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MUsun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IMUsun1

博文

杨老师失踪之谜

已有 1878 次阅读 2017-12-1 16:32 |个人分类:科幻小说|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从杨老师家回来后,紫烨一直很少说话,已经有一整天了,这是很反常的,让小牧有些担心。不过小牧问了好多次,紫烨只是简单地回答“没事没事”,那么只能让紫烨安静的待会儿了,也许她在思考着什么重要的问题。

紫烨心中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她总觉得在地球美好的生活就要结束了,她的真实身份已经被人发现了,将要发生可怕的事情了,她可能要和小牧分开了,可能再也不能见到可爱的小小牧和小紫烨了,一想到这些,就有一种仿佛置身冰凉的黑暗中的恐惧袭上心头。

早上吃完饭,整理好书本,小牧准备叫紫烨一起去上课了,虽然两人不是同时上课,但是紫烨的反常让小牧一直挂念着。

清晨外面还有些寒冷,紫烨穿着一件浅灰色的大衣,脖子紧紧地缩在红色围巾里。公寓离办公室只有几百米,十几分钟就到了。小牧靠近紫烨在她的脸颊上轻轻一吻,“亲爱的,中午一起回家,我给你做好吃的。”紫烨微笑着点了点头。两人朝各自办公室走去。

紫烨心中一直忐忑不安,这让她的状态差极了。杨晶一眼就看出了紫烨有些反常,精神状态明显不对,开始她还以为紫烨生病了呢。紫烨只好勉强微笑着解释:“我没事,我没事。”这回杨晶却变成了原来紫烨的样子,有些调皮地说道:“说你没事,鬼才相信,小两口吵架了?”杨晶用试探的眼神看着紫烨。“没有,不是因为这个。”紫烨摇着头发呆地看着桌上的书本。“那是因为什么?”杨晶紧跟着问道。紫烨心里一惊感到自己落入了一个小圈套,她抬头看杨晶正在对着自己坏笑,“没有因为什么,我并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对方,哪来什么因为什么,”紫烨摇着头说道,“大概是因为我还没睡醒吧,昨晚休息的不好。”杨晶轻嗯一声,仿佛是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啊。”回去了自己的座位,留紫烨一个人在这继续发呆。

上午上了一节课,紫烨现在回想起来,都不知道自己讲了些什么,也不知道学生是不是知道自己讲了些什么。

坐在桌前发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紫烨不经意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表,啊哦,已经12点了,她想起了和小牧的约定,感到一阵着急,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了,着急过后她感到有些不对劲儿,怎么小牧没有来办公室叫自己呢?越想越奇怪,她竟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终于紫烨想到,自己应该去小牧的办公室看看他是不是还在。来到小牧的办公室,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了,紫烨向小牧的座位看去,竟空荡荡的没人,走进办公室去看,还是没有人。紫烨感觉有一种做梦的感觉,而且这一定是个噩梦,怎么一个人也没有了?自己是不是进错办公室了?现在到底是不是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紫烨开始有些怀疑了。整整一个上午都头昏脑胀的,现在又分不清自己是在哪了,紫烨正在努力地分辨现在的状况。

正分析得慢慢有些头绪,这时手机铃声突然想起,紫烨被吓了一跳,慌乱地拿出了手机,是小牧来的电话。“紫烨?对不起,中午没办法给你做好吃的了,我现在正在协助警察调查一件事,下午就能回家了,最迟晚饭前一定能到家,你不用担心,没事的。”电话里小牧的语音非常急促。紫烨感到了事态的严重,不断地点头,说“嗯嗯”。小牧又说道:“你不要担心我,我没事的,等我回家再向你解释,好吗?”紫烨点头答应了,“好好”。很快这次通话就结束了,整个过程用时不超过一分钟。紫烨放下手机,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紫烨心中疑云重重,她看到手机里有未读短息,那是小牧10点多发来的,“亲爱的,我有事要出去一会儿,中午应该能回来,等我啊!”。这下可以确定这一切都不是白日梦了,真的是发生什么事了。

这时紫烨心中倒是轻松了一些,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没来之前什么都有可能,等到它真的来了,一切就都确定了,只要坦然面对就好了。

回到家,紫烨感到空荡荡的,午饭也成了个问题,不但是说好的好吃的不翼而飞了,连人都不见了。好吧,那就继续坐下来发呆好了,好好想想究竟能发生什么大不了的事,也好好想想对策。

想着想着紫烨突然闻到了一股香气,起初她以为是错觉,但是香味越来越浓,她已经能从闻到的香味中大概猜到这是从一碗热腾腾的面里散发出的了。紫烨吞了吞口水,感觉自己真的有些饿了,她眨了眨眼,使劲摇了摇头,眼前竟出现了一碗热腾腾的面,有两个荷包蛋赫然躺在淡绿色的面上,就像两朵绽放的微笑,袅袅的蒸汽升腾而起,整个屋子都充满了香气。紫烨顺着袅袅的蒸汽往上看,见小南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原来是小南给自己做的面啊。

我这是好事成双笑口常开面。”小南不无得意地说道。紫烨一下子来了兴致,已经把刚才的所有烦恼事都一股脑抛到了九霄云外,她笑眯眯的说:“你这是在哪学来的这奇怪的面和奇怪的名字?不过看这面的样子还不错,但是还不知道味道怎么样,让我来给你尝尝看。”说着已经开动起来。

紫烨忍不住吃了一大口,好热好热,一股热流从口中沿着食道进入了胃里,紫烨用手往嘴里扇着风。热流过后很快先是嘴里绽开一阵清爽,接着整个食道和胃似乎都能感觉到清凉,热流经过的地方仿佛涌现了一条清澈的小溪,沿着小溪有绿油油的小草,上面绽出朵朵五颜六色的小花,它们摇着头甩掉头上的露珠。面的香气和花香一样,已经不像粮食的香气——有太浓重的大地泥土的芬芳,而是花的清香——更接近天空的味道。

太好吃了,紫烨感到这面就像天上的云朵,又像草地上的小花,她就像一只小蜜蜂,怎么吃都没有饱的感觉,怎么吃都还想再吃。一碗面很快见底了,一种满足的感觉油然而生。吃完紫烨满意地倚在座位上,摸着肚子,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不错,你这面吃起来也很好吃,我看能打10分了,你这是哪学来的手艺?”紫烨眼睛一转不由地想到了小牧,这面这么好吃,我要是能学会了做给他吃,他一定很高兴吧,想着想着,竟脱口而出“,这面是怎么做的,能不能教我?”。小南很得意地说:“我这面绝对是天下第一好吃,而且只有你能吃得到。”紫烨点头奉承道:“是是,天下第一好吃,你快教我怎么做吧。”小南很高兴,他笑呵呵地说:“你觉得好吃,那我天天做给你吃,你也不用学了,想吃就告诉我一下,我给你做。”紫烨却说:“那也不行啊,我是想学会了亲手给小牧做的,他吃了也一定会很喜欢的。”小南表情有些不自然,他支支吾吾道:“这面的用料和做法非常复杂,不好学,我觉得你还是不学的好,很费力的。”紫烨眨了眨眼睛,“不就是一碗面吗,能有多难学,难学我也要学,你快教我吧。”紫烨大有一股迎难而上的劲头。小南无奈,他知道紫烨的脾气,只好教她了。

虽然有些难学,倒是也没有难倒紫烨,一个下午她就学会了。开始紫烨还担心到晚饭前学不会,没法做给小牧吃,可是一学会了,紫烨又变得更着急了,她急切期盼着小牧能早点回家品尝她新学的这“好事成双笑口常开面”。

时间过得好慢,紫烨一直盯着表盘看,却发现越是盯着看,时间过得越慢。学做面用了三个小时,好像一眨眼的功夫,现在等了还不到一个小时,却有一年那么长的感觉,难道这就是相对论吗?

终于小牧在晚饭前回家了,如果他没有回来,那么就是一天中有两次爽约了,这会让人倍感伤心。紫烨简直都快望穿秋水了,在她看到小牧打开门的一刹那,竟激动地箭矢一般投到了小牧的怀抱里,眼角也溢出了泪花。

小牧抚摸着紫烨黑亮柔顺的头发,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到:“亲爱的,别担心,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别担心...”

紫烨本已经忘了担心小牧的事,她只是急切地盼望着小牧能早点回来品尝她新学会做的面,然后再满意地拍着肚皮夸赞一番这面的好吃。这时却不知为什么哽咽起来,再加上眼角的泪花,还真是十足委屈的样子,让人不禁心生怜爱。

见到小牧还没一会儿,一切的委屈都烟消云散了,这时的紫烨心里唯一的想法是马上就在小牧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手艺,她拉着小牧的手急切地向桌前走,把小牧安安稳稳地放到座位上,“今天我新学会了一种食物的烹饪方法,待会儿我要做一样东西给你吃,你可要在这好好坐着等我啊!”说完就要往厨房跑。

不到十分钟紫烨就端了一个热气袅袅的碗冲了回来,用十分钟就做好了,那是因为老早就把准备工作做好了,把所有的配料都准备了出来,就等小牧一回家下锅煮了。“快看看我做的面,保证好吃。”紫烨几乎是一路小跑,把面放在了小牧面前,眼睛一眨一眨地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小牧。

小牧似乎有心事,今天的反应明显慢了半拍,要是平常早就也迫不及待地到厨房看紫烨在搞什么鬼了。小牧看看面又看看紫烨,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这又是什么黑暗料理?看上去倒是很不错的样子。”紫烨笑眯眯地说:“这叫做‘好事成双笑口常开面’,非常好吃,你快尝尝看。”小牧又看了看那碗面,立刻领会了这名字的意思,“面的名字也不错,和它的样子倒是很贴切,现在我是真地来兴致了,让我来尝尝。”小牧抱起碗,摆出个很夸张的样子用力吹了吹,提起筷子,夹起一小柱面条,又把面条沁入了汤里,来回反复了两三次终于把面条放入了嘴里。紫烨看得真是着急,“怎么样怎么样,好吃吗好吃吗?”紫烨的眼睛里充满了期待。小牧却细嚼慢咽起来,摆出了一副慢慢品尝的样子,还对紫烨摆了摆手示意不要打扰。紫烨只好耐着性子等小牧慢慢吃,她全神贯注地看着小牧吃面,可是小牧却一口一口每一个动作都慢悠悠的,突然小牧猛地一拍桌子,大喊了一声“好吃!”。

小牧这一惊却把紫烨吓了半死,她简直跳了起来,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蹦,见小牧紧接着大笑起来,才恍然大悟被小牧算计了,不过紫烨也紧跟着心生一计,顺势倒在了地上,装出摔疼的样子。这下轮到小牧着急了,他赶紧跑过来扶紫烨,却不料一伸手被紫烨拉倒了,紫烨顺势站了起来。小牧躺在地板上,摆出一副很吃惊的样子,见紫烨不理他,便独自哈哈大笑起来,“没人扶,我自己也能站起来呢。”说着回到了餐桌前。

紫烨坐在对面气呼呼地说道:“我辛辛苦苦给你做面吃,你却故意算计我,你这人太坏,太没良心了。”

我只是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你做的面太好吃了。”小牧一脸无辜的样子。

紫烨半信半疑,“真的是这样吗,如果是真的我就先姑且原谅你,不过‘总有刁民想谋害朕’,朕也不得不小心。”

小牧拍着胸脯表忠心道:“这种刁民我第一个不饶他,定要罚他喝辣椒水,我可是爱戴您的大大的良民啊!”

嗯,朕看你一副忠厚老实的样子就姑且信你了,”紫烨点着头很认真地样子,“那你赶紧说说这面的味道怎么样?”紫烨的语气立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小牧顿感“画风突变啊”,只好认真地去赞扬这好吃的面了。紫烨对小牧的表现很满意,得意地说道:“你是不是感到很幸福,能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小牧却看着紫烨认真地说道:“我感到很幸福,因为有你在身边。”

你肉不肉麻,”紫烨有些不好意思,脸都红了,她突然想起另一件事便问道,“对了,你下午去做什么了?快向朕奏来。”

小牧的眼神突然变得恍惚,好像想起了什么,过了良久,小牧开口说道:“紫烨,有你在我身边,真的让我感到很幸福很开心,你让我忘记所有烦恼的事情,有时像炎炎夏日的一阵清风,有时又像凛凛寒风中的一缕阳光。”刚才的一段吃面的时间,紫烨的关心和有趣真的感染了小牧,让小牧暂时忘记了这一天的烦心事,进入了紫烨营造的世界里。

紫烨故作认真道:“嗯,你对朕的忠心和爱戴朕已经知道了,”然后仅仅一眨眼的功夫便装不下去了,叽叽喳喳地问道:“快说快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小牧迟疑了一下,“杨老师失踪了!”语气很沉重,仅仅一瞬间神情就变得严肃了,从紫烨营造的世界里回到了现实世界。

紫烨愣了一下,问道:“是哪个杨老师?”

就是扬大睿杨老师,昨天我们还一起吃饺子呢。”小牧补充道。

紫烨有些吃惊,问道:“好端端一个人怎么就失踪了?”见小牧眼神迷离似乎在想着什么,紫烨突然心里一颤,想到“杨老师的失踪会不会和他发现了不该发现的秘密有关,如果杨老师不见了,那么就没有人再去追查日冕物质抛射出的‘奇异小行星’了,这样自己的秘密就能够保住了,可是自己又不会去绑架杨老师,所以这个设想似乎又不成立。”紫烨不得不打断小牧的思考又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从头到尾给我讲一遍。”

小牧抬起头,“今天早上我正在上课的时候突然被告知警察局要求我协助调查一个案子,我很奇怪,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当我到达警察局时却被告知杨老师失踪了。”小牧稍稍梳理了一下头绪,“警方称杨老师早上八点从家出门去参加在南大召开的一个九点开始的会议,到了会议开始的时候,杨老师却迟迟没到,杨老师从不迟到的。

学校打电话给杨老师,却一直打不通,又打电话给杨老师家,却被告知杨老师一早就出门去参加会议了。就这样两边都找不到人,于是就报了警,失踪时间不超过24小时无法立案,但是因为杨老师要参加的这个会议很重要,杨老师又是重要成员,所以不得不要求警方协助找人。杨老师失踪前见过的最后一个人是我,就是昨天我们到杨老师家拜访的时候,所以警察找了我问讯并协助调查。现在找了一整天了,一点头绪都没有。”

紫烨听得很认真,这都一整天过去了,还没找到人,初步断定肯定是失踪无疑了。但是紫烨却不知道该高兴还是伤心了,本来杨老师失踪,自己的秘密就不会泄露了,应该高兴;可是紫烨是绝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私利而伤害任何人的,此时又开始担心起杨老师来。紫烨见小牧一直是愁眉不展,安慰道:“你也不要太担心,杨老师一定会没事的,警察很快就会找到他的。”

小牧舒了口气,“是啊,我也想不通,杨老师作为一名科学工作者,可以说与世无争,是不可能被绑架的,可是他也不可能在自己走了几十年的路上走丢吧,我真是越想越觉得奇怪了。”小牧用力甩了甩头,想必是在绞尽脑汁思考这一系列事件的内在联系,分析杨老师可能遇到的各种情况。

好了,不要自己给自己出难题了,也许明天就能收到杨老师已经平安回家的消息也说不定呢,你也忙了一整天了,肯定需要休息休息了。”紫烨握着小牧的手把温暖传递给小牧,眼睛中流露着柔情似水。

我还不累呢,时间还早。为了表扬你给我做的这么好吃的面,我决定今晚继续给你讲故事。”小牧的眼睛中恢复了以往的神采。

本以为小牧今天不会讲故事了,一听到今天又有故事听,紫烨立刻高兴地拍手叫好,竟马上就换做了听故事的样子——像只伸长脖子的小天鹅。

小牧从书架上拿出一本书,翻到夹着书签的那页,笑眯眯地说道:“今天我们要讲《牛郎和织女》的故事,这是一个爱情故事,你听说过没有?”。

紫烨摇摇头表示没有听过,同时因为是个爱情故事变得兴趣十足起来,紫烨有些迫不及待了,催促道:“快开始讲吧。”

小牧用看外星人的眼光盯着紫烨看了半天,最终无奈地说道:“好吧,我被你的天真打败了,现在故事开始。”

相传天上有个织女星,还有一个牵牛星,这两颗星星就在银河的两岸隔着银河对望。在天宫里织女和牵牛情投意合,心心相印,渐渐地产生了情愫,谈起了恋爱。可是,天条律令是不允许男欢女爱、私自相恋的。王母知道这件事情后,大发雷霆,便将牵牛贬下凡尘了,还令织女不停地织云锦以作惩罚。

织女的工作,便是用了一种神奇的丝在织布机上织出层层叠叠的美丽的云彩,随着时间和季节的不同而变幻它们的颜色,这就是“天衣”。自从牵牛被贬之后,织女常常以泪洗面,愁眉不展地思念牵牛。她坐在织机旁不停地织着美丽的云锦,以期博得王母大发慈心,让牵牛早日返回天界。”小牧瞥了一眼紫烨,发现她正认真在听,似乎不像是装装样子而已。

一天,几个仙女向王母恳求想去人间碧莲池一游,王母今日心情正好,便答应了她们。她们见织女终日苦闷,便一起向王母求情让织女共同前往,王母也心疼受惩后的孙女,便令她们速去速归。

话说牵牛被贬之后,落生在一个农民家中,取名叫牛郎。后来父母去世,他便跟着哥嫂度日。哥嫂待牛郎非常刻薄,要与他分家,只给了他一头老牛和一辆破车,其他的都被哥哥嫂嫂独占了。然后,牛郎便被分家,离开了原来的大房子。

从此,牛郎和老牛相依为命,他们在荒地上披荆斩棘、耕田种地、盖造房屋。一两年后,他们营造成一个小小的家,勉强可以糊口度日。可是,除了那只不会说话的老牛而外,冷清清的家只有牛郎一个人,日子过得相当清苦寂寞。牛郎并不知道,那条老牛原是天上的金牛星。”小牧吸了一口气,笑着说道:“故事背景已经讲完,下面马上就要开始主要情节了,不过在我把后面的情节讲出来之前你要不要先猜猜?这样比较有趣。”

听到这,紫烨已经被这个故事深深地吸引了,她不禁在心里同情起牵牛和织女来,同时要咒骂一下拆散他们的王母和对牛郎刻薄的哥嫂。听小牧让她猜猜后面的情节,紫烨马上来了兴致,紫烨眼睛一转马上有了想法,“接下来的故事应该是这样的,织女思念牵牛心切,终于忍不住偷偷跑下了凡间寻找牵牛。幸运的是织女还真的找到了牵牛也就是牛郎,可是牛郎已经忘记了织女,织女用她的善良勤劳打动了牛郎,最终他们结婚生子,牛郎放牛,织女纺织,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紫烨顿了顿偷偷看看小牧,见小牧认真在听,似乎自己猜的还可以,便得意地接着讲道,“但故事还没完,可恶的王母发现织女下凡和牛郎在一起,非常生气,竟运用神力强行拆散了他们,后来...”紫烨发现自己编不下去了,织女偷偷跑出天界迟早是要被发现的,可是王母把他们拆散后接下来会怎样呢,紫烨一时想不出一个合理的结局。

紫烨绞尽脑汁梳理故事想要设计一个既美好又合理的结局,却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自己,自己偷偷跑出太阳界迟早是要被抓回去的,到那时小牧和自己又会有怎样的归宿呢,自己竟有和织女一样的遭遇,紫烨心中暗暗吃惊,同时和自己的经历联系起来就让紫烨感觉更难设想最后会是怎样的结局了。紫烨看着小牧摇了摇头,希望小牧能揭晓最终的答案,她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小牧笑着说道:“你猜得大体都对,很不错嘛,只是织女可没你胆子这么大,不敢偷偷跑下界来找牛郎。看你这么期待的样子,我就不卖关子了,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后面的故事明天讲。”小牧合上书本,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紫烨。

紫烨正在兴头,已经做好了十足地准备要听下面的故事,她打开了十二分听力本着绝不放过一个字的态度,却认认真真地听到小牧说道“明天讲!”,紫烨怎肯善罢甘休,她抓着小牧的手撒娇道:“我不嘛我不嘛,今天就要听,今天就要听...”看样子竟要急哭了。

小牧实现了目的,悠哉地翻到刚才那页,“我怕了你了,那就满足你好了。”不过我我要你亲我一口,然后再说声“好听的”,说着便表现出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你也太坏了吧,太‘龌龊’了”虽然嘴里这么说,紫烨还是照着小牧说得做了,因为现在听故事是最急迫的。

得了便宜,小牧满意地讲了起来,“这一天,老牛突然开口说话了,它对牛郎说:“牛郎,今天你去碧莲池一趟,那儿有些仙女在洗澡,你把那件红色的仙衣藏起来,穿红仙衣的仙女就会成为你的妻子。”牛郎见老牛口吐人言,又奇怪又高兴,便问道:“牛大哥,你真会说话吗?你说的是真的吗?”老牛点了点头,牛郎便悄悄躲在碧莲池旁的芦苇里,等候仙女们的来临。

不一会儿,仙女们果然翩翩飘至,脱下轻罗衣裳,纵身跃入清流。牛郎便从芦苇里跑出来,拿走了红色的仙衣。仙女们见有人来了,忙乱纷纷地穿上自己的衣裳,像飞鸟般地飞走了,只剩下没有衣服无法逃走的仙女,她正是织女。织女见自己的仙衣被一个小伙子抢走,又羞又急,却又无可奈何。这时,牛郎走上前来,对她说,要她答应做他妻子,他才能还给她的衣裳。织女定睛一看,才知道牛郎便是自己日思夜想的牵牛,便含羞答应了他。这样,织女便做了牛郎的妻子。

他们结婚以后,男耕女织、相亲相爱,日子过得非常美满幸福。不久,他们生下了一儿一女,十分可爱。牛郎织女满以为能够终身相守,白头到老。可是,王母知道这件事后,勃然大怒,马上派遣天兵天准备将织女捉回天庭问罪。

这一天,织女正在做饭,下地去的牛郎匆匆赶回,眼睛红肿着告诉织女:“牛大哥死了,他临死前说,要我在他死后,将他的牛皮剥下放好,有朝一日,披上它,就可飞上天去。”织女一听,心中纳闷,她明白,老牛就是天上的金牛星,只因替被贬下凡的牵牛说了几句公道话,也被贬下天庭。它怎么会突然死去呢?织女便让牛郎剥下牛皮,好好埋葬了老牛。

正在这时,天空狂风大作,天兵天将从天而降,不容分说,押解着织女便飞上了天空。正飞着,织女听到了牛郎的声音:“织女,等等我!”织女回头一看,只见牛郎用一对箩筐,挑着两个儿女,披着牛皮赶来了。慢慢地,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织女可以看清儿女们可爱的模样,孩子们都张开双臂,大声呼叫着“妈妈”,眼看,牛郎和织女就要相逢了。可就在这时,王母驾着祥云赶来了,她拔下头上的金簪,往他们中间一划。霎时间,一条天河波涛滚滚地横在了织女和牛郎之间,天河有十万八千里宽,他们无法横越了。

织女望着天河对岸的牛郎和儿女们,直哭得声嘶力竭,牛郎和孩子也哭得死去活来。他们的哭声,孩子们一声声“妈妈”的喊声,是那样揪心裂肺、催人泪下。连在旁观望的仙女、天神们都觉得心酸难过,于心不忍。王母见此情此景,也稍稍为牛郎织女的坚贞爱情所感动,便同意让牛郎和孩子们留在天上,每年77日,让他们相会一次。

从此,牛郎和他的儿女就住在了天上,隔着一条天河,和织女遥遥相望。在秋夜天空的繁星当中,我们至今还可以看见银河两边有两颗较大的星星,晶莹地闪烁着,那便是织女星和牵牛星。和牵牛星在一起的还有两颗小星星,那便是牛郎织女的一儿一女。

牛郎织女相会的77日,无数成群的喜鹊飞来为他们搭桥。鹊桥之上,牛郎织女团聚了!织女和牛郎深情相对,搂抱着他们的儿女,有无数的话儿要说,有无尽的情意要倾诉啊!

后来,每到农历77,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姑娘们就会来到花前月下,蹲在葡萄架下静静聆听,抬头仰望星空,寻找银河两边的牛郎星和织女星,希望能看到他们一年一度的相会,乞求上天能让自己像织女那样心灵手巧,祈祷自己能有如意称心的美满婚姻和美丽的爱情,由此形成了七夕节——中国的情人节。”小牧一口气讲完,中间紫烨竟一次也没有打断,若是换做平常,紫烨早就一个个奇怪的问题迎面袭来了。小牧早就抱怨给一个成年人尤其是一个聪明的成年人讲童话故事很辛苦,但是紫烨总是要求讲下去,说是一起推敲故事中奇怪的地方很好玩。

小牧见紫烨完全沉浸在故事当中了,作为讲故事的人感到不无得意,同时他也觉得今天的紫烨有些不同。紫烨的眼神中闪烁着深深的忧虑,她好像在思索着什么,小牧没有打断流连于故事世界中的紫烨,静悄悄地等待着紫烨从故事世界返回。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紫烨突然问道:“牛郎和织女的故事是真的吗?”问得非常认真,楚楚动人的样子期待着小牧的回答。小牧摸着后脑勺呵呵笑着回答道:“神话故事,不会是真的吧。”紫烨又问道:“那天上的牛郎星和织女星呢?”小牧感动一阵无奈,“牛郎星和织女星相隔16光年,他们怎么能一年见一次面呢?那只是人们的美好愿望吧,你不会是相信了吧!”小牧故作夸张地看着紫烨。

紫烨又是良久没说话,“我相信这样的故事可能真的会发生。”小牧点点头,“我也相信,你是织女,我是牛郎,可是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紫烨用惊讶的眼神看着小牧,想说什么,却是一直没有发出声来。

小牧提议到外面去看看牛郎星和织女星,仰望星空,只有几颗星星寥寥散布在夜色里,相比闹市,这里已经灯光很暗了,即便如此也亮过了天空中大多数的星星。可以依稀看到牛郎星和织女星,它们是很亮的星星,可是和牛郎星一起的他们的两个孩子却是怎么也看不到了,这时只有孤零零的牛郎星和织女星遥遥相望更显孤寂了。“‘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他们就在那里,虽然隔着银河,却永永远远相守相望,不会离去,在夜空中闪闪发光,多么让人羡慕!好了,今天的故事讲完了,你也感到有些累了吧,那我们就回去休息吧?”小牧抱着紫烨轻声耳语。只是这个晚上对紫烨来说必定是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一切都如往常一样平静。可是紫烨家却变得不像往常那样一片祥和了,小牧一直担心杨老师的安危,一连找了好几天,一点音信都没有,眼看着小牧变得越来越憔悴,紫烨感到非常心疼,同时牛郎织女的故事一直萦绕在紫烨心头让她感到很压抑。家里的欢声笑语变得少了起来,虽然小牧晚上还会照常讲故事,可是不管是讲故事的人还是听故事的人都好像心不在焉的样子。

紫烨决定做点什么来改变一下目前的状态,帮小牧找到杨老师,这样不单自己有事做了,能够排解一下抑郁的心情,也能帮帮小牧的忙,让他开心,一举两得。想到这里紫烨马上来了精神,说做就做。紫烨找来小南和小玉一起商量找人的事,上次小南运用马路上的监控系统成功找到张扬的事让紫烨感觉找个人是件很容易的事。可是这次小南用同样的方法却是一无所获,奇怪的是杨老师走出家门后在他去参加会议的所有可能的路线上都没有发现任何可识别的影像,杨老师简直就像是人间蒸发一般。

对于查看路途监控,警察也有能力办到,显然他们也没从里面发现什么蛛丝马迹。紫烨有些着急,她看着小玉和小南问道:“还有没有其他找人的办法?”现在没有任何线索简直是无从下手,像这样找人就如同大海捞针,希望渺茫啊。

三人商量了半天,最后小南说道:“马路上的摄像装置找不到人,我们可以考虑一下用天上的卫星试试。地球上目前已经建立起了全球定位系统,像中国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和美国的‘GPS’都能提供全球定位,它们现在的分辨率也算还可以了,状态良好的情况下可以分辨地面一米左右的东西吧,如果我再调动一下空间望远镜和其他一些可以利用的观测设备,然后帮忙优化一下算法,把所有的可用来观测的设备联合起来。这样的话,我想在地球上搜个人出来,应该问题不大。”

紫烨点头称是:“杨老师的行踪一定被这些卫星记录了,可是你能保证,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收集到这么多卫星的数据吗?”

小南拍着胸脯信心满满地说道:“小菜一碟!”说干就干,很快就把所有的数据收集并处理好了。

当紫烨看到小南最后整理出来的视频数据是,她简直惊呆了。果不其然,在卫星数据上确实发现了杨老师的踪迹:他们看到杨老师在早上745出门,打车去南大开会,走得是最常走的路线,8点半杨老师到达南大天文学院的门口,下了车,走近了天文学院的大楼。

可是杨老师明明已经到达了南大天文学院,怎么就没能出现在会议室呢?这说明杨老师是在南大天文学院的大门和会议室的门口这段路上走对了,这是多么得让人难以理解啊,这是多么得让人吃惊啊!

冥冥中紫烨感觉在“杨老师失踪案”这件事中,有一种超出地球科学技术能力的力量参与了进来。这下紫烨更来了劲头,她非要看看到底杨老师是怎样在这100米的路上“走丢的”。

卫星搜寻”方案失败,三人更加卖力地想办法,几乎是要绞尽脑汁了,主要是紫烨非要坚持,她有一股迎难而上的精气神。想了很多办法都没有到实践论证的这步就被判死刑了,不知过了多久,简直都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了。

可以通过‘意识网络’来找人。”小南得意地说道。

意识网络”紫烨从来没听过这个词,她看了看小玉很好奇地问道:“什么是‘意识网络’,你知道吗?”

小玉竟也知道“意识网络”,她解释道:“所谓‘意识网络’就是人的意识形成的网络,在太阳界里被称为“幽灵网”,说到底也是一种电磁波信号。”

紫烨更加好奇了“可是我怎么没听说过有这么一种网络的存在?”她看看小南又看看小玉等待他们的回答。

小玉继续说道:“太阳界也是存在‘意识网络’的,有人的地方就有这种东西,只是后来被禁止使用了。你是知道的,太阳界里有“万维网”是传递数据信息的;还有“以太网”是输送能量的;原来也有广泛的接收意识信号的基站,通过这些基站可以接收到每一个人意识信号,进而进入他的意识,得知他脑海里的信息,整个太阳界的人的脑电波通过意识放大基站联系起来形成的网络就是‘幽灵网’。”

紫烨有些不太明白,“这不是‘读心术’吗,怎么会有这样的技术?这有点太不可思议了吧。”紫烨的脑袋飞速运转,希望能理解一些其中的科学道理。

小玉很有耐心,继续解释道:“你知道人的意识其实就是大脑里的点位变化和电磁波信号吧。大脑里的神经元可以激发电位变化进而产生生物电流,同一个神经元细胞的细胞膜通过改变动作电位,传递产生的这些电信号。而一个神经元通过神经突触连接另一个神经元,突触与突触之间通过一种叫做神经递质的化学物质将电信号传递给下一个神经元,就这样把意识传递出去,指挥全身的行为。以上是意识的产生和传递过程,人的所有思想和身体功能就是这样实现的。”

这些基本的知识我都知道,只是那些大脑产生的电信号难道能脱离身体传播到外界吗?”紫烨有些着急地问道。

为什么不能呢?有电位的变化就能激发出电磁波传递到外界。”小玉平静地说道。

紫烨恍然大悟,小玉说得有道理,只是怎样才能得到那些意识信号呢,这是一个大难题,想象都觉得很难,难到几乎不可能。“那我们怎么才能接收到这些意识信号呢?”紫烨不得不接着发问。

小玉挠了挠头,“太阳界曾经用过的接受意识信号的基站结构复杂,内部构造从来就是最大的机密,后来‘意识网络’被禁止了,这项技术就更加没有人知道了。我觉得在地球上运用这项技术也是不好的,毕竟这是地球上没有的科技,用了恐怕会影响到‘地球实验’,...”

我有一个好办法能够接收意识信号,”小南突然打断小玉,充满了表现欲,“我们可以克隆一个杨老师的大脑,把大脑作为基站接收信号。”

听到有办法能接收意识信号,紫烨很高兴,她迫切地想知道怎么实现“意识网络”。紫烨满含期待地问道:“这又是什么原理啊?这样就能行了吗?”

我很愿意为你解答这个问题,”小南很得意地眨了眨眼睛,“同卵双胞胎之间有一种心灵感应,很多人都认为双胞胎之间有超过常人很多的默契,这是为什么呢?一个人的大脑产生意识的同时,大脑中生物电流的变化激发出电磁波传递到外界。由于同卵双胞胎是同一个受精卵分裂而成的,他们大脑的结构基本相同,所以这些携带着意识信号的电磁波会在另一个人的大脑中激发相同的信号,反过来也是一样的。关键在于携带意识信号的电磁波的激发和传输的过程是可逆的,这样两个人就能在一定程度上心灵想通了。我们用克隆的大脑做接收意识的基站也是一样的道理,甚至因为克隆大脑和当事人大脑契合度更高,会收到更好的效果。”

听着小南的讲述,紫烨在认真分析其中的科学原理,她若有所思喃喃地问道:“这样的话,通过意识网络是不是可以控制别人?”

小南自信地回答道:“原理上是可以的。”

太阳界就是怕有居心叵测的人利用‘意识网络’干坏事,才最终禁止使用这项技术的。”小玉补充说道。

紫烨喃喃地说道:“‘意识网络’果然功能强大,它把所有的人联系到了一起,就像机器人能通过万维网互相联通一样。甚至可以把所有的人和机器人都链接起来,只要能想办法沟通万维网和幽灵网。”紫烨想象着那种场景,那会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她一时也想象不到。

既然已经有了计划,那就马上开始行动吧,几经周折紫烨从市人民医院得到了杨老师体检时留下的血液细胞。以地球科技水平来衡量,克隆也不算什么太高级的科技了,太阳界甚至把克隆发展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通过任意一个人体的活细胞(有时候甚至不需要活细胞,只要能从其中分析出基因信息)就能够克隆出所需的任何身体器官和结构。克隆实验非常简单,紫烨利用金阳中学生物化学实验室里的设备和试剂很轻松就搞定了,当然其中用了一些太阳界的“黑科技”。

杨老师的大脑只用了三天就培养完成了,一颗灰色的半球,沟壑纵横,这就是放大的核桃仁嘛。这并不是紫烨第一次近距离观察人类大脑,在太阳界学习生物化学知识时,紫烨就认真研究过这东西,只是这次正期望这颗克隆大脑产生奇妙的信号,找到失踪的杨老师,这才异常感兴趣起来。紫烨仔细观察这颗灰色的半球,它竟然还在蠕动,紫烨甚至还看到了在纵横交错的沟壑里有电信号在游走,这颗大脑有意识吗,它能够感应到杨老师的存在吗?紫烨心中充满了好奇。

将活体大脑放入特殊的装置中,周围连接上一些放大电波信号的设备,一根采集大脑活动信号的电缆从那个特殊装置里抽出,和紫烨的笔记本电脑相连。盛放大脑的特殊装置和笔记本上安装的相应软件都是小南和紫烨一起设计完成的。整套装置加在一起不到5公斤,就这样,一个可以接受意识信号的接收器做好了。

开机调试后一切正常,现在只需守株待兔,分析出有用的信号并确定来源,就能找到杨老师了。理论上说,只要杨老师还活着,他的意识信号就会传播出来,被这台机器接收到,不过这台机器的有效接收范围只有500千米,需要通过较长时间的数据积累才能分析确定信号的来源,至少要有连续10秒的匹配信号,才能有效扣除噪声,确定信号是杨老师发出的。如果一切顺利也许几分钟就能定位杨老师的位置,但是如果杨老师不在500千米范围内或者有别的什么原因干扰,就有可能要花上几天甚至更长的时间了,当然也有找不到的可能。

自从设备开始正常运行开始,紫烨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看,希望快点发现有效信号。可是地球上的上帝似乎就是和紫烨过不去,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还是一无所获,电脑屏幕上,无规则震荡的那条线看来看去一直是那个样子,简直要把人催眠了。就在紫烨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响起了一声警报,同时屏幕上波浪线上出现一个峰,紫烨喜出望外,马上来了精神,赶紧启动程序定位这个峰的来源,所幸这个峰的强度足够,可以用来定位。定位到峰的来源后,启动固定方向模式,重点接收可疑方向上传播来的意识信号,让人惊喜的事情发生了: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个稳定的峰。这就是杨老师的意识信号了,肯定是确定无疑的。

成功了,我们成功了!”紫烨高兴地抱起小南在他脸上亲吻了一下,两人欢呼雀跃起来,小南竟有些脸红。

初步确定信号源在东南方向距此地138公里的溧阳境内。紫烨给小牧留下了一张字条,说自己去杨晶那玩了,晚上还能赶回家吃饭,叫小牧做好了好吃的等她回来。草草收拾好意识接受器,便去追踪信号源了。

紫烨租了一辆车,和小南一起驾车朝溧阳方向而去。根据定位信息,他们来到了溧阳一个叫“南山竹海”的地方,这里是江苏、安徽、浙江三省交界之地,可真是“一脚踏三省”了。周围风景很优美,游客也不少,不过紫烨这次来这里是为了找人,没有时间欣赏这里的风景,体验这里的民俗。

根据最新定位,信号源还在山上。紫烨不禁想到,“难倒杨老师一个人来这度假了?”不过她立马摇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更有可能是被绑匪绑到这里来的。这绑匪还真有情趣,选了这么一个仙山妙水之地作为老巢,还真把自己当神仙了不成。

深山解救人质”行动马上开始,紫烨还真有些激动,这回能过一把警察瘾了。一进景区竟然还要门票,更让人气愤的是门票竟然要收90,紫烨和小南两人就是180,不过售票员误把小南当成紫烨的儿子了,见他身高不足1.5米,就按儿童票收费了。对此小南极为不满,还和售票员吵了起来,“我怎么就是她儿子了,不要看我长得矮,我可是大人,是大人了!”小南愤愤地反驳道。紫烨感到一阵无奈,小南这么一辩解,两人的门票都成了成人票了。“人工智能就是这么较真,不懂得变通”紫烨一边摇头,一边暗暗嘲笑小南。

这个“南山竹海”果然有很多竹子,虽然无心欣赏周围的景色,但是四下望去满眼都是竹子,翠绿挺拔,像一根根针根植于青山,密密麻麻的岂不是更像山的头发了。远处一股溪流从山上潺潺流下,清风经过竹林,竹叶簌簌作响,这便是青山的吟唱了。紫烨不禁对山上的绑匪有了些好感,选择这样的环境作为老巢,肯定也不是一般的绑匪,今天就要看看你们的庐山真面目,紫烨心中很好奇。

刚开始一段路坡度还很小,人往上走基本感觉不到累,可是越往上爬,山路变得越陡,已经近乎有45°了,爬起来异常吃力,紫烨不得不爬一段然后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就这样爬了得有半个多小时。顺着小南的指引,接下来竟没有路了!前面没有了人工修葺的台阶,难倒下面要徒步穿过长满竹子的山坡——没有路的山坡?

紫烨看着前面,一棵棵竹子高高低低地遍布在山间,看不到尽头,紫烨感觉望竹海兴叹啊!咬咬牙,紫烨还是决定继续往前进,她踏进了没路的竹林,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摸索,幸亏还有竹子可以用来借力,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相比之下小南就轻松多了,他开启了飞行模式,像一只小蜜蜂一样在竹林中穿梭来穿梭去。竹竿上有一些涩涩的东西,沾到紫烨手上,让人感到有些不舒服,就这样在竹林里穿梭了有一个小时,终于到达了信号源所在地。

紫烨在周围找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找到,没有可以藏人的地方啊!这时紫烨感到有些害怕,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深入绑匪的老巢,身处深山之中啊!危险就在身边。紫烨感到越来越恐惧,就在这时突然从背后传来一个声音“紫烨公主,您终于来了。欢迎来到‘玉竹仙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34297-1087795.html

上一篇:小牧的老师
下一篇:“君子”怎样达到“中和”的境界——“四书五经六艺”的循环实践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9 09: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