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分享 在孩子们的心目中为何鲜有中国科学家的身影
热度 10 岳爱国 2018-11-15 06:19
在孩子们的心目中为何鲜有中国科学家的身影 现在的孩子们个个都是追星一族,所追的星五花八门,但大多是舞台上的、影视中的、各种娱乐节目里的,唯独鲜有中国科学家的身影。这样说不是故弄玄虚,是有根据的。 青年朗诵艺术家张松松偏好朗诵与科学相关的作品。在她所朗诵的作品中,有一篇由科学诗人 ...
个人分类: 杂文|3210 次阅读|14 个评论 热度 10
分享 再说始终
热度 2 岳爱国 2018-11-10 07:18
再说始终 之前写了一篇题为《“始终”的多层含义》的随笔,对“始终”这个词的多种用法进行了简单解释。意犹未尽,便有了此篇《再说始终》,只能算是“狗尾续猫”了。 世上所有的事物都是有始有终的,只不过每一个事物从始至终的发展速度不一样罢了。因此,我理解,始与终之间的计量单位是时间。 ...
个人分类: 散文|3898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秋思
岳爱国 2018-11-7 08:41
秋思 秋是多彩时节 湛蓝的天,白色的云,赤红的叶 更有那田间的农夫 在忙着秋收 最终,我把诗句 悄悄地记在了秋的梢头 秋是多梦时节 收获希望,收获幸福,收获爱情 还有对明天的期盼 在悄悄运筹 最终,我把秋思 默默地写在了心的诗头 &n ...
个人分类: 诗歌|654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当红叶疯了的时候
热度 3 岳爱国 2018-11-3 10:35
当红叶疯了的时候 有人会问,你的题目是不是写错了?没错。 “文革”结束后不久,有多个作家以《枫叶红了的时候》为题,分别创作了小说、话剧及电影,因此,“枫叶红了的时候”成了那个年代人们常挂在嘴边的一组词汇。可说着说着就有人说漏了嘴,将“枫叶红了的时候”说成了“红叶疯了的时候 ...
个人分类: 游记|1051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3
分享 “始终”的多层含义
岳爱国 2018-10-16 06:23
之前,虽然经常用到 “始终”二字,但却未曾求解二字之深意。自从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到了“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这句经典名句后,才开始对“始终”二字给予了更多一些的关注。关注的结果是,这两个字看似简单,实则大有乾坤。 还是先从 “始终”的本意说起,意为开头与结尾。 ...
个人分类: 随笔|436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老边沟,一条唯美的彩叶林之聚
热度 2 岳爱国 2018-10-11 08:36
老边沟,一条唯美的彩叶林之聚 2018.10.08 屐齿留痕 阅读 89 夜空的寂静 (钢琴曲) 老边沟高大的门楼 枫树叶红正当时 蓝天甘愿成为彩叶的陪衬 老边沟的秋就是红枫的春天 一条长长的溪流,让老边沟有了生命之源 秋日的枫,既留恋代表着青春 ...
个人分类: 图片|572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深秋,在雪霁的长白山天池
岳爱国 2018-10-10 16:03
深秋,在雪霁的长白山天池 2018.10.06 屐齿留痕 阅读 120 SOCAN钢琴轻音乐 前年的国庆节,我们去了新疆,其间我们游览了天山天池。说来也巧,头天刚刚下了一场好雪,第二天我们就上了天池。雪霁后的天山天池美不胜收!洁白的雪绕在瓦蓝的天池周边,仿佛给天池 ...
个人分类: 游记|481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遗留在罗布泊的脚印 ——为革命烈士彭加木而作
岳爱国 2018-10-9 05:27
遗留在罗布泊的脚印 ——为革命烈士彭加木而作 作者:岳爱国 你在留下 “我往东去找水井”草草的字条之后 便义无反顾地向罗布泊深处走去 天高地阔 沙海茫茫 你迎着一轮明灿灿的朝阳 脚下留下了一串生命的足迹 因为你 ...
个人分类: 诗歌|423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又闻琤瑽《满江红》 ——欣赏古筝曲《临安遗恨》有感
岳爱国 2018-9-22 14:57
又闻琤瑽《满江红》 ——欣赏古筝曲《临安遗恨》有感 当再一次听到那琤瑽如流水、笃笃如马蹄声脆、弦跃如历史回响的古筝曲《临安遗恨》的时候,我的心在这首古筝曲的撩拨下抽得紧紧的,无法释怀。 第一次欣赏由著名古筝演奏家王中山演奏的古筝曲《临安遗恨》是在中央电视台的音乐频道里, ...
个人分类: 散文|824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呼伦贝尔大草原
热度 3 岳爱国 2018-9-21 19:53
呼伦贝尔大草原 (再发《呼伦贝尔大草原》之说明:这是第三次在《科学网》上发《呼伦贝尔大草原》这篇文章了,之所以又发,肯定是与布仁巴雅尔仙逝有关。一个艺术生命还算年轻的蒙古汉子,居然被病魔夺去了生命,听闻这一消息的所有人都会扼腕惋惜,甚至唏嘘不止。我就是后者。无以为念,于是将这 ...
个人分类: 游记|1246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3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6 07: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