意了一下那个位置,已经是一家奶茶店,店面听有趣,叫“書亦烧仙草”。蛮别致的。现在实体书店都做不下去了。所以“書”也“烧”了。在今天这个不读書的时代,感觉挺伤感的。网上买书固然方便,但那种逛书店的情结依然存在, 那是一种温情而多趣的记忆。

   “烧仙草”这个书名也把我缥缈的思绪引向了往昔的时空。就在这个位置曾经有一家書店,它叫“红烛书屋”。在我渺茫的记忆中,这家书店是90年代初开始的。那时正是八十年代黄金时期的余晖。我大概是在94年看见这家书店的,没有看见老版,先认识了书店的一位伙计,他叫罗世洪,我后来都呼之为“小罗”。小罗和我的友谊保持至今。小罗爱笑,常常微笑着,感觉很亲和,很健康。我喜欢书,也经常去书店,很自在。老板胡哥很有品味,做的藏书票很美,他也认识我的大舅吴家华。1997年红烛还主办过贵州省的藏书票展。小罗当时好像是读贵大的秘书的大专,98年毕业后离开了书屋,北上帝都。过后我介绍了中文系的一位学生小胡,胡贤勇给书屋。小胡干了几年,后来毕业去了部队,他结婚我还去过。但这些年都没有联系了。

    在红烛书屋我和很多人认识,如与熊竹沅先生结下書缘,胡哥曾送我一个藏书票,上面是“以書结缘”。红烛不仅仅是买書的地方,也是一个小沙龙。常常有不少读书人在此闲聊。我读研究生和博士的梦想就在这里形成的。记得有一次我的朋友袁三三(宇星)从北京回来,晚上到书屋,大谈诗歌。他手不离烟,一根又一根,站在狭小的书屋里,旁若无人,口若悬河,风度翩翩。哲学家的经典名言,海子的诗脱口而出,我当时在旁无比羡慕。98年世界杯,我又到书屋闲逛,见一老教授坐在椅子上,浑厚深沉的嗓音,中气十足,神侃世界杯吗,古今中外,娴熟异常。我惊为天人,一问之下,才知道是贵大的老教授熊竹沅先生,先生也很欣赏我,连说“相见恨晚”。从此我与熊先生结下忘年交。还有一个叫米佳的书友,也是贵大的子弟,他喜書若狂,也经常在书屋逛,他是学园艺的,好多年没有看见他了。

    红烛书屋什么时候关门的,我也不清楚。大概是08年左右吧。我曾两次遇见胡哥。一次在弘福寺,一次在青岩古镇。胡哥看起来挺沧桑的,就像书屋一样。《红楼梦》小红曾说:“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筵席。”一切都若梦,真似缥缈孤鸿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97716-1272260.html

上一篇:庚子腊月初十二梦祝东兄
下一篇:梵高的读书生活

15 武夷山 郑永军 郭战胜 黄永义 王从彦 王安良 晏丽红 曾荣昌 王启云 孙颉 赫荣乔 陆仲绩 韩玉芬 张晓良 姚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19 17: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