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科学编辑isechina的官方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sechina

博文

2019年不同的角度来看Plan S

已有 2586 次阅读 2019-2-18 07:51 |个人分类:Plan S|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S计划, 开放获取, 论文投稿, plan s, nature

什么是Plan S (S 计划)?

2018 年 9 月 4 日,来自法国、英国、荷兰、意大利等 11 个欧洲国家的主要科研经费资助机构,在欧洲研究理事会的支持下,联合签署了一项开放获取计划 S计划。这11家机构总计每年负责分配88亿美元的研究基金。

开放获取S计划的核心原则就是:“从 2020年1月1日起,欧洲签署S计划的11国以及欧洲研究委员会(European Research Council,ERC)拨款支持的科研项目,都必须将研究成果发表在完全开放获取(open access)期刊或出版平台上。”

S计划”的S代表了”Science, Speed, Solution, Shock”

对于S计划,在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协会召开的第14届柏林开放获取Open Access(开放获取)2020会议(2018年12月3-4日)上,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国家科技图书文献中心、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在会议上发布立场声明,明确表示中国支持OA2020和开放获取S计划,支持公共资助项目研究论文立即开放获取,同时强调“我们将采取灵活的措施达成这一目标”。

3.png

http://www.internationalscienceediting.cn/solution-68.html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8-07659-5

http://www.internationalscienceediting.cn/solution-107.html

我们已经迈入2019年,距离S计划的正式实行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这项对欧洲甚至对世界来说都有重大影响的计划,目前有哪些进展?还存在哪些讨论?世界各地的科研基金资助者、出版商、学者是怎么想的?来看看ISE的综合整理:


很多国际性专业学会担心S计划的实施将会迫使他们关闭学会期刊,削减学会服务

--2019年1月23日

美国遗传学会(Genetics Society of America - GSA) 预测全球范围内实行Plan S将导致其净收入减少三分之一。那样他们可能被迫向商业出版商出售自己的期刊,并削减出版所支持的活动,例如专业培训和公共宣传。美国物理学会(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 AIP)的前任执行主任表示,S计划的要求将不同程度地有损许多学会期刊。这类期刊通常每篇文章的生产成本很高,他们担心S计划规定的文章处理费(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APC)上限尚未设定,如果太低将无法支付每篇文章的平均成本。

3.png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19/01/scientific-societies-worry-plan-s-will-make-them-shutter-journals-slash-services


只有很少一部分开放获取的学术期刊完全符合S计划的草案要求

--2019年2月1日

挪威学者称,DOAJ收录的5987种科学和医学期刊中,只有889种或15%完全符合S计划的要求。社会和人文科学的期刊更少:6290种学术期刊中只有193种,即3%完全符合S计划的要求。作者表示他们并不是在反对Plan S.只想提醒“目前的S计划推进时间表(太紧)会对一些高质量的开放获取学术期刊构成威胁。”

Robert-Jan Smits是欧盟委员会Plan S的架构师之一,表示遵守S计划“是期刊,出版平台和存储数据库本身的责任”, “修订后的(S计划)推进指南将在19年春季公众咨询后公布。”

3.png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19/01/few-open-access-journals-meet-requirements-plan-s-study-says

https://www.preprints.org/manu/201901.0165/v3

https://www.coalition-s.org/feedback/


S计划也应敦促商业出版公司发表的的来自公共资助研究立即开放获取,使整个科学更加开放

--2019年2月1日

商业出版巨头Elsevier,Springer Nature和Wiley在2017年赚了很多钱:营收分别为32亿美元,19亿美元和17亿美元。Elsevier将37%的收入作为利润。这种追逐利润的天性会妨碍可访问性。例如,因抗议Elsevier出版的Journal of Informetrics的高额版面费和其他开放获取政策,该期刊的整个编委会辞职,转而创建一本新的由非营利性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出版,开放获取期刊Quantitative Science Studies,该刊的文章处理费不到Elsevier的一半。

3.png

http://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63/6426/462.2


S计划忽视混合出版模式的期刊,将影响学术自由

--2019年2月1日

S计划取消了混合出版模式期刊(hybrid journal model),hybrid journal是指如果作者(或资助机构)愿意,可以支付APC,然后文章可以开放获取,但也可以不付APC,选择非开放获取的选项。混合出版模式的期刊应该是一个满足Plan S的替代方案。因为出版商不会从订阅者和非订阅者都获得开放获取APC费用。已经支付订阅费的图书馆或个人,可以获得额外的已支付开放获取APC费用的免费文章。

hybrid journal是科学出版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提高了作者在顶级期刊上传播研究的能力。S计划要求hybrid journal转为完全开放获取,这将排除没有资金支付开放获取费用的潜在作者(特别是年轻研究人员和来自资金不足的学科),或者继续保持混合出版模式,但是没能收到(某些资助机构要求必须在完全开放获取的期刊上发表论文)符合期刊方向的作者发表论文。无论哪种方式,对科学家可以发表期刊的限制增加将减少学术自由。

3.png

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63/6426/461.2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8-06178-7


S计划的上限费用结构不切实际

--2019年2月1日

S计划建议出版费应由出资者或大学承担,并且这些费用应该是标准化的,合理的和有限的。虽然支持开放获取模式,但有人担心Plan S关于出版费的结构不切实际。

由Wellcome Trust支付的11家跨国出版商收取最低文章处理费和最高文章处理费对比(数据是2012-2013)

在巴西,出版费(publication fee)由公共资助机构负责。但是,开放获取费用补充资金不支持文章处理费用(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s-APC);相反,它们将从资助总额中减去,这意味着作者必须在开放获取或实验室材料之间进行选择。虽然S计划预测APC会在合理条件下免除,但尚未讨论何时,包括有资格获得折扣或弃权的可接受理由以及开放获取期刊如何符合这些标准。如今,一些规模最大,发展最快的开放获取期刊每篇在线文章收费高达5000美元[例如,Nature Communications和Cell Reports]。目前尚不清楚大型出版商如何以合理、标准和有上限的收取这些费用,特别是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如果没有费用上限,在类似于Nature Communications和Cell Reports等高高曝光度的期刊上发表文章,对于世界各地的小型资助者来说都如痴人说梦。

3.png

http://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63/6426/461.1

https://blogs.lse.ac.uk/impactofsocialsciences/2014/03/24/wellcome-trust-apcs-serials-crisis/


S计划,对科学质量构成威胁?

--2019年2月1日

要求在开放获取期刊上发表文章并不是文章发表的最重要方面,选择具有严格和高质量同行评审的期刊才是。这对于确保科学的可信度至关重要。期刊质量是建立在特定领域长期发表有影响力的稿件良好记录的基础上。目前的S计划只强调期刊的开放获取方面,而没有强调期刊出版的科学质量。

一个多世纪以来,学会团体创办学术期刊,对提交的稿件进行严格的科学评审。要做到这一点,学会必须招募如编辑和编委会并为期刊提供监督。这些工作需要有经验的专职人员并且费用昂贵。反过来,这些期刊为学会成员提供了发表研究和促进学科发展的场地。对于独立出版的学会来说,期刊收益为诸如学术会议等活动提供资金,这些活动侧重于当前研究和信息交流,以及对年轻科学家的指导和资金支持,这对于维持一个丰富的科学界至关重要。作为全球药理学协会(International Union of Basic and Clinical Pharmacology)的成员,我们认为仅仅保留开放获取的期刊将对我们专业学会的活动产生负面影响。

3.png

http://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63/6426/462.1


澳大利亚基金资助机构敦促加入S计划

--2019年2月3日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基金资助机构面临越来越大的要求加入S计划的压力。

S计划的支持者认为,为了实现开放获取出版的“大翻转”,他们需要建立一个全球联盟,并且努力说服北美,亚洲和非洲的资助者加入。

尽管Research England执行主席兼S计划实施的工作组负责人David Sweeney表示他曾与澳大利亚机构进行过“简短讨论”,并希望继续开展讨论。

3.png

https://www.timeshighereducation.com/news/australian-funders-urged-join-plan-s-open-access-drive?site=cn


Springer Nature的老板警告:S计划可能会使期刊破产

--2019年2月13日

Springer Nature的首席出版官Steven Inchcoombe警告称,如果基金资助者不对欧洲主导的开放获取计划S计划进行重大改变,那么其旗舰期刊的未来可能会受到威胁。

来自欧洲的13个国家基金资助机构,欧盟委员会和三个慈善基金会,包括威康(Wellcome Trust)信托基金和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已经表示,2020年1月开始他们将禁止由他们提供基金资助的研究发表在诸如Nature等订阅式期刊上。由这些机构资助的研究只能发表在完全开放获取的期刊,也就是说一经发表,立即免费全文阅读和下载。 其他北美和亚洲的一些资助机构,也表示有兴趣加入S计划。

Steven Inchcoombe表示Springer Nature提交了对Plan S提案的咨询意见,该意见表示许多学者仍希望在订阅式期刊上发表论文;许多基金资助者还没有准备好支付与Open Access发表相关的文章处理费(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s-APC),并且Open Access应该有一个“全球公平的竞争环境”。Springer Nature认为,像Nature这样的期刊应被视为S计划的特例。他强调Nature使用内部专业编辑和极高的论文拒绝率意味着每篇发表的文章平均成本估计在10,000和30,000欧元之间,通过收取APC收回成本“极其困难”。

3.png

https://www.timeshighereducation.com/news/nature-boss-warns-plan-s-could-put-journal-out-business

https://twitter.com/redpenblackpen/status/838482501542633472


非洲第一家研究资助机构正式加入S计划,并得到非洲科学院的大力支持

--2019年2月13日

cOAlition S很高兴地宣布其第一个非洲研究资助者参与S计划,并欢迎赞比亚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Nation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uncil of Zambia-NSTC)加入联盟。非洲科学院(African Academy of Sciences -AAS)也对S计划表示大力支持。

AAS主席Felix Dapare博士说:“我们钦佩(cOAlition S)您和您同事们的勇气,你们提出的对世界的展望是站在全人类共同利益基础上的“

到目前为止,cOAlition S在欧洲,北美和非洲都有会员。 S计划也得到了中东和亚洲的进一步支持,尤其是得到了中国的支持。

3.png

https://www.coalition-s.org/coalition-s-welcomes-its-first-african-member-and-receives-strong-support-from-the-african-academy-of-sciences/

https://www.nstc.org.zm/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87871-1162353.html

上一篇:技能get | 周二接受率最高?尽量不要在周六周日提交新论文!
下一篇:假期刊、伪科学滚出学术界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3-29 15: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