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MUsun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IMUsun1

博文

​小牧的表白

已有 1253 次阅读 2017-12-1 16:29 |个人分类:科幻小说|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小岩和小雪已经开始螨跚学步了,这两个小家伙真是不让人省心。照看两个刚出生的婴儿,真是已经把紫烨搞得焦头烂额了,她不知道小孩子在想什么,他们又不会说话,动不动就哭,真是叫人心烦。其实小玉是可以帮助紫烨照顾他们的,只是紫烨想体验当妈妈的感觉,所以凡事都亲历亲为,这种亲历亲为着实没坚持几天,紫烨就不得不大呼求救了。

晚上根本就不能安稳地睡觉,他们会不定时醒来,然后大哭大闹,紫烨不得不查看他们是不是饿了或者尿床了,一个晚上孩子的哭声就像无法挣脱的魔咒,让人备受煎熬;白天他们睡觉还好,不睡觉了还要陪着他们玩,稍有不如意,不知怎么地又要大哭起来,一会儿又饿了,一会儿又尿床了,稍微离开一下他们又哭了,真是让人崩溃;好在稍微逗逗他们或者做个鬼脸,他们就会乐开了花,小孩子的笑是最甜美的,就像一朵灿烂纯洁的花,给人心灵的陶冶和快乐。

终于紫烨败下阵来,照看小岩、小雪的差事落在了小玉肩上,紫烨只是想他们了就和他们玩玩,这样就轻松愉悦多了。现在他们看起来越来越像紫烨和小牧了,紫烨时常忍不住一阵端详,看着看着就出神儿了。看这眼睛大大圆圆、晶莹剔透像极了紫烨,下巴尖尖的像小牧的,鼻子是小牧的,嘴巴又是紫烨的,活脱脱就是两个人的合体,真是有趣。

更让人欣喜的是以前他们除了哭就只会咿咿呀呀乱喊乱叫了,最近竟能说“爸爸”“妈妈”了,但是要站在他们面前专注认真地让他们叫“爸爸、妈妈”,他们又不会了,十次之中只能叫出一两次。当从孩子嘴里第一次听到“妈妈”两个字时,紫烨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眼睛里似乎感觉有些热泪盈眶了。

虽然是双胞胎,但是在“喊人”这方面小雪要比小岩聪明,因为她喊出来的次数要多。现在他们两个都开始学走路了,小雪还是领先小岩。这让紫烨很开心,因为她和小牧商量过,小雪代表紫烨,小岩代表小牧,这样小雪处处领先小岩,紫烨当然有一种优越的幸福感。

快到中午的时候,小牧从学校回家,进门后大声喊了一声“我回来啦”,紫烨听到声音急忙出门迎接,刚走到客厅,小牧已经进了屋。小牧深情地看着紫烨,“亲爱的,好想你!”,走过去拥抱紫烨,在她脸颊上亲吻了一下,“让我看看宝贝们”,说着拉着紫烨的手一起进屋去了,他瞅瞅小雪,不由得赞叹,“真漂亮!”,又瞅瞅小岩,叹了口气说道,“不如小雪漂亮”。虽然每次小牧都这样说,紫烨依然每次都咯咯地笑一阵。

看完宝贝,小牧便换了衣装,进厨房做饭去了。听着厨房里叮叮当当的声音,看着小牧忙忙碌碌的背影,一股难以言表的幸福感在紫烨心里缓缓流淌,暖暖的让人陶醉。小牧的厨艺在紫烨休产假的一年里飞速地提升,现在他会做几十种可口的菜肴,紫烨都觉得在这一年中自己胖了许多,每每一边吃一边向小牧抱怨。

产假就要结束了,紫烨正在收拾慵懒的生活,准备去上班了,这几天一直在备课,希望自己的回归不会太生硬,她似乎有些想那帮学生了,心中有一种期待。产假期间早上总是九点才醒,现在早起变成了一件大难事了,紫烨定了闹钟7点起床,只要坚持21天就能恢复原来的习惯;桌上的课本现在看起来却是越发得简单,每一页都像一张熟悉的朋友的面孔;学生们送的祝福贴满了一块墙壁,每次看到,紫烨都感到满满的都是温馨。

那张“快乐、幸福、美满”是张扬的祝福,现在她都上高二了吧。小牧老师搬进来时,张扬同学便搬走了。

还记得那天小牧老师抱着一大束郁金香来紫烨家表白,他那傻傻的腼腆的样子,就像一只搁浅在沙滩上的海豚,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手忙脚乱不知该干什么才好。紫烨也是惊慌得不得了,她没料到小牧老师会“突然袭击”,运动会没过几天就“找上门”了。看着小牧老师抱着一束花蹑手蹑脚地站在那,紫烨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呢,直到小牧老师磕磕绊绊地说出“我可以把这束花送给你吗,我可以向你表达爱慕吗,你愿意和我一起去看日出吗?”,说着把花举到了紫烨身前,却不敢看紫烨的眼睛。

紫烨傻傻地愣在那里,脑海里一片空白,她看到眼前是一片花海,小牧老师的眼睛闪烁着灵动的光彩,如炽热的太阳,她情不自禁地接过了花,和花海拥抱,一同沐浴着阳光。过了很久,她才从梦幻中醒来,才意识到小牧老师在向自己表白,她发现自己手中抱着的花,一阵惊慌失措,想把花送回小牧老师,又觉得不好意思,她看看四周,发现小南、小玉和张扬都在看着自己,周身一圈也没有可以放花的地方,她不知道该说“我愿意”还是“不愿意”,就像身处于无尽的大海而找不到方向。

这时小玉走了过来,对小牧老师说:“啊,是小牧老师吧,经常听紫烨提起你,好漂亮的花啊,今晚不如留下来吃饭吧。”

小牧老师微笑着点头道:“谢谢阿姨!叫我小牧就好。”

和我一起下厨吧,今天是小牧第一次捧着花来家里做客。”小玉接过紫烨手中的花,又对小牧老师说道,“小牧你随便坐啊,就当自己家。”

来到厨房,紫烨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刚才真是有一种溺水的感觉,现在紫烨的心一个劲儿地扑通扑通乱跳,小牧老师刚才的声音不断地在脑海中回荡,就像做梦。突然紫烨狠狠捏了自己一下,不禁感到一阵剧痛,自言自语道“紫烨你真笨,怎么不立刻答应说‘我愿意’呢!”她感到一阵焦急,有冲出去大声回复“我愿意”的冲动,可惜最好的时机已经错过了,可恶的时间就不能倒回刚才那一刻吗。

很快小玉就做出了几道可口的菜肴,紫烨却一直在寻思过会儿怎么弥补刚才的“过失”。紫烨把菜往桌上端,小牧老师赶紧跑过来接,紫烨不好意思地把菜递给小牧老师,又去取碗筷了。

五个人围坐在桌旁,却一时有些不太协调。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看桌上的菜,都不敢先动一动。小玉看出了一些端倪,对张扬和小南说道:“你们俩赶快吃饭,吃完饭去写作业,”又对小牧老师说道:“小牧,快尝尝这菜做得怎么样。”

张扬、小南接到号令后,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小牧笑了笑开始慢慢地品尝,他每吃一口都仔细地咀嚼,然后点头微笑称赞道“好吃,好吃”;禁锢已经打开,紫烨也漫不经心地开始吃饭。

我吃饱了”“我也吃饱了”张扬和小南相继放下碗筷。“快去写作业吧,要认真写啊!”小玉指指书房的位置。没过一会儿,小玉笑着说道:“我也吃饱了,我正在追的电视剧快开始了,我得赶紧去看了,你们慢慢吃。”已经站起身来准备回屋了。小牧赶紧也站了起来,说道:“谢谢阿姨,谢谢您的款待,您做的每道菜都非常好吃。”小玉边走边说道:“喜欢吃就常常来吃,不要客气。”吱呀一声消失在了门后面。

现在这里空荡荡的只剩小牧和紫烨两个人了。

小牧呵呵地笑着说:“你的家人都很好客,很有趣啊。”

他们一向如此。”紫烨已经领会了小玉他们的美意。

小牧点头点了半天,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便问道:“张扬在这还好吧,照顾她一定很费心思吧。”

紫烨点点头,回答道:“这是我们做老师的应该尽的责任,我也很喜欢张扬,她挺懂事的。”

小牧漫无目的地看看四周,突然眼前一亮,怯怯地问道:“你喜欢我送的花吗?”

紫烨突然心里一震,跟着小牧的视线看到了那束郁金香,“我很喜欢,这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花。”紫烨脸上已经红云旖旎了。

小牧心中一阵欢喜,知道这次表白已经成功了,他笑着说:“紫烨老师,奥,以后我能称呼你‘紫烨’吗,你可以叫我小牧。”紫烨点点头同意了这个建议。“紫烨,紫烨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小牧一边说一边用全身细胞体悟着“紫烨”这两个字的韵意,“你一定很喜欢运动吧,看你在运动会上的表现,真是漂亮极了。”

紫烨每听到小牧叫一声“紫烨”心里都会震一下,这是她的名字,是和她息息相关的两个字,是她的化身。紫烨心里美滋滋的,能得到小牧老师的称赞,她简直要膨胀了,“小牧老师,奥不,小牧,你也很棒,我看到你在球场上就像一阵风,雨丝中斜斜的风,让人陶醉。”突然说出“小牧”这两个字,让紫烨感到很不适应,在心里默默加上“老师”才变得自然,仿佛“小牧”和“小牧老师”是两个不一样的人。

两人说话的速度都很慢,也不敢长时间盯着对方看,他们每次说完自己的话都要偷偷看看对方,用全身的细胞体会对方的感觉。这是一种高效的交流方式,只存在于恋爱的开始阶段,用这种方式交流,他们能在短时间得到大量对方情感世界的信息,进入彼此的内心世界,开始互相了解。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经九点半了。在紫烨家待得太晚显得不礼貌,虽然有些不舍,小牧还是说出了再见,在小牧刚要走出门时,紫烨突然喊道:“小牧,明天早上我们一起看日出好吗?”。小牧转身,笑着点头同意了这个好提议。

小牧刚走,张扬和小南从房间跑了出来,两人脸上带着邪恶的笑意,仿佛发现了什么秘密,“看日出,看日出,我也要去,我也要去。”有恃无恐地喊着。

紫烨一阵无奈,自从张扬来后,对待小南再也不能“简单粗暴”了,来了一个张扬,其实是增加了两个“张扬”,真是“买一赠一”啊。不过紫烨还是满心欢喜的,真没想到小牧会向自己表白,就像做梦一样,紫烨笑着说:“你们想去,那好,明天一起去吧。”心里却想“才不带你们呢”。

来到卧室,紫烨又一次盯着小牧送的郁金香出了神,她一朵一朵地数了起来,数完有多少朵,竟数起花瓣来。在这花的海洋里,迎面吹来阵阵清香,紫烨心中有一千只小马在花海里奔腾欢呼,她有些难以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因为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无数次从梦幻中期待着这一刻,等到它真的到来,依然有种梦境的感觉,只有在梦境里才有这么美妙的事情。想到自己不远万里从太阳界来到地球,冒着巨大的危险,追求着虚无缥缈的感觉,遇见小牧,得到小牧的爱,这一切的一切真的太难得了,沉浸在收获幸福的喜悦里,紫烨心中的一千只小马变成了一万只,一百万只...

一个晚上没睡着,一想到和小牧一起看日出,紫烨心里就一阵波涛汹涌,无数次看挂在墙上的钟表,今天它走得出奇的慢,真恨不得把它拿下来,帮它走快一点。总算到了5点,这一个晚上,似乎比一辈子还长,紫烨起床梳洗,窗外还一片漆黑,没有一点黎明的感觉。紫烨小心翼翼地行动,生怕惊醒了张扬。在镜子中看到自己整洁的头发,大大的眼睛,紫烨满意地点了点头。离约定的时间还早,紫烨已经打算出门了,总归是要等时间像蜗牛一样慢慢地爬,她更愿意到约定的地点去等。

一出门,外面竟下着蒙蒙细雨,紫烨只好去找一把雨伞,找雨伞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一把椅子,紫烨心里一惊便风一样的冲进了雨中,“绝对不能带张扬他们”,心里一阵喜悦。很快紫烨意识到“天空正在下雨,一会儿怎么还能看到日出呢?”,紫烨心中一惊,日出泡汤了!真让人沮丧。

紫烨来到约定地点,远远地看到一个人打着一把蓝色的伞,她肯定那就是小牧,便大声喊道“小牧老师,小牧、小牧...”并加快了脚步。来人果然是小牧,听到紫烨的呼喊也走了过来。“你来得真早”紫烨本以为自己是先到的一个。“你来得也很早啊,我刚刚到”小牧呵呵笑着说,看着紫烨一脸沮丧,又说道“计划赶不上变化啊,看来我们要更改计划了,不如来一场‘雨中漫步’吧”。紫烨稍一寻思,“雨中漫步也不错,做什么其实不重要,主要看和什么人在一起”,两人一拍即合,看日出改为雨中漫步。

紫烨和小牧沿着玄武湖的小路肩并肩走着,清晨湖边人还很少,偶尔可以看到有一两个人从身边经过,四周很静,蒙蒙细雨又为他们的二人世界拉上了一层罗幕。小牧指着旁边的湖水说道:“我更喜欢雨中的景色,你看这雨中的湖光山色,这雨中的花草树木,在雨中洗去了尘世的污浊,现在变得多么清新脱俗,她们就像...像朱自清在《荷塘月色》中写道的‘刚出浴的美人’”。紫烨“奥”了一声,努力想象着小牧说的“荷塘月色”和“刚出浴的美人”感觉小牧描绘的景象真的很美,渐渐地对这雨中的景色好感倍增。

小牧从路边捡起两片鹅黄如玉的银杏叶子,给了紫烨一片,又接着说道:“小时候,常常光着脚丫,和小伙伴一起在雨中玩耍,一起追踪打闹,那时我们是雨中的精灵,长大后就只会躲在雨伞底下了。”紫烨一边看着银杏叶清晰的脉络,一边听小牧讲小时候的故事,她努力想象在雨中玩耍的情景,问道:“那一定很好玩吧?”已经有了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确实很好玩,真怀念小时候啊!”小牧眼睛看着前方。紫烨不禁也怀念起自己小时候的趣事,她很想和小牧分享小时候的快乐,只是不知道怎么说。

太阳界里有一种游戏,几乎所有的小孩都喜欢玩,紫烨小时候也经常去玩,游戏的名字叫“云雪密境”。那是一个冰雪和云雾结合的世界,但又不像冰雪世界那样寒冷,也不像云雾里那样模糊,身处其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地面是雪铺成的,天空上的云朵可以摸到,清亮柔腻,白雪皑皑,其中又有一些房屋树木,整个世界就像一幅水墨山水画;有些地方没有重力,人们可以飞到云海里,可以腾云驾雾,小孩子们可以在里面捉迷藏。紫烨记得有一次她和小伙伴们穿着飞行鞋在云里追逐,一会儿穿行在云雾里,一会儿又在雪地里起起落落,真是太开心了。

小牧接着说道:“上次我脚受伤,是你扶着我,那也是个雨天,还没来得及感谢你,这次让我为你打伞吧。”说着把伞的大半移到紫烨头上。紫烨竟感到小牧说的话很有道理无法反驳,她收起了自己的伞,两人在一把蓝蓝的小伞下继续向前漫步。两个人打一把伞还是显得有些紧张的,不知不觉中,紫烨和小牧靠得越来越近,紫烨的手已经附在了小牧的胳膊上,这样看上去就真的很像一对情侣了。

远处的紫金山已经有一半消失在了云雾中,小牧指着山说:“哦,真像是仙境啊,你是不是从天而降的仙女?”

紫烨心中一惊,她确实是从天而降,至于什么仙女那却不是了,“呵呵,我哪是什么仙女,我就是个小花痴。”说完突然闭嘴感到自己说出了什么不该说的秘密。

小牧笑而不语,过了一会儿说道:“刚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被你吸引了,我从你楚楚动人的眼睛中看到了浓浓的善意,清澈如水没有半点杂质,我心里异常吃惊,从那时起我就从心底里觉得你不是尘世的凡人,而是个天上的仙女。”

紫烨心中一阵甜蜜,不过也是一阵害羞,自己果然表现得太明显了,小牧一开始就看出了自己的小心思,“你是不是也从我的眼睛里看到了浓浓的爱意?”紫烨羞羞地问道。

小牧却说道:“开始我是觉得是因为我先对你有好感才会感觉你的眼神中充满了善意,后来与你接触的越来越多,我也越来越喜欢你,更加让人欣喜的是你似乎也不讨厌我,从你的眼睛中我看到了更多的善意,不过我还是不能确定这是不是因为我越来越喜欢你的缘故。你知道的,人们很容易受自己的主观意识影响,我觉得我看到的有很大部分是我自己的感情在你目光中的反射。”

紫烨笑了笑,心想果然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杨晶就是明证了,她一开始就看出了小牧对紫烨的感情,紫烨却被蒙在鼓里。小牧也是一样,紫烨明明表现地很明显,他却以为是自己情感的反射。

直到我在足球比赛中受伤,看到你冲到球场上担心非常的样子,我才确定你似乎也很关心我。后来球队的朋友,一个个都问我什么时候交了这么一位漂亮的女朋友,我只能无奈地笑笑以示回应。”小牧回过头来看着紫烨,双目中爱意流转。

紫烨不好意思地说道:“一想到冲到场上那件事,我就觉得好丢脸啊!当时没想太多,后来我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大胆,毕竟,毕竟我们还没有确定关系。”

小牧哈哈笑道:“我的队友都以为我在秀恩爱,狂虐单身狗呢,他们要求我请客,还要叫上你呢。”

紫烨恍然大悟,别人并不知道自己和小牧什么时候确立的恋人关系,都会理所应当地以为两人是结结实实的情侣,她又想到了那天医生说的话,这就更加确定无疑了。“我去是没问题的,只是如果他们问起最初是谁先追的谁,能不能说是你先追的我,我听说在地球上女追男是很丢脸的事。”紫烨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小牧。

呵呵,紫烨你真的好幽默啊!本来就是我送花向你表白的,这还用说?不过你刚才说‘在地球上’是什么意思?”小牧眨眨眼睛问道。

紫烨心中咯噔一下,脑袋中一阵电光火石地运转,吞吞吐吐道:“我的意思是,仙女所在的天上可能就不会是这样了。”

小牧听完称赞道:“说得对,说得对,你的思维很活跃啊。”

紫烨心中长长出了一口气,差点就露馅了,已经是急出了一身冷汗。这时紫烨突然看到小牧左肩有一大半身子已经被雨淋湿了,显然小牧的伞大部分都打在了紫烨头顶上,紫烨心中一动,抢过了小牧手中的伞,收起来,向远处跑去,一边跑一边喊“来追我啊!来追我啊!”。小牧先是一惊,立刻会意追了上去。很久没有赤裸裸地在雨中奔跑过了,经过和风细雨的洗礼,小牧有一种回到童年的熟悉的感觉。小牧追上紫烨,两人就不打伞了,让雨水尽情地往身上挥洒,天地间的雨幕为这对初开的情侣营造了一个私密的空间,把其他人都关在了雨幕外面,两个人可以尽情地窃窃私语了。

回到家,紫烨已经是一株浇太多水的水仙花了,一进屋就看见张扬坐在沙发上,紫烨心中一惊,这是要“兴师问罪”啊!紫烨放慢脚步,悄悄地向自己卧室走去,心中祈祷着“她看不见我,她看不见我。”就这样竟走到了房间门口,紫烨心中一喜,刚打算推门闪进屋去,却听到“紫烨老师,我们准备出发了吗?我在这等你好久了,就怕你不带我。”还是被张扬发现了。

紫烨转身装出一副沮丧的样子说道:“你看看我这样子,外面下雨了,哪还有日出看,计划取消了。”心想计划确实是取消了,然后改成了雨中漫步。

杨晶有些失望地说道:“那我们把看日出改为雨中漫步吧,我听说下雨天巧克力和音乐更配呢!”

紫烨一阵无语,这下没那么容易忽悠过去了。“但是时间来不及了,待会儿我还要去上课,好了我要回屋换件衣服了。”紫烨急急忙忙好像很着急的样子,推门就想进屋了。

杨晶笑呵呵地说道:“紫烨老师,你忘了吗,今天是周末,不用上课啊。”

紫烨先是一愣,心中咒骂到“该死的周末”,无奈只好承认,早上已经和小牧一起雨中漫步过了,这不刚回来吗。杨晶很生气地说:“紫烨老师,你身为人民教师却言而无信,说好的一起去,最后却不带我了。”紫烨却狡辩道:“答应带你一起去看日出,却没说带你去雨中漫步啊,这不算失信。”杨晶不以为然地说道:“失信的事我可以不计较,也可以不告诉别人,只是你和小牧老师的故事要讲给我听,这样我们就两清了。”紫烨眼睛瞅瞅天花板说道:“这是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问太多。”

张扬低着头,不一会儿竟然抽泣起来,“你总说让我对你坦诚,有什么问题就问你,你会帮我解答,我心里想什么都告诉你,可是你对我却不坦诚相待,什么事都不和我说,你总说我们小孩子的爱情观不对,可是我刚才向你学习正确的爱情观,你又不教我。”张扬偷偷看了看紫烨,发现紫烨已经被自己打动了,她又放慢声音说道:“我是一个有过一次失败的感情经历的学生,我又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里,我好可怜啊,没人教我怎样面对爱情问题,我好可怜啊!”

这下正中紫烨下怀,她让张扬对自己打开心扉,现在她有疑惑,自己又不悉心替她解答,这是不负责任的;想要张扬早日走出以往的阴影,就要用正确的观念去引导她。紫烨看到张扬低着头站在那里,不时抽泣一两声,心里更是同情了,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好吧,我就满足你的要求吧,不过先让我换件衣服,我都快感冒了。”听到紫烨的话,张扬破涕为笑,“好好,我等你。”蹦蹦跳跳地回到原来的位置坐等起来。

当紫烨再次回到客厅时,她看到了让她惊呆的一幕,张扬、小南、小玉端坐在沙发上,正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就像三个准备听童话故事的小学生。张扬对满脸呆萌的紫烨招招手说道:“来来,快来讲故事啦,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紫烨指着小南和小玉说道:“这...这是怎么回事?”张扬笑着说:“他们也想听。”

紫烨略一寻思,已经知道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了,不过多了两个人,紫烨是一点都不害怕的,因为小南和小玉是绝对可靠的。紫烨咳了咳说道:“好吧,反正一个人也是讲,三个人也是听,我讲的都是真的,也不怕人多。是小牧先追的我!”说后一句话的时候,紫烨显然有些底气不足,她环视了一下三人,发现并没有人提出异议,便松了口气。紫烨从“放榜”那件事说起,一直说到小牧表白那天傍晚,其间大大淡化了自己的花痴,增添了许多富有教育意义的桥段,整体保证了故事的真实性和教育意义。

听完紫烨讲的故事,张扬问道:“小牧老师喜欢你,你也喜欢小牧老师?”

是的,爱情必须是两个人的事情,不能勉强,不能凑合。”紫烨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张扬又问道:“是小牧老师先喜欢你,你才喜欢小牧老师的,你喜欢他哪里?”

紫烨听张扬的这个问题感觉怪怪的,依张扬的逻辑如果小牧不喜欢自己,自己也不会喜欢小牧,那反过来如果自己没有对小牧表示好感,小牧也不会向自己表白了?现在自己也有点乱了,她想了想只回答了后面的问题:“喜欢他的眼睛,温文尔雅如阳光,喜欢他的小胡子,沉稳而精神,还有他的头发好有型,他很帅、气质优雅,为人正直,乐于助人,反正哪哪都好。”紫烨手舞足蹈地一边说一边比划着,心里也是一阵甜蜜。

张扬似乎有所感悟,努力体会着紫烨的情感,她有些似懂非懂,有些迷惑。其实爱情很简单,但是如果去深深地体会它,又会感觉到它难以琢磨,是世界上最让人不能理解的东西了;如果有人问爱情是什么,那就更难回答了,对于爱情,我们每个人似乎都不陌生,但要形容它是什么,却是谁也说不清。古代有句话叫做“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这也不完整,它似乎只描述了悲情的方面,应该把爱情光明欢喜的一面补上,改为“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乐忘生死,生死相许。”

紫烨见自己的现身说法似乎很有效,便进一步根据自己的切身体会总结道:“总之爱情是一种感觉,当你爱一个人时你会情不自禁地学习他,去爱他爱的东西,你会认为他完美无瑕,喜欢他的优点也喜欢他的缺点。”紫烨竟发现自己不自觉地应用了小牧“爱屋及乌”“情人眼里出西施”的观点,然后她干脆提炼了一下,“就是所谓的‘爱屋及乌’‘情人眼里出西施’”她不禁嘴角翘了翘,笑了笑自己,“可是你一定要把这种感觉和青少年好奇和仰慕的感觉分开,只有当你能分清的时候你才能付诸实践,不然很容易犯错误。只是爱情这个东西本身太复杂,我说的也不完整,有些地方可能还是自己的一些偏见,希望你听了之后能够解开一些心中的疑惑。”

我会看着你和小牧老师,直到你们共同走入婚姻的殿堂。”张扬的语气中有着超出她年龄的成熟感。

紫烨笑笑说道:“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

日出还是要看的,就在第二天,紫烨看了天气预报,今天肯定没雨,而且是个大晴天。雨后初晴,空气比平时干净得多,周围还弥漫着花草的清香,紫烨和小牧早早地就来到了约定的地点,夜色中只有最亮的几颗星星可以看到,它们眨着眼睛正在看着下面坐在山坡上的小牧和紫烨,也许正是因为天空中还有这几个偷窥者,他俩竟然没有手拉着手。

此刻正是凌晨六点的密境,周围静悄悄的,仿佛世界上就只有他们两个人。“看,前面已经渐渐变白了。”小牧惊喜地说道,这时天空中的偷窥者已经被亮瞎了眼睛。紫烨的心跳在加快,她从来没有这样关注过太阳,日出大概会持续两分钟,就像昙花一现,不过此时紫烨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之所以这么小心翼翼谨慎专注完全是因为身旁的小牧。

快看,太阳的上边缘已经露出来了。”小牧用手指给紫烨看。太阳慢慢上升,放出璀璨光芒,不知是谁吐出的明珠,只一眨眼太阳就跳出来了,哪有两分钟,紫烨在想“书上是骗人的吧”,她偷偷地斜眼看向小牧,发现小牧正在专注地看太阳,阳光穿过他长长的睫毛在他瞳孔中闪烁,紫烨被深深地吸引了,这远比远处真正的太阳漂亮得多。

这时小牧突然转头看紫烨,两人的目光相遇还没有万分之一秒,紫烨就赶紧转头去看太阳了,心里扑通扑通乱跳一阵,根本没去注意到天边的太阳。“日出好美,就像母亲的拥抱。”小牧喃喃地说道,这是一句很有诗意的话,他可能心中正自鸣得意呢,在妹子面前卖弄是男人的本能。

听了小牧的描绘,紫烨定睛去看,真的看到了母亲的面孔,母亲正在太阳里面看着自己,她一定很想念自己吧,这时紫烨突然意识到太阳是自己的家,现在自己却坐在离家1.5亿千米的地方看着它,一股思乡之情排山倒海般涌上心头,两眼含着的泪花雪崩般滚落,想家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不知过了多久紫烨突然听到小牧的声音“你怎么哭了,你怎么哭了?...”不知已经问了几声了。紫烨用手擦着眼泪说道:“想家了。”小牧递过一张纸巾,微笑着说道:“你也觉得日出像母亲的拥抱啊?”紫烨点点头,其实她觉得太阳是自己的家。伤心的感觉还在,眼泪也还在簌簌地流,不知什么时候小牧的一只手手已经放在了紫烨的肩上,另一只手已经和紫烨的手拉在了一起。阳光从小牧和紫烨的身体间隙穿过,从背后看,他俩像两座小山,中间搭起了一座小桥,两座小山越靠越近,间隙越来越小,渐渐地阳光穿过间隙变成了七彩的梦泡,中间的小桥变成了一道亮丽的彩虹桥。

约会的时光就像日出一样短暂,分别的日子却像长夜一样漫长。

回家后张扬竟开门见山、一针见血问道“接没接吻?”,紫烨傻傻地摇了摇头;张扬又问道:“牵没牵手”,紫烨又傻傻地摇了摇头,摇完头发现不对又使劲地点起头来。本来有些失望的张扬立刻来了精神,“那时你是什么感觉?”。紫烨摇着头说道:“我忘了。”当时只顾着伤心想家了,却忘了用心感受牵手是什么感觉,紫烨也一阵懊恼,虽然不记得牵手具体是什么感觉,但是当时在阳光下,在母亲的注视中,在小牧的怀抱里,感觉全身暖暖的,心里甜蜜蜜的,非常满足非常幸福。

紫烨确实没有令张扬失望,看着小紫烨和小小牧爬来爬去螨跚学步,看着小牧忙碌的背影,一家四口其乐融融,这便是爱情结出的果实了。张扬似乎早就看到了这样的场景,所以她没等到紫烨的婚礼就承认了紫烨和小牧的爱情。

张扬在紫烨家一共待了三个月,最后一个月见证了紫烨和小牧的爱情。张扬离开紫烨家时抱着紫烨大哭道:“我不能再在这住下去了,我怕再多住一刻我就再也舍不得离开了。”张扬要走时紫烨也很伤心,她明白张扬的心情,张扬是不可能永远住在这里的,如果终究要离开的话,过多的挽留就是更多的伤痛。紫烨抚摸着张扬的头说:“不用伤心,想我们了随时可以来看我们,我也会经常去检查你的作业的。”紫烨已经把张扬当作妹妹一样了,张扬要走,这句话同样也是她对自己的安慰。

这是张扬父亲第三次来紫烨家接张扬,他每个月来一次,前两次都被张扬拒绝了。听说张扬要走,小牧和杨晶也来送张扬了。杨晶每次来紫烨家都不忘给张扬和小南带点好吃的,都是她自己做的,别处买不到,此刻杨晶拿着一盒张扬最喜欢吃的椰蓉酥缓缓地递给张扬,张扬看着杨晶眼泪簌簌地往下落,大概是在为以后再也吃不到杨晶做的糕点而伤心。

自从小牧和紫烨正式交往以来,小牧也成了这里的常客,和紫烨一起出去游山玩水时有时也会带上张扬和小南,带他们去游乐场比较多,张扬偷听紫烨和小牧说悄悄话,经常被发现,小牧每次都不得不中止酝酿中的情绪,尴尬地笑笑,然后去买个冰淇淋给偷窥者吃。张扬每次都不领情的说“紫烨老师有了你之后,就不关心我了,这个冰淇淋就算你对我小小的补偿吧。”这时小牧心中也有一些愧疚,他是同意张扬的观点的。张扬哭完哽咽着对小牧说道:“我走了之后,你要对紫烨老师更好,不能欺负她。”小牧认真地点着头回答道:“我保证一定替你照顾好你的紫烨老师。”

我也会好好照顾自己,不让大家担心。”说到这里张扬已经泣不成声了。张扬哽咽着半天无语,突然就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紫烨刚追出门,又马上停了下来,她理解张扬的心情。大家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天空中漂浮着淡淡的离别的忧伤。没想到张扬能够答应回家,更没想到张扬变得这样懂事,张扬的父亲老泪纵横地鞠躬感谢紫烨他们,最后他拿出三万块钱,对紫烨说道:“张扬在您这叨扰了这么长时间,您对她的照顾我们无法报答,她的生活费务必由我来支付,请千万不要拒绝。”紫烨傻傻地接过了钱,心中还在挂念着张扬,一种忧郁的感觉萦绕在心头久久不能消散。

饭做好了,快来吃饭啦。”远处传来小牧的声音,紫烨舌头一动,竟生出了不少唾液,肚子还真是饿了。桌上整齐地摆着四样菜,四种颜色,真是赏心悦目。紫烨忍不住要大快朵颐了,小牧喜欢看紫烨吃东西,那种专注的眼神和快乐的神情是对厨师最大的褒奖。小小牧和小紫烨也要来吃东西了,他们看到一桌子可口的菜肴非常激动,不住地想往桌子上爬。紫烨抱着小小牧喂他喝粥,他却吧唧吧唧有一大半都吃到了脸上,弄得全身都是,每次喂饭,都让紫烨顿感无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34297-1087793.html

上一篇:酒楼猜谜
下一篇:小牧的老师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9 00: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