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g19554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g195544

博文

诸葛菜

已有 686 次阅读 2020-4-21 07:06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诸葛菜, 二月兰, 志愿者

诸葛菜

文/岳爱国

春日的清晨,只要天气允许,我们大多是要去奥森公园走一走的,这是我和妻每日的功课。往年,我们走步往往只走运动步道(为的是可以计算每日的行走距离),且多是在晚间。今年因时间充裕,我们改在了早晨去走步。另外,我们不再走单调的运动步道,而是走人稀幽静的支岔路,既是为了在疫情期间尽量避人,也为了多看些喜人的花花草草。

整个春天,公园里一直花开不断,从最早的迎春、玉兰,到接踵而至的桃花、杏花、樱花,再到较晚的海棠、丁香、郁金香等,带给爱花的人们的是“你方唱罢我登场”般的频频惊喜与快意。

正因为常走旁逸斜出般的小路,我们忽然发现了一种之前从未关注过的开着紫色间白小花儿的草本植物。似乎无意与夺人眼球的时令花仙们争春,它们以低微的姿态成片地开在非观赏区的树林间、山坡上、水塘旁……虽无意争春,却由于避开了吸睛名花们的主场,却也能赢得众人的欣赏目光。

微信图片_20200421064020.jpg

微信图片_20200421063929.jpg


清晨的阳光竭力普照,从茂密的枝叶间斜刺里筛下缕缕的光柱,将幽暗的树林幻成童话般的所在。本是干涸板结的树根处,由于有紫色花海般的小花儿的装点,便使得本是单调的林子生动了起来。人们再走过这片林子时,不论是油松林、白杨林,抑或是半山坡上的椿树林,都会放缓脚步。缓滞人们脚步的是林间的那片紫色花海。

微信图片_20200421063952.jpg

这种陌生的花儿唤作何名字?

好在手机里有“形色”等鉴别植物的APP。求助于它们,马上有了结果——诸葛菜,十字花科,诸葛菜属,别名:二月兰、二月蓝、翠紫花。

诸葛菜?多数人对这个植物都不熟悉。为何冠以“诸葛”二字,难道与某位名人有关?既然名字中有“菜”字,是不是可食用?

猜得靠谱。诸葛菜确实与姓诸葛的名人有关,这个名人就是大名鼎鼎的诸葛亮。诸葛菜确实可食用,凉拌、做馅、炒食均可。

相传诸葛亮曾担任过刘备军中的军事中侍郎,主管军粮和赋税。当时的蜀军兵多将广,对粮草的需求自然就大,难免会有缺粮少菜的时候。一次诸葛亮在军营之外的林子里散步,见到一种开紫花的植物,问随行的兵士此植物何名?可否食用?有识得这种植物的兵士回答,此植物叫做二月兰,叶子和茎都能吃。诸葛亮闻听大喜,便下令军中伙夫将这种称作二月兰的植物采来食用,为将士们改善生活。后来诸葛亮又命令下属人工种植二月兰,以弥补军粮的不足。自此,人们便给二月兰起了个新的名字——诸葛菜,以纪念诸葛亮发现并推广了这种菜,而“二月兰”这个名字成了它的小名、别称。

诸葛菜有许多可贵的优点。首先是绝不与名花争俏,只求陪伴春光到老。这种花儿花期悠长,久开不败,从初春的二月开起,一直开到初夏,送走了一拨又一拨的名花,自己仍不喧不闹地默默绽放着。其次是有着极强的生存能力,它们不大挑选生存的环境,人们将它们的花籽撒在了哪里,它们就心甘情愿地在哪里默默成长起来,为大自然带来一簇簇并不张扬的愉悦。你看,在高大的白杨林里,诸葛菜并不因为白杨的笔挺高拔而显露卑微,而是努力借取树间的阳光以保证自己的所需,活出一个最佳的自己。你看,在山阴坡的椿树林下,诸葛菜并不因位置的不佳夺路而亡,而是努力地绽放着自己,用自己并不张扬的花色将自己生存的空间营造成美丽的所在。有些走单了的诸葛菜也不甘寂寞,虽形单影只,却也开得美丽卓然,不求环境所在,只求超然绝世。再有就是可食用,据资料称:每100克诸葛菜中,含有胡萝卜素3.32毫克,维生素B 20.16毫克,维生素C59毫克。种子中含油量达50%以上,是很好的油料作物(有一种错觉,除了颜色不同,和油菜花好像相似)。种子中含有丰富发热亚油酸,对人大有好处。因亚油酸具有降低人体内血清胆固醇和甘油三酯的功能,并可软化血管和阻止血栓形成,是心血管病患者的良好药物。

微信图片_20200421064009.jpg

望着林间盈地的诸葛菜,我忽然想到了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广大志愿者们。无论是坚守在武汉疫区的志愿者,还是活跃在全国各地服务于疫情隔离的志愿者,人们大多无法获知这些志愿者的名姓,但他们绝对是此次疫情期间的无名英雄。设想一下,假设此次疫情期间缺失了活跃在各地的无数志愿者,我们的社会该会是怎样的状况?社会秩序也许会出现混乱,甚至会停摆,新冠肺炎病毒也许就会乘机大肆泛滥,就不会有今天的大好局面……这些无名的志愿者虽不及奋战在第一线的白衣天使们所做出的贡献巨大,在人们心目中的位置也不及逆行于武汉的各路英雄,但人们愿意为所有的志愿者齐刷刷地竖起大拇指,也给他们点一个大大的赞!他们不高大,但却坚忍;他们虽无名,但却也在美丽地绽放着。

妻在看了我写的此文初稿后问,为何不将你的这篇文章冠名《二月兰》,这个名字多雅致。

我答,季羡林老先生的一篇随笔已用过此名,再用重复了。《诸葛菜》虽听着不够雅,但这种植物本就不是一种十分张扬的花儿,索性就让它俗得彻底,以还原它在植物百花园中甘做陪衬的本性。另外这样写,可以一下子让读到此文的人们记住它的名字,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写于2020年4月21日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94970-1229346.html

上一篇:点赞武汉(今天是武汉解封的日子,在这个大喜的日子里,我要为英雄的武汉而歌。)
下一篇:奥森公园寻觅碑踪记

1 杨卫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19 21: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