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1451085758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X1451085758

博文

一个姑娘(2)

已有 1344 次阅读 2018-6-23 11:42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其实1223号那天他就在学校,他就在距离她不远的A栋四楼,他不知道为什么不敢见她,是没信心?是没准备好?还是……

就在发了微信后,他从男士手提包里拿出一包香烟,是白色娇子,这种香烟有股淡淡的香味,由于写作时没有灵感,他现在会偶尔抽一下。就在他吞下第一口并吐出灰色的烟雾时,他的脑海回到了六年前,回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20171223号,当时他们参加的学生会正在排练一个节目,是一个合唱。已经排练了几次,但是由于大家刚加入学生会,所以都不是很熟。他是在一门课上发现她的,她对他来说有点特别,上课总是坐在第一排,在这个不爱学习的年代,确实让人印象深刻,不过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她的外貌吧,白白的皮肤、纤细的身材还有长长的头发,男人都是视觉动物,开始的吸引可能也会来自这些方面。但内在的品质才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长久不能忘怀的关键所在。

这次排练好像缺了一些人,指导排练的学长脸上似乎有些不开心,于是就开始点名,他此时心里那叫一个开心啊,因为他会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了,虽然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但是在他心里,这也是值得记住的一个时刻,也许在以后的某一天还会拿过来回忆一番。学长开始点名了,他竖起耳朵,保持高度的注意力,连平时上课都没有这样过。随着学长喊道一个个名字,伴着一声声的答道,终于,那个亲切又陌生的声音响起了,她叫方瑜,连名字都这么好听!

突然,他夹着香烟的手被燃着的香烟烫了一下,这才让他回到现实世界。时间真快啊!六年就这么过去了,感觉就像抽一支烟的时间。他熄灭烟头,扔进身后的垃圾桶,拉着身边看上去只有六七岁的小女孩准备离开。(注:不要在小孩子面前抽烟,此处情节需要。)小女孩看上去很可爱,原本就胖嘟嘟的小脸蛋在粉色小围巾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可爱。

“爸爸,我们去哪?”诗诗扬起小脑袋看着他。

“带你去玩好不好?”阿羽抱起诗诗,在脸上亲了一下。

小女孩叫诗诗,他希望她像诗一样,那么优美、那么恬静。小女孩不是他的女儿,说到诗诗,还得回到两年前的一个晚上。那是2021年的522号,他的好朋友阿鹏突然给他打电话,让他到他家附近的一个他们经常吃饭的地方见面,他很好奇,这么晚了,而且外面还下着大雨,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阿鹏电话里没说,只是表现得非常着急。由于是他的好朋友,他也就不在乎这些了。

20分钟后,他到了说好的特色餐馆,他站在玻璃门外面看见阿鹏神情紧张地坐在一张桌子旁边,双手一直在相互揉搓,头不时地看着门口,应该是在焦急地等待着他的到来。他收了今年刚买的伞,走进餐馆。一看到他,阿鹏立马站起来,像是看到了救命恩人一般,立马把他拉到座位上。

“阿羽,我遇到大麻烦了!”阿鹏带着绝望的口气。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真后悔当初犯下的错啊!”阿鹏低下头。

“是晓萌来找你了?”阿羽心里大概知道什么事情了。

“嗯”,阿鹏头也没抬的回答,“而且还是两个人!”

晓萌是阿鹏的前女友,四年前他们分手了,当时面临大学毕业,毕业季也是分手季,但是让晓鹏没想到的是张萌当时已经怀孕了,可能是安全措施没做好,但是晓萌非常喜欢阿鹏,背着他、背着所有人把孩子生了下来。她也没让家里知道,她一个人把孩子养到了四岁,每年回家只能把孩子放在朋友家里,在家里没待几天就立马和家里说要到公司上班,她想孩子了。但是现在她的压力越来越大了,她不能这样一直瞒下去,她决定带着女儿来找她的爸爸。

阿鹏把事情的全部经过一五一十地向阿羽讲述,希望能够让他帮自己的忙。

那天,晓萌带着四岁的女儿和阿鹏约好见一面,晓萌电话里也没说什么具体事,只是说有事找他。他们约在了一个一般的咖啡厅,环境还算不错。但是店里的生意还是很不错的,基本上是满座。人多一点好,到时候如果不行就当着众人的面把事情说出来,晓萌心里盘算着。晓萌看了看右手上的手表,还有五分钟就到五点半了,他们约好五点半见面。

五点二十八分时,阿鹏推开门,晓萌一眼就认出他了,虽然四年没见了,她对他的印象还是那么深刻,在她看来他和以前一样。她站起来向他挥手,阿鹏看到她便向她走来。阿鹏发现她旁边坐了一位小朋友,大概四五岁,长得很可爱。

“孩子都有了?”阿鹏一边逗着小女孩一边问晓萌。

“嗯,你看她长得像谁?”晓萌脸上带着一种奇怪的微笑看着他。

“像谁?你生的孩子还能像谁?难道像我吗?”阿鹏开玩笑地回答着。

“你说对了,她像你,随她爸!”晓萌满眼幸福的看着女儿。

“开什么玩笑,我就随口一说。”

阿鹏知道晓萌喜欢开玩笑,当初那么疯狂地追求她,有一点就是喜欢她的这种性格。大大咧咧的,和什么人都能玩得来,虽然不是东北的,但是和东北的妹子有的一拼。

“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地。”

看见晓萌的眼睛是那么的坚定,阿鹏心里有点发慌。他仔细看着对面的这个小可爱,她的眼睛却是和自己很像,长长的睫毛,虽然自己是男生,但是睫毛比一般的女生都长,他奶奶以前还说如果鹏鹏是个丫头,一定是个俊丫头呢。

“不可能,我们都分手四年了,这怎么可能?!”阿鹏的意识回到了令人有点窒息的现实世界。 

“你数学好,你自己算算,不是正好吗?彤彤四岁了!”晓萌看着对面已经不知所措的阿鹏。

“这怎么可能?!你的意思是那年你已经……”阿鹏的腿已经开始发软,表情也变得十分严肃。

“是的,那年我们彼此各奔天涯,但是我带着你留在我身体里的生命,你却什么也没带!”晓萌眼睛里充满了怒火。

“这……你怎么会……”阿鹏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

“这怎么可能?我怎么会选择生下来?”晓萌鄙视地看着依然不敢抬头的阿鹏,“因为我爱你,因为我不想忘记以前的美好。”

阿鹏从口袋里掏出一盒万宝路香烟,抽出一根准备点上,发现这里是咖啡厅,不能抽烟,于是又木然地放了回去。他的脑子现在不知道在想什么,估计一定很乱,他想到了他和晓萌以前的美好画面,想到了当时分手时的难过与无力,想到了他现在的老婆和儿子……

几分钟后,阿鹏的意识又从混乱的世界回到眼前,他抬起头,坐直了身体。他要和她好好谈谈,因为他有预感接下来的事情关乎他和她以后的生活。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目的呢?钱吗?”阿鹏略带蔑视的看着对面正在看着女儿的晓萌。

“呵呵,你把我看成什么了?在你记忆里,我是这样的人吗?你说的也对,是因为钱,我养不起你的女儿了,当然还有别的原因。”晓萌哭诉着说到。

“要多少?”,阿鹏看着晓萌又看看“他的女儿”。

“我不知道,你可能误解我了,我只想把属于你的还给你。”晓萌这次低下了头,可能是在祈求他。

“不可能!我现在有自己的家庭,我儿子已经两岁了!”阿鹏坚定地盯着一直低着头的晓萌。

“那我不管,我已经尽了我最大的努力了,我真的是没有办法才来找你的。”晓萌依然带着哭诉的口气说。

“你不管,我也管不了啊!我不能无端地带一个五岁的孩子回家吧”阿鹏满眼的无辜样。

“叔叔我四岁!”彤彤用稚嫩的声音纠正阿鹏的错误。

彤彤显然是遗传了她妈妈的语言表达能力和开朗的性格,虽然听不懂对面这位叔叔和妈妈在聊什么,但是她一点没有不耐烦的表现,她一直在玩妈妈给她买的小熊。

面对这么可爱的小东西,阿鹏真有点喜欢,但是理智让他克制了自己原本的情绪。

“你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我可以定期给你打钱。”阿鹏带着商量的口吻对晓萌说。

“这不是钱的问题,我不可能一直瞒着家里,而且我也得有自己的家庭,也得有自己的孩子……”想到这她的眼睛已经发热,她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

这就是自己的孩子啊!现在的三个人原本也可以组成一个幸福的家庭啊!都怪自己的当初太傻,没有考虑这么多,晓萌心里想着以前和现在。

“你看这样,能不能把孩子送到孤儿院?”阿鹏刚说出口就立马后悔了。

“你还是个男人吗,自己做的事情自己不敢承认就罢了,还想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孤儿院,你他妈的你还是人吗!”晓萌当场发飙,她忘记了自己现在正在咖啡厅,而且旁边都是人。

阿鹏在众人的眼神中低下了头,晓萌趁机跑出了咖啡厅,想必她是一边流泪一边跑出去的。

等阿鹏缓过神来,对面只剩下睁着大大眼睛盯着他的彤彤了。阿鹏立马追出去,但是晓萌不见了,消失在人海中,阿鹏掏出手机给她打电话,电话中传来“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无奈的阿鹏只能回到咖啡厅,这里还有一位不知道要怎么处理“女儿”。

小女孩的淡定表现让阿鹏感到非常惊讶,自己的妈妈跑了居然不会哭,还在那淡定地玩着小熊。回到座位,阿鹏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这位淡定的“女士”。他现在反而释然了,他认真地看着她,越看越觉得和自己很像。

“你叫彤彤是吧?”阿鹏用嗲嗲的声音和他“女儿”说话。

“嗯,红彤彤的彤,妈妈希望我长大以后像太阳,带给大家温暖。”彤彤眨着大大的眼睛认真地回答这位叔叔的问题。

“那你爸爸呢?”刚一说出口他又有点后悔了。

“我爸爸就是你呀!”彤彤满脸认真地看着她“爸爸”。

“谁和你说的?你刚才还叫我叔叔呢。”阿鹏不解地问。

“妈妈说的,妈妈说三个人在一起叫你叔叔,如果只有两个人就叫你爸爸。”小女孩依然认真地回答着爸爸的提问。

原来你们都串通好了,阿鹏心里想着。但他却有点为自己这么聪敏的女儿感到骄傲。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家庭,阿鹏就脑袋发晕,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么棘手的事情,自己在工作上都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阿鹏突然想到了自己的死党——阿羽。

那天晚上,阿鹏把彤彤放到了楼下超市里的幼儿看护所,然后给阿羽打了电话,这时外面突然下起大雨。

阿羽听完阿鹏的陈述,从口袋里掏出一直喜欢抽的娇子,点上烟后开始对阿鹏说。

“这件事真他妈的像电影或者小说里的情节,居然在你身上发生了,你可以去买彩票了,买的时候帮我也带一张。”阿羽对阿鹏开玩笑。

“你还有心思开玩笑,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都不敢回家,和老婆说我在外面加班。”,阿鹏真的着急了。

“那你找我来就能把问题解决了?”阿羽疑惑地看着抽着万宝路的阿鹏。

“最起码可以和我商量商量啊,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了,除了你我还能找谁?”阿鹏说完接着抽烟。

“也是,以前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你帮我我帮你。”阿羽灭掉手里的香烟,喝了一口桌上的水。

“孩子现在在哪?”阿羽好奇地问道。

“就在旁边的超市,让人看着呢。”

“你不怕丢掉啊?那可是你女儿。”阿羽又开起了玩笑。

但是阿鹏却认真起来了,他要带阿羽过去看看他的“女儿”。

“你一定会喜欢她的,她长得像我。”阿鹏略带自豪地对阿羽说。

“别自恋了,谁喜欢你!”阿羽还真有点好奇。

阿鹏把抽了一半的烟在桌子上的玻璃烟灰缸中按灭,连水都没来得及喝就拉着阿羽来到了旁边的超市。

阿羽在众多的孩子中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女孩,“太像了!”阿羽对阿鹏说。阿鹏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复杂。

“我们得商量一下,晓萌对彤彤说我是她爸爸,而且她已经认为我就是她爸爸了,这可不行。”阿鹏看着阿羽。

“彤彤,名字挺好听的,你不就是她爸爸吗?这不挺好的嘛,带回家陪明明玩”阿羽又开起了玩笑。

“认真点,现在我们的目的是改变我在她心里的地位,让她觉得她爸爸另有其人。”阿鹏带着异样的眼光打量着旁边的阿羽。

“你不要打我的主意,虽然我没有孩子,但我也有好多事情呢,而且作息不规律,你了解我的。”阿羽带着不情愿的口吻。

“那这样,先不说你是他爸爸,你先和她相处一段时间,说不定你会喜欢她呢!”阿鹏觉得自己退了一步,他不想逼得太紧,毕竟阿羽一个人也不太容易。

“我能理解你的处境,孩子放在我这也是比较好的安排,如果我是你我也会这么做,可是……”阿羽这次没开玩笑。

“怎么了?你担心什么?没时间还是需要费用?”阿鹏试着揣摩阿羽的心思。

“不是,时间我有的事,我的稿费也能够养得起这个小家伙,我担心和她相处不到一起。我很怕孩子的,你知道,写东西需要安静的环境。”阿羽说出了自己担心的事。

“我也能够理解你的处境,但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就你这么一个好兄弟。”阿鹏快要哭了。

“行吧,我试试。”阿羽看着垂下头的阿鹏,他看不得别人难过。

“以后遇到什么麻烦直接告诉我,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力帮你。”阿鹏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好!”阿羽也面带微笑地看着阿鹏,好像是两个人要一起完成一件非常重要的任务一样。

“等会要怎么和彤彤说呢?说她爸爸是谁呢?”阿鹏又发愁了。

“就说是我吧,就说她妈妈弄错了,其实我才是她爸爸,因为我和你很像。”阿羽说完自己都笑了。

“这也太……

“太扯了?”

“要不试试?”

“好!”

阿鹏和阿羽来到孩子旁边,看着彤彤在滑滑梯上开心的样子,阿鹏脸上露出了幸福的表情,但是他得抑制住自己的真实情绪。

“彤彤,彤彤。”阿鹏向刚从滑滑梯上滑下来的彤彤挥手。

“爸爸。”彤彤发出令人悦耳的声音向他们跑过来。

阿鹏交了钱准备带着彤彤和阿羽换一个安静的地方,这里太吵了。

他们又来到了一个咖啡厅,彤彤好像比较喜欢这里,而且这里环境不错。

阿鹏向服务员要来两杯咖啡和一个甜点,阿羽坐在彤彤对面,阿鹏坐在彤彤旁边,和上次她妈妈带她来的时候一样,只是他换成了她妈妈的角色,现在要重新给她找爸爸,不一样的是他和彤彤事前没有商量好,不知道结果怎样。

“彤彤你经常到这种地方吗?我看你挺喜欢这里的。”阿鹏打破了有点安静的氛围。

“嗯,妈妈以前经常带我来这样的地方,不过这里没有人弹钢琴。”彤彤环顾了四周说到。

阿鹏心里想,晓萌以前经常带彤彤去更加高级的咖啡厅或者餐厅,说明她的收入还不错嘛。

“那你妈妈带你来干什么呢?只是吃东西或者喝东西吗?”阿羽面带微笑的看着对面的小女孩问道,他想让她对自己留下点印象。

“妈妈每次都会把我放在一个桌子,她自己坐在另一个桌子和别人说话。”彤彤边玩那个小熊边回答着阿羽的问题。

估计是晓萌带着彤彤出来谈生意,她也不容易啊!阿鹏和阿羽同时在心里想到。

这时服务员端上了他们点的东西,甜点是给彤彤的。阿鹏在一勺勺地向咖啡里加糖,阿羽却一直用勺子搅动着咖啡并看着坐在对面大口大口吃着甜点的彤彤。小女孩也时不时地抬头看看对面的阿羽。

就在阿羽喝完未加糖的咖啡时,阿鹏对他使了一个眼色,阿羽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们还有“正事”要干。但是到底谁来说比较好呢?最后他们决定由阿鹏来说,因为彤彤现在已经对他有了好感,他说的话她可能会听,阿羽对彤彤来说还是一个陌生人,有时候需要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即使对方是一个小朋友。

“彤彤,好吃吗?”阿羽不想直接进入正题,他想慢慢来,毕竟这种事情也急不了。

“还不错,要是能有曲奇饼干就更好啦!”彤彤认真地说着自己的看法。

阿鹏立即向服务员要了曲奇饼干,没多会就送上来了。阿鹏和阿羽都盯着这个开心地吃着饼干的小可爱,眼睛里都透露着幸福的光芒。

“呃,吃饱啦!”彤彤用小手在小肚子上揉了揉。

心理学上好像有一个说法,和别人谈事情,在对方吃完饭的时候达成的概率,要远远大于没吃饭的时候。

“彤彤,其实你妈妈弄错啦。”阿鹏看着旁边的彤彤。

“什么弄错啦?”彤彤一脸的疑惑。

“其实我不是你爸爸。”阿鹏说话时明显有点不自信。

“那我爸爸呢?”彤彤好奇地问道。

“你爸爸呀,他就在你身边呢。”阿鹏学着彤彤的语气。

“身边?不就是你吗?你就在我身边呀。”彤彤看看四周笑着说道。

“身边不只是旁边呀,还有前后左右呢。”阿鹏在暗示彤彤。

突然,彤彤抬起头看着阿羽,阿羽吓了一跳。

“你说的是他吗?”彤彤用右手的小食指指着对面的阿羽问道。

“嗯。”阿鹏点点头。

彤彤突然用两只小手托着自己的小下巴仔细地打量着这个“新爸爸”。同时又转过头来看看“旧爸爸”,好像在比较着什么。

“彤彤,你是不是觉得我和你爸爸很像啊?”阿羽趁机对彤彤说。

“是有点像呢。”

“是吧?其实是你妈妈弄错啦,你妈妈把我和你爸爸弄错了。”阿鹏看看彤彤又看看阿羽。

“哦。”彤彤还有点不太适应,毕竟对这么小的孩子来说有点复杂。

“等会就让你爸爸带你去玩,我就回家了,以后有机会带你和我儿子明明玩哈。”阿鹏觉得自己这个时候离开比较好。

“行,你先回去吧,这里交给我。”阿羽对阿鹏说。

“那我就先走啦,彤彤再见喽。”阿鹏先走到柜台结了账,然后走到门口和他们挥手告别。

彤彤的眼睛一直看着阿鹏,她还没有从刚才的情境中走出来,她还觉得阿鹏是他爸爸,也许晓萌以前一直和她说了什么。

“彤彤,我带你去看电影好吗?”最近刚上映了一部儿童电影。

“嗯。”彤彤情绪有点低落。

阿羽拿上手提包和新买的雨伞拉着彤彤向附近的电影院走去。

 

(未完待续……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57760-1120461.html

上一篇:一个姑娘(原创小说片段)
下一篇:一个姑娘(原创小说3)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28 05: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