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qdai 上海大学教授

留言板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413]戴世强   2013-6-9 04:52
告博友:
我在去年7月29日的博文(见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0732-596972.html)中推介的书已于今年3月由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出版发行。书名改成《华尔街数学——我的数学人生》。感兴趣的朋友可到购书网(如当当网)购买。
[412]刘海琼   2013-5-30 22:48
尊敬的戴老师,好久未拜读到您的博文了,您好吗?
我的回复(2013-5-31 16:53):访港回来后,我进医院接受了一番“修理”,治疗“三高”,出院一周后忙于“还债”,无暇顾及博客,从现在开始将回复上网频率。
谢谢你的关心!
[411]孟春霞   2013-5-27 19:13
戴教授您好,我是孟春霞,在您的鼓励下,我终于鼓起勇气,拿起笔,写了两篇文章,放在我的QQ空间里了。  我每天有空的时候也看看博客网他人的精彩博文,有不小的收获。与戴教授的相识,使我开阔了眼界,增长了见识,不胜感激!
我的回复(2013-5-31 16:56):希望你也在科学网建立自己的博客!
[410]杨晓东   2013-5-24 17:53
戴老师,您好,两个月没有看到您的博文,您一切可安好?
我的回复(2013-5-31 16:55):访港回来后,我进医院接受了一番“修理”,治疗“三高”,出院一周后忙于“还债”,无暇顾及博客,从现在开始将恢复上网频率。
谢谢你的关心!
[409]龙涛   2013-5-22 22:58
戴老师,您好。请问,现在有没有渠道可以自然科学基金的中标者最终上交给自然科学委员会的结题报告?或者说这类结题报告有没有向公众开放?
我的回复(2013-5-31 16:58):我对此不甚了解,有空问问我在基金委的朋友,然后告诉你。
[408]chenvc   2013-5-17 07:31
戴教授, 您好。我是陈捷,是 “科学研究的艺术”一书中译本的译者。曾先后给您发过两个e-mail到您的sqdai@shu.edu.cn以及sqdai@staff.shu.edu.cn地址,想来未收到 。希望跟您联系。我的地址是chenvc@cox.net。  谢谢,陈捷
我的回复(2013-5-31 17:02):陈捷:久闻大名,非常想与你建立联系。我的邮箱是:sqdai@shu.edu.cn,也就是说,你说的第一个地址是对的。每天收到的垃圾邮件太多,可能误删了你的邮件,请在邮件名上写上:“我是陈捷”。盼着你的邮件。
[407]孟春霞   2013-5-7 21:51
戴教授您好,感谢您的回复,谢谢您"关于如何提高语言表达能力"的 指导,我一定会按照您的教诲去做。
[406]白延琴   2013-5-6 11:01
戴教授, 您好!经常拜读您的博文, 受益匪浅。您近期在关注什么方面的课题?
[405]shanyaodan   2013-5-1 14:48
戴老师,非常感谢您的回复,分享您的经历!我会按照您的宝贵建议,努力去做的。
[404]孟春霞   2013-4-21 21:15
戴教授您好:我是760研究所哟的孟春霞,4月19日在无锡中国舰船研究院硕士生导师培训班上聆听了您的讲座“关于科研方法的思考”,受益匪浅。我目前的科研方向是水声工程,现在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申请很感兴趣,但因为之前没有申请过,觉得无从下手,不知该怎么写标书。恳请戴教授能给我发几份相关方向的成功标书,我好学习学习。
我的邮箱是53359229@qq.com
万分感谢。
我的回复(2013-4-30 05:31):很高兴有机会与你交流。将抽空给你发去我的学生申请基金项目成功的标书,仅供参考。
[403]shanyaodan   2013-4-20 21:42
戴老师,我经常浏览您的博文,受益良多。我现在担任某大学某学院的系主任,感觉事务性的工作颇多,对自己的科研时间和精力有很明显的影响。我的兴趣还是在学术研究和教学工作上,所以很想辞掉系主任职务,就像您在某篇博文中所说“做科研要心无旁骛”。但是跟院领导提出来,又很轻易地被驳回来。现在比较纠结。想听听您有什么好的建议?谢谢!
我的回复(2013-4-30 06:30):按我的理解,系主任是为老师们服务的一个岗位,上级和同事信任你,应努力做好,但最好有个任期,长期做下去的确会影响自己的研究和教学。
我告诉你自己的一段经历。我按钱伟长先生的要求,当过本研究所的副所长,职责方面与负责系里的管理工作差不多,当了5年之后,我感到太影响自己的科研、教学了,很想急流勇退,正好有到原苏联做“高级访问学者”的机会,于是就请辞;回来后,看到继任者干得不错,就赢得一直摆脱行政管理的机会。我建议你如法炮制,现在不是有公派留学的机会吗?努力争取一下,从系主任岗位上“溜之乎也”,不过,在岗之时仍应把工作做好。
[402]shenqiang19   2013-4-8 23:49
好文共享:

伊人:美国青年上山下乡
发布者 siyu 在 13-04-08 08:00

上山下乡曾经是多少中国父母和青年的噩梦。我记得当年我的表哥表姐都去了黑龙江建设兵团,虽然一开始去的时候兴高采烈,可是没过两年就都开始动脑筋想离开那儿。不仅是因为生活的艰苦,更是因为对未来的无望,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否一辈子就要在冰天雪地的北国度过了。后来他们都办了病退回杭州,可是表哥是真的病了,在兵团烧锅炉把眼睛“烧”成了青光眼,近乎失明。回城之后也很难找到就业机会,可算是上山下乡的牺牲品。

但是,也有许多上过山下过乡的知识青年在这个艰苦卓绝的过程中历练了自己,从此敢于面对工作和生活中最严峻的挑战。他们不怕苦、不怕饿、不怕累、甚至不怕死。对比他们,我常常感到自己经历中的欠缺。

缺少生活的磨练这一点,在我对自己的女儿的观察中感觉愈发明显。女儿在美国出生成长,无论是物质生活还是精神生活都十分充裕丰富,从来不需要为生活发愁。我们虽然从不娇惯,但是很自然地她们就表现出不能“吃苦”的状态。比方说,在家里看到一只苍蝇或蜘蛛就害怕得尖叫,并逃得远远的;在野外爬山,遇到蚊虫的叮咬或者烈日的暴晒就要打道回府;在旅游景点(特别是在中国旅行)闻到厕所的臭气,看到不是抽水马桶就坚决不肯上厕所等等,不一而足。但是我们又不能人为地制造艰苦环境锻炼她们,怎么办呢?

没想到机会来了。去年春天的时候,女儿上大学二年级,她说学校有许多暑期项目,大多是去不发达国家和地区“扶贫”的,总共两个月时间,她有兴趣参加,但还没有选好去哪个国家。我们问她为什么有兴趣,她说据去过的同学反映,这是一个重要的人生经历,会使人产生脱胎换骨的感觉(Transformational experience),她想去尝试一下。我一听,坚决赞成,到学校网站上查阅,发现这个项目内容丰富,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扶贫主题,而且每个国家都有一个指导员负责学生的各项活动,这个指导员多数是他们本校的老师,个别的是民间慈善机构的工作人员。学生有兴趣参加的,需要填写一份很厚的表格,并且要清晰阐述自己为什么参加的原因。有的国家和项目申请者众多,所以并非每个有参加愿望的学生都能如愿以偿。我仔细看了几个项目,比如柬埔寨的、越南的、泰国的、中国的、还有一些南美和欧洲国家的,都很有意思。最后女儿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了一个和环境保护这个主题有关的项目,地点在泰国的清迈。

她被录取之后,就开始去泰国的准备,比如要打好多种预防针、申请签证等等。同时我们又开始担心几件事:首先是指导员是否可信可靠?其次是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生活安全有无保障?再次是其他参加此项目的学生素质如何?男女比例如何?此外,那儿的居住环境、食品卫生、医疗条件又怎么样?带着这些担心,我们送女儿上了飞机。

一个星期过去了,女儿杳无音讯。我们知道她住在一个大象农场里(Elephant Farm),那儿没有电话,也没有互联网,无法与我们联系。到了周末,她终于打来了电话,因为那时他们在曼谷的一个酒店居住。原来他们被允许每个周末离开大象农场去泰国的其他地方旅行。我们迫不及待地询问她各方面的情况,她说泰国的夏天很热很潮湿,农场没有空调也没有个人自己的卫生间,很难受,但她语气中丝毫没有抱怨的口气。他们总共十二个学生,每天花半天时间教当地的学龄儿童(从一年级到初中不等)学英语,另外半天不是种树就是和当地人一起研制有机肥皂、香波等产品。每天他们也花一些时间学习一些简单的泰语。在烈日下种树是一件相当苦的差使,尤其是挖坑的工作难度特别大。我想象身材苗条单薄的女儿挥锹挖地、汗如雨下的情景,忍不住微笑。

我们又问她饮食情况,她说他们每天自己烧饭做菜,大象农场主人会提供适当帮助。她说那儿没有煤气炉也没有电炉,要烧柴,所以他们几个同学分工合作,有的负责添柴火,有的负责扇风,有的负责洗菜切菜,每天到吃饭时分都忙得不亦乐乎。另外,因为房子四面透风,房顶上常常聚集了大量的苍蝇和虫子,一到他们做饭的时候,闻到香味就纷纷飞舞起来,所以他们还得有人专门负责赶或者打虫子。大部分虫子都是她以前没有见过的,个儿很大,样子也和凶猛。可喜的是,农场主人每天教他们做的菜味道都很好,尤其是泰国面(Pattai)的配方和炒作,特别好,他们每天都吃不厌。有时农场主人还让他们去骑大象逛街,是那种不用鞍子直接坐在大象背上的骑法,因为那样对大象更加自然仁慈。

六月底是女儿的20岁生日,我们为不能和她一起庆祝感觉遗憾,就出资让她宴请所有同学去饭店吃饭开生日Party。那天是个周末,他们一行一干完活就立刻坐飞机去了一个海滨城市,在有着清凉空调的酒店悠悠闲闲地吃饭聊天,度过了女儿生命中的重要一天。

两个月就这样过去了。看到女儿被晒得黝黑的脸庞和更加成熟的表情,我们心中感觉欣慰。在回学校之前,她整理了自己在泰国拍摄的照片,并且制作了可以连续放映的PPT,我看见了他们每一个同学充满生机的的笑脸,感受到他们在共“患难”过程中建立的深刻友谊。这两个月的不寻常岁月在他们人生中的意义将在未来的日子里慢慢体现出来。
去年12月底,我们全家一起去了越南和柬埔寨旅行,女儿明显表现出对该区域的地理和气候的熟悉,并且似乎勾起了她对泰国的许多回忆,一路上和我们讲了很多趣事。更另人吃惊的是,我们在湄公河边上的度假小村居住时,她看见一只苍蝇竟然立刻冲上去把它打死了!

什么叫脱胎换骨?我不得不称赞美国大学的这些短期“上山下乡”项目。

2013年4月于美国西雅图
[401]龙涛   2013-3-23 12:47
谢谢戴老师,谢谢博友lwx27!
[400]lwx27   2013-3-22 15:33
我帮戴老师回答longtao1988关于美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问题。美国的这个系统叫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NSF),相应的,中国这个系统的英文简写是NSFC。美国的资助信息可以在这个网站上查到http://search.engrant.com/Default.aspx,当然,这个网站上查询到的不仅限于NSF的资助。欧盟的情况我不清楚,请其他了解的朋友介绍。
我的回复(2013-3-22 16:47):谢谢你帮我解答问题!
[399]戴世强   2013-3-21 10:48
哪位博友能帮我回答longtao1988的问题?敬请留言。
[398]龙涛   2013-3-20 21:24
戴老师,请问美国和欧盟有没有我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那么一个系统,可以查询哪些得到了资助,项目的名称是什么,资助的金额为多少?并且是对外也可以查询的那种。
[397]cottonchi   2013-3-15 10:33
特别感谢戴老师在百忙之中为我修改国家基金!
我的回复(2013-3-15 11:26):愿你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396]卢东强   2013-3-10 06:34
Re: [431]刘建林博士:ICNM-6征文通知发过两轮了。录用通知和参会通知,马上发给投稿者了。
http://icnm6.shu.edu.cn/Default.aspx
http://blog.lehu.shu.edu.cn/dqlu/A386691.html

ICNM-VI Important Dates
Abstracts Submission:  1st Mar. 2013
First Notice: 15th = Mar.2013
Full Papers Submission: 1st Apr. 2013
Final Acceptance: 15th Apr. 2013
我的回复(2013-3-10 14:10):谢谢东强代我回复。
[395]刘建林   2013-3-8 22:03
谢谢戴老师。我很希望参加这次会议。
我的回复(2013-3-9 08:16):欢迎你与会!
[394]刘建林   2013-3-8 16:29
戴老师你好!请问ICNM6开始通知参会了吗?
我的回复(2013-3-8 16:37):我近期在香港访问,不知道ICNM6的筹办情况,应该发第二轮通知了吧!你不妨发邮件给我所副所长郭兴明教授问一问,他的邮箱:xmguo@shu.edu.cn。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7 11: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