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宁波工作室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毛宁波 探讨高教改革、专业建设、人才培养方案、课程建设、教材建设、实验实习和大学生创新实验

博文

[转载]走近翟光明院士:找油六十年

已有 3008 次阅读 2011-12-20 13:53 |个人分类:中国能源|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翟光明,毛宁波,找油| 毛宁波, 找油, 翟光明 |文章来源:转载

 
翟光明: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石油地质勘探专家。1926年10月生于湖北宜昌,195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地质系,历任玉门油矿采油厂总地质师,石油工业部地质勘探司总地质师、司长,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石油勘探开发科学研究院院长等职。他提出含油气盆地“三史”综合分析、油气形成等地质理论和中国石油科学探索井规划及CSI油气勘探法,为我国石油勘探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是发现大庆油田有功科技人员之一,曾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和二等奖。
 
新中国大部分石油勘探发现和他分不开
 
第一次知道翟光明,石油勘探专家、中石油原副总裁胡文瑞院士还是个毛头小伙。1970年,在山西马兰山沟沟里的一个破旧电影院,由于人太多挤不进,胡文瑞和几个同伴只好趴在窗子外,听里面的一个专家给长期石油会战“定居”山沟沟的人们讲课,里面的专家就是翟光明。“那是40多年前,他是新中国的第一批油气勘探专家。10次石油大会战,他大部分都参与。”
 
胡文瑞和大他20来岁的翟光明有缘。1975年,他买了本描述中国开发石油资源的外国专著,在谈到东海和南海油气资源时,大段大段引用的都是翟光明的观点。这让胡文瑞更感好奇,“这个人怎么这么厉害?”
 
1994年,在中石油加快鄂尔多斯盆地开发的报告会上,胡文瑞终于近距离见到了这个“很厉害”的专家。在会上,年近七旬的翟光明提出油田储量从200万吨提高到1000万吨。“报告给人印象很深,但当时对于开发已近百年、被认为是‘井井有油,井井不流’的鄂尔多斯盆地低渗透油田来说,这个结论听来有点像天方夜谭。”胡文瑞说。
 
事实证明翟光明是对的。到2010年,鄂尔多斯的油气当量已经达到4930万吨,到2015年规划的8129万吨产量则意味着超过渤海湾八大油田的总产量。
 
现在,胡文瑞和翟光明已经是一对老友,“他是新中国石油勘探事业奠基人之一,我们国家几乎所有盆地都留下过他的足迹,大部分勘探发现和他分不开。”胡文瑞手里拿着翟光明近期的一份打印稿《中国油气新区新领域勘探的十大突破口》说,“85岁的人还在寻求中国油气勘探的新突破,如果发个特别奖,他当之无愧。”
 
已八十有五的翟光明则说,设想中的中国油气新区新领域勘探十大突破口,实际上大部分都是在过去的油气老区。他想对这些古隆起、前陆盆地和岩性油气田,用新的方法勘探,可能会从被遗忘了的地区找到新的油田。
 
让翟光明高兴的是,目前,四川古隆起已经有所突破,开了一个好头。
 
越是艰难困苦越能养成坚持不懈的精神
 
翟光明找油的经历超过了中国人所说的一甲子。石油勘探绝大多数都在不毛之地,加上早期条件差,到底有多苦,旁人无法感受,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真正有体会。
 
上世纪50年代伊始,从北大地质系毕业没多久的翟光明从甘肃玉门油矿转战陕北四廊庙勘探大队,在西安下火车后坐了3天4夜的大篷车才到目的地。他睡了两年的木板房,一半被用作地质录井的试验场所,一半作为钻井泥浆实验的场地。生活上,吃饭都成问题,他也时不时到处蹭饭吃。
 
不过,正是在这木板房的两年,学地质出身的翟光明边学边实践,利用老前辈给的专业书和指导,完成了从地质到石油勘探专业的“转型”。对他来说,“年轻人磨练一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越是艰难困苦的条件,越能养成一个人坚持不懈的精神。”
 
和吃苦相比,能不能打出油的压力才是找油人不可承受之重,尤其是当几万人马集结待命,就等石油勘探科技人员一句话。不打,是人力物力的浪费,打了没有,这种浪费更是巨大。但石油深埋地下,有油没油,勘探人员主要还是靠资料和有限的深度取样来判断。1964年的胜利油田大会战至今仍是让翟光明惊心动魄的“一仗”。
 
当时先期打了一口井,日喷600立方米。根据这个初步成果,有可能发现一个大型的油田。刚打完大庆油田这一硬仗的大路人马又汇聚在胜利油田,时任石油部长余秋里将军亲自坐镇。但这时,进一步勘探却遇到问题,打了一口井没有油,连打了四口井都不见油,而一边,十万人马正在焦急等待,负责找油的人们慌了。
 
“这个时候对我们勘探人员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分析来分析去,最后发现这里的油层跟一个土豆似的,外围就没东西。根据这个情况,转变思路,在胜利村钻探了一口井,一打下来,形势大大改变,胜利油田因此得名。1965年初春过后,胜利油田打出了全国砂岩油层最高产量1100吨的油井。”翟光明回忆说,“这1000吨打出来,我们吃了一顿涮羊肉。”
 
对搞石油勘探的人来说,每个人都会遇到失败,甚至在每个地方都会遇到失败,失败感、失落感经常会伴随左右。往往以为稳操胜券,打了井却不见得冒油。
 
“我们经历过许多失败。1969年在华北油田打了第一口井,就没见东西。直到1974年,我们发现任丘大油田,产量超过胜利油田。但不到10年,又从1700万吨很快降低到很少的产量,有些人又感觉到失落,悲观地认为华北没油。”翟光明说,而今年也就是2011年,冀中油田最深一口油井打到6000米出头,位置就在任丘油田出油层面,只不过比任丘的油井深了3000多米。
 
“遇到失败并不可怕,老一代搞石油的,从不责备打井打失败,责备的是你失败以后情绪低落不再工作。放弃了,那就是彻底的失败。”翟光明说,搞勘探,必须要有坚定的信念。“你能够经受起成功的喜悦,也能受得起失败的煎熬。”
 
“石油勘探是有科学根据的冒风险。”翟光明因此提出要打科学探索井,在实践中寻找理论的突破。
 
曾和翟光明共事10多年的石油勘探专家王慎言说,翟光明当时提出科学探索井,研究和实践要相结合,组成研究生产联合体,也就是国际上所开展的风险探求。比如勘探面积只有570平方公里的冀东油田,是最小的油田,也是科研生产联合体,搞勘探的科技人员都参加了生产现场岗位。
 
“一个科学探索井,打开了新篇章。”王慎言说。
 
中国不是贫油国 找油是一辈子的习惯
 
“为什么对找油这么执着?贫油国的帽子给中国不是不太合适,是根本不合适。每找到一个油气田,或者产量增加了,都给我很大鼓励。”翟光明说。
 
考入北大地质系,翟光明最初的梦想是到野外寻找各种丰富的矿产,改变当时落后的国家生产条件。当毕业分配到位于大西北的油矿,看到当时这么大一个国家,一年就那么点油,他就开始琢磨着怎么把这个工作做好,跟石油的感情越来越浓。
 
“翟老的人格魅力在石油系统是家喻户晓的。他始终有一个乐观向上的激情,80多岁还一直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工作。我比他小20多岁,上楼梯还走不过他。”胡文瑞说,原因是他太热爱这个石油事业,有信念在支撑。
 
在翟光明多年总结、广为适用的油气勘探七步法中,其中有一步就是“坚定的信念”。“搞勘探的没有激情,没有信念,不花十年功,是不成的。”胡文瑞说。
 
虽然85岁高龄还每天赶去办公室,但翟光明不愿意别人把他当劳模,“该工作的时候工作,好好工作,努力工作,该休息的时候还是要休息。”
 
他爱吃肉,爱走路,讲话连讲三个小时未见疲态。“没什么特殊保养,也没有特殊嗜好,就是不抽烟不喝酒,不去无限制地玩乐。饮食方面没有什么要求,什么都吃,也喜欢吃肉。每天吃过饭以后走一走,几十年来不间断,到现在还走。”这大概就是翟光明非养生秘诀的秘诀。
 
他头上总戴着一顶棒球帽,这是从28岁开始养成的习惯,原因大概和常在野外有关。或许生活就是由许多习惯组成,包括翟光明养成的一辈子找油的习惯。
作者:余建斌 来源:人民日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9326-520271.html

上一篇:MIT即将推出网上课程学习新计划--MITx
下一篇:1980年-2010年全球分区域煤炭消费情况(动画图)

0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4 13: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