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科学编辑isechina的官方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sechina

博文

COVID-19疫情下的学术会议

已有 2362 次阅读 2020-6-4 14:01 |个人分类:海外观察|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学术会议, 疫情

COVID-19的爆发导致了世界范围内许多学术会议的取消,《自然》杂志发出疑问:2020年是否可能成为“没有会议的一年”。学术活动被取消并非罕见。例如,2012年美国政治科学协会(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Association-APSA)年会因艾萨克·[2]飓风而取消。然而,第二年,APSA年会照常举行,来自世界各地的6000多名政治科学家参加了会议。但是,在COVID-19的下半场或其完全消失后,学术会议会恢复正常吗?

可以说,甚至在 COVID-19 爆发之前,学术会议就已逐渐减少。蒙特利尔大学(University of Montreal),教授们每年参加与工作相关的学术活动的平均行程为3.3万公里,产生10吨二氧化碳[4]。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UCSB)的一项研究显示,他们约三分之一的碳足迹来自乘飞机参加会议的员工[5]。最近一项对263个经济学会议的研究显示,与会者总共旅行了4.17亿公里,产生了大约5万吨的二氧化碳。早在COVID-19爆发之前,有学者就对国际学术会议的可持续性提出了疑问。

1

参加会议的特权

全球15%的学者可能占据了70%的长途会议旅行,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学者可能无法参加会议。例如,对于生活在泰国的研究人员来说,“参加一个国际会议,除了注册费、机票、出租车、住宿和餐费之外,可能要花费一位学者年薪的十分之一”,[5]。此外,妇女参加国际会议的机会可能较少,特别是那些有孩子或照顾他人的妇女。

COVID-19会是学术会议现有形式的最后一击吗?

有许多理由怀疑目前的会议形式将成为历史。

2

“Conference shaming

“超级移动学者的面具”,尤其是那些研究气候变化相关主题的学者,已经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8]。“Conference shaming”很像“flight shaming”,这是一种不鼓励人们坐飞机旅行的运动,“Conference shaming”可能会让学者们感到尴尬,不愿长途跋涉去参加会议,尤其是在学术会议的替代品变得越来越多的情况下。这种社会压力可能会使目前要求学者们(亲自)培养“国际声誉”的期望化为泡影。

3

有需要才有发明

随着许多大型国际会议因COVID-19而取消,学会正在迅速发展替代方案,以便安全而有意义地交换科学研究和信息 。虽然原定于2020年初召开的会议不可能改为虚拟形式(如美国物理协会[APS][9]),从而导致会议取消,但其他会议都设法适应了不同程度的变化。美国化学学会(ACS)春季全国会议和博览会都被取消了,但是演讲者仍然可以上传他们的海报和演讲文件到Sci Meetings上,一个虚拟的科学共享平台。这意味着演讲者的工作没有白费;然而,这样的平台并没有保留现场活动的感觉。

许多计划在2020年中期召开的会议都采用了“混合”模式,如果限制解除,与会者可以选择在线或亲自参加。其他的会议,例如许多IEEE会议和ConTech会议,已经向完全虚拟的方向发展。

COVID-19的爆发,迫使许多组织开发出替代传统学术会议模式的虚拟会议。有这么多的参与方,我们可以期待在未来的几个月和几年里对虚拟会议的优势和劣势会进行更多的讨论,肯定会导致它们的改进。

“这些虚拟会议还处于早期阶段,虽然还不清楚它们会对传统模式造成多大的破坏,但支持者们表示,这些问题得到解决后,虚拟会议成为学术交流的一部分只是时间问题。”

4

已被证明的虚拟会议

2016年5月,UCSB举办了一场在线nearly carbon neutral (NCN)会议[5],来自8个国家的50多名演讲者参与了会议。会议在会议网站上进行了预先录制和主持。与会者可以在会议期间的任何时间观看视频,并使用问答论坛空间提问。组织者注意到这种形式的以下优点:

更容易接近——更广泛的学者参加了会议,包括那些通常无法旅行的人。此外,对于那些听力不好的人,视频中还添加了字幕。组织者指出,在未来的会议中,可以添加其他语言的字幕,进一步扩大可访问性。

更多的参与——问答环节的讨论比传统会议上典型环节的讨论要多三倍,与会者积极地评论有更多的时间来提出问题。一位与会者评论说:“问答有一定的深度,这是我在‘正常’会议中所没有体验到的。”

然而,组织者指出,“任何形式的虚拟交流都不太可能真正复制面对面的人类接触” [5]。

5

虚拟会议中的互动

对于虚拟会议的主要担忧是,它们不会像现场会议[12]那样被认真对待,或者学者们将不会有同样的机会与同行建立联系。参加现场学术会议是安排合作和获得有价值的联系的关键因素,尤其是对处于早期阶段的研究人员[10]而言。这可能是目前试图转向虚拟平台的组委会认为最难实现的。然而,在整理解决这一问题的思路方面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国际计算机协会(ACM)最近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来编写“practical guide to the brave new world of virtual scientific conferences”(虚拟科学会议的美丽新世界实用指南)[13]

指南提供了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想法,以创建虚拟环境下的学术会议的感觉,包括:

  • 提供一系列不同大小的群组聊天频道(视频/文本),包括专门的聊天室(如演讲者聊天室、工作室等)。

  • 提供一对一视频/文字对话的选项。

  • 为每个海报展示者提供一个聊天频道(视频、文本和/或白板空间)。

  • “Chat roulette-聊天轮盘”,在休息时间,两到四名参与者被随机分配到一个聊天室。这里甚至可以使用算法,根据话题相似度将人们分配到聊天室,或者参与者可以在注册时列出他们希望与之交谈的人。

  • 要求社区的高级成员注册一个“虚拟午餐桌”,其他人(例如,学生)可以加入这个虚拟午餐桌一段时间。

  • 寻找与海报/演讲相关的问题。这将鼓励参与者与演讲者互动。奖项将进一步激励参与。

  • 休息时间的现场音乐和其他在线共享活动。


6

在虚拟会议上发言

即使你被要求现场演示你的演讲,很可能组委会将要求你提供一个预先录制的视频,以防出现技术上的困难。在1月份的POM会议上,许多与会者都对每次演讲后都没有鼓掌的现象进行了评论。为了让你的演讲更有活力,你可以在一群同事面前录下你的演讲。由于一些大学通常会资助会议旅行,你可以请求他们将其中一些资金转到视频制作设施[5]。

随着虚拟会议变得越来越复杂,您可能会被要求为您的演讲创建一个简短的“摘要”预告片,以帮助与会者选择参加[13]。这些也可以用来在社交媒体上推广你的演讲。

你可能需要在会议开始前参加一个培训课程,学习如何在平台上运行,如何获得组委会的帮助,如何与观众互动,等等。

参考文献

1.Viglione G. A year without conferences? How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could change research. Nature. 2020 Mar 1;579(7799):327–8.

2.Campos R, Leon F, McQuillin B. Lost in the storm: the academic collaborations that went missing in Hurricane ISSAC. The Economic Journal. 2018 May 1;128(610):995–1018.

3.West L. 109th Annual Meeting, Chicago, Aug. 29–Sept. 1, 2013. PS: Political Science & Politics. 2013 Oct;46(4):899–903.

4.Arsenault J, Talbot J, Boustani L, Gonzalès R, Manaugh K. The environmental footprint of academic and student mobility in a large research-oriented university. Environmental Research Letters. 2019 Aug 20;14(9):095001.

5.Hiltner K. A Nearly Carbon Neutral Conference Model. Ken Hiltner. 2016;17. Available from: https://hiltner.english.ucsb.edu/index.php/ncnc-guide/

6.Higham J, Font X. Decarbonising academia: confronting our climate hypocrisy. Journal of Sustainable Tourism. 2020 Jan 2;28(1):1–9.

7.Cohen S, Hanna P, Higham J, Hopkins D, Orchiston C. Gender discourses in academic mobility. Gender, Work & Organization. 2020 Mar;27(2):149–65.

8.Hopkins D, Higham J, Orchiston C, Duncan T. Practising academic mobilities: Bodies, networks and institutional rhythms. The Geographical Journal. 2019 Dec;185(4):472–84.

9.Durrani M. American Physical Society cancels March meeting in Denver due to coronavirus outbreak. Condensed Matter. 01 March 2020. Available from: https://physicsworld.com/a/american-physical-society-cancels-march-meeting-in-denver-due-to-coronavirus-outbreak/

10.McDonald M. The sudden urgency of online academic conferences. University Affairs. 8 April 2020. Available from: https://www.universityaffairs.ca/features/feature-article/the-sudden-urgency-of-online-academic-conferences/

11.Reshef O, Aharonovich I, Armani AM, Gigan S, Grange R, Kats MA, Sapienza R. How to organize an online conference. Nature Reviews Materials. 2020 Apr;5(4):253–6.

12.Chow-Fraser T, Miya C, and Rossier O. Moving ideas without moving People: How to e-conference at the University of Alberta. Updated 3 April 2018. Available from: https://cloudfront.ualberta.ca/-/media/kias/projects/e-conferencing-toolkit.pdf

13.ACM. Virtual Conferences: A Guide to Best Practices.April 2020. Available from: https://people.clarkson.edu/~jmatthew/acm/VirtualConferences_GuideToBestPractices_CURRENT.pdf

14.https://www.internationalscienceediting.com/academic-conferences-in-a-post-covid-19-world/

直播预告:

所有国际科学编辑的粉丝大人们,听好了!

资深期刊编辑线上讲座来咯!

“谦”言良语来了!


直播注册链接:


https://live.polyv.cn/watch/1770809



1.pn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87871-1236409.html

上一篇:欧盟委员会决定建立开放获取出版平台
下一篇:没有原始数据,就“没有真实的科学”:可重复性危机的另一个可能来源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3 08: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