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E学术交流官方企业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JE2017

博文

科研界如何适应预印本?看看主编怎么说

已有 2882 次阅读 2021-5-24 21:02 |个人分类:AJE 学术博文|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在过去的一年中,研究人员和关注其工作的人都在使用预印本,COVID-19疫情的蔓延,极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了预印本使用量的激增。科研人员如何在这个混乱的新局面中找到明确的方向?


在最近的一系列学术出版会议上,我开始重点关注两件事:其一是以远程形式参与该学术活动,其二则是有人会谈论预印本。

在有关预印本的讨论中出现了某种趋势。预印本及其优势得到了可靠的肯定,但与此同时,还需承认预印本的相关机制尚未完全成熟,有种青涩甚至未被完全驯服的感觉:就像科学出版的“狂野西部”,在这里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出版界有不少相似的类比。在学术出版协会(the Society for Scholarly Publishing)组织的一次演讲[1]中,SSRN的内容总监Shirley Decker-Lucke将预印本比作生蚝:它们通常是安全的,但有时候会变质。在同一小组中,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神经病学助理教授Lyle Ostrow,将预印本的采用比作从马车到汽车的转变:它们更快、更好,但需要教会大家去安全地使用它们。接下来的一周,The Scholarly Kitchen上有关预印本的一篇文章[2]将其类比为不守规矩的青少年:巨大的希望,但需要更多成年人的监督才能发挥其潜力。

我不同意这些观点。我们必须且必将学会,在经过同行评审之前,大多数研究都可以被阅读。其中一些可能永远都没有机会受到审查,我们也将学着接受这种情况。但是,相对于预印本这种新媒介所带来的所有挑战,它带来了更多的机会。它是创新的基础。一个接纳且看重预印本的世界,具有实现根本透明性、重新调整学术出版中的激励措施、摆脱影响因子(impact factor,IF)的负累以及转变为在单篇文章的级别承认其优点的潜力。总的来说,这些变化将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数十年来困扰科学界发展的问题。

预印本的涌现:小试牛刀还是初露锋芒?

尽管预印本并不是真正的新颖内容,但它们在本次疫情期间迅速普及,并迅速成为有关新型冠状病毒的常见信息来源[3]。因此,每个人都必须学会适应。预印本平台必须重新校准到一个新的投稿水平,调整技术和操作,以跟上发展进度。此外,预印本平台的稿件筛查人员必须在保持作者所期望的低准入门槛的同时,重新考虑他们的筛稿方案。几乎所有主流的预印本平台都发布了新的免责声明,以帮助校准读者对内容的理解。尽管如此,记者经常在报道这些研究时,并未承认它们尚未经过同行评审。流行病学家、病毒学家和免疫学家以自己热衷的方式在预印本平台和社交媒体上“狂奔”,畅所欲言。

但是在后续的几个月中,随之进行了一些路线调整[4]。记者等都变得更加谨慎,人们开始更好地注意免责声明,并在网上相互纠正。也许更重要的是,在一些受人尊敬的学术期刊上多次发生的高调撤回COVID-19相关研究的事件[5],使人们意识到了一个始终存在的事实:同行评审并不能完全保护我们免受不良信息的侵害,尤其是当科研人员和编辑都处于为世界提供有用且可行的充足研究数据的巨大压力之下时。

不良的学术文献充斥着糟糕的科学知识,一小部分被撤回的文章在大量原本应被撤回的文章(它们仅仅是因为被忽略才成了漏网之鱼)面前相形见绌。那些基于不良学术内容(执行不力、不可复制、不受支持等)的期刊文章通常会变得晦涩;同样道理,那些劣质的预印本文章亦是如此。

学术出版界的“狂野西部”:如何进行约束和规范?

我们将学着生活在一个有预印本存在的世界中,同时学着了解预印本的本质,这其实是一个复杂过程的一部分。实际上,这正是我们应该如何看待所有的科研成果,无论它们看起来多么言辞精美及格式规范。在9月的一场网络研讨会上,The Open Journal of Astrophysics期刊的主编Peter Coles说,也许是时候让公众了解科学真正的模样了。预印本不完美、异变的性质正是科研过程的真实反映,正如Ed Yong那句最贴切的形容,朝着越来越少的不确定性一路蹒跚前行[6]

那么,预印本这个学术出版界的“狂野西部”,将如何被驯服?事实是,大多数预印本服务器对其所发布的论文并不完全了解。通常,它们会拒收那些显然不科学、不道德、可能有害或不够具有创新性的内容。也就是说,预印本平台在初筛预印本稿件时,已经强加了一些编辑标准。

预印平台为作者提供了一个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呈现他们的科研工作的合法场所,并且还是免费的。他们可以及时地置身于一个推动和促进公认标准得以被执行和遵守的进程中,从而支持研究的完整性,例如数据和代码的有效性、临床试验随机化和盲法的细节、研究的局限性以及结果发现的概括性总结等等,这些都可能与人类健康息息相关。

对预印本进行一定学术范围内的同行评审,是已经被一定程度上采用的一种做法[7],并且最终将被完全规范化。研究报告将出现前所未有的透明性:科学研究将与其全面的数据和分析链接在一起进行发布,与之一道的还有对其的评论、批判或赞美。期待如此未来的研究人员,可以通过上传预印本文章、提出实质性评论等方式来加快其发展速度,或者亦可以通过诸如PREreview[8]和Peer Community In[9]等机制对所在研究领域内的预印本进行更结构化的稿件审查和评议。

相信未来,在这个数字时代,预印本模型终将被塑造和加强它的科学出版界所“驯服”,它将成为学术交流发展和进化新阶段的基础。

想了解有关预印本及其在学术出版界作用的更多信息,请访问https://www.researchsquare.com/blog

参考来源:

[1]https://customer.sspnet.org/Portal/iCore/Events/Event_display.aspx?EventKey=WEB200922&WebsiteKey=1ce2994f-73f3-43e0-bf4e-b99174f71a27

[2]https://scholarlykitchen.sspnet.org/2020/09/18/guest-post-whats-wrong-with-preprint-citations/

[3]https://asapbio.org/preprints-and-covid-19

[4]https://journalistsresource.org/tip-sheets/research/medical-research-preprints-coronavirus/

[5]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1695-w

[6]https://www.theatlantic.com/health/archive/2020/04/pandemic-confusing-uncertainty/610819/

[7]https://asapbio.org/comparing-review-services

[8] https://www.prereview.org/

[9]https://peercommunityin.org/how-does-it-work-2/


声明:

本文原文以How the world isadapting to preprints标题发布,详情请见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2473-021-00026-5,原文作者Michele Avissar-Whiting(Research Square主编)。本文由AJE北京办公室负责翻译、改写。中文内容仅供参考,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准。欢迎推荐到博客首页或分享至您的个人博客;如需转载,请邮件chinagroups@aje.com


往期推荐:

· 想要增加论文被引次数?您需要这份清单

· 中国高质量国际论文数排名世界第二!彰显科技评价话语权的提升


喜欢这篇博文吗?如果您觉得本博文对您和身边的人有所帮助,欢迎将其推荐到博客首页或分享至您的个人博客。看到您的推荐或收到您分享本博文的后台提醒后,我们将通过私人消息为您赠送AJE润色服务的优惠代码及使用方法说明,作为对您支持的回馈与感谢。

如果您在论文撰写过程中,有英语翻译和语言编辑的需求,敬请发送邮件至support@aje.com;如您想了解AJE如何帮助研究者取得成功的更多信息,敬请访问AJE中文官网www.aje.cn

本文首发于“AJE作者服务”微信公众平台(原为“AJE美国期刊专家”,因运营需要,现已将全部业务迁移至目前最新的“AJE作者服务”,并由订阅号转为服务号)。您也可以通过微信与我们交流,扫描下方的二维码即可找到我们。

AJE新WeChat服务号二维码.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44631-1288088.html

上一篇:想要增加论文被引次数?您需要这份清单
下一篇:做好演示用的幻灯片,你就是学术会议上最靓的仔!

2 杨正瓴 高友鹤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8 19: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