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g19554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g195544

博文

我找到北了 ——漠河见闻 精选

已有 3131 次阅读 2018-2-12 18:34 |个人分类:游记|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漠河游, 找北, 找到了

我找到北了

——漠河见闻

不知从哪一年起,坊间开始流传开一句话:找不着北。无论是有知识的人,抑或是文化水平不高的人都爱将这句话挂在嘴边上。到网上一查,不仅有将这句话作为歌名的通俗歌曲,甚至还有以其命名的电视连续剧。看来这个年头的人们都在努力找北,即使有越来越先进的GPS定位系统作为支撑也不大管用。

“找不着北”究竟为何意?其意有二。

第一层意思,也是它的本意,真的辨别不清方向。我们的古人很早就发现北极星在地球的正北方在迷路的时候往往通过寻找北极星来确定方位,有人说找不着北,就是找不着北极星如果连最容易找的北都找不了,更别说其他方向了。

第二层意思,是为它的引申义,意即做事情没有了头绪,理不清解决问题的脉络。“别烦我,我都找不着北了!”说这话的人一准儿是遇到难以解决的事情了,而不是真的要去找北。

本文要找的北不是引申意义上的北,而是实实在在地理方位上的北,更明确地说是找寻中国的最北端——漠河。

去找寻中国的最北端虽早已有念想,但真正要将这一想法变成现实却是在前年,只是因未购买到火车票而丧失了机会。去年底,我们夫妻二人再次将这一想法提了出来,并早早下手,才使这趟行程变为了现实。这不是吗,在2018年元旦的这一天晚间,我们已经乘上了去往漠河的火车,离开哈尔滨,一路向北,去实现我们找北的梦想,去体验一次中国最北端极致的寒冷,去领略一下漠河的风土人情。

我是喜欢早起的人,在火车上也是如是,趁着别人还在熟睡,我已洗漱完毕、收拾停当,坐在床铺上凭窗“巡视”着大兴安岭的风景。同时早起的是对面下铺一位当地干部模样的人,因为他要在新林站下车,所以也已收拾停当等待着到站下车。当他得知我是来漠河旅游的,便将话匣子打开了。从他那里我得到了几个重要信息,第一,今年这里是暖冬,这一点从他的穿戴也可以看出端倪,不像我们,他并未着厚裘重靴,感觉与哈尔滨人的穿戴无二。第二,看极光是在夏至节气,此时来是没有极光的。第三,中央对大兴安岭林区的要求是,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精神: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因此要保护好这片林子,几年内只养不伐,目前已养了四年了。

到达漠河站了。下车的人很多,从他们的穿着打扮可以看得出来,我们都是“南方”来的同路人——到漠河找北的。

在漠河县城用过了简易午餐后,一辆当地的小面包车载着我们一行六人,开始了为期三日的漠河之旅。

未走出多远,已到达漠河的第一处景点——九曲十八湾国家湿地公园。登上五层高的观光塔,可一览湿地公园全貌:长长的额木尔河七绕八拐地穿林而过,犹如长龙一般盘踞在广袤的森林之中,与森林共同构成了一幅雄浑的“冬日卧龙图”;再远便是莽莽苍苍的山岭了,横亘在远方,为“冬日卧龙图”担当着称职的背景。顺着湿地公园中铺设的木质栈道可深入到湿地的腹地。湿地公园中生长着的多为挺拔的白桦树,树下则是干枯的芦苇等草本植物,水面结着厚厚的冰,栈道上覆着白雪。若是夏季到此一游,又会是一番生机勃勃的景象。我边走边拍照边兀自思索着。后来得知,即使是到了一年中最温暖的季节,湿地地表虽开化了,但地下的一米处仍处于冰封状态,用科学术语讲就是“永冻层”状态。但这并不影响植物的发育与生长,毕竟在这里能够存活的都是适应了低温气候的植物。


刚刚过了下午一点钟,司机催促我们了,说是要抓紧行程,因为还有两个重要景点要参观,太晚了就看不清了。开始我们不以为然,想想还有差不多半天的时间,两处景观再加上百多公里的路程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可谁知刚刚到达龙江第一湾风景区,天色已由明转暗了,问了司机方知,这里的冬季白天很短,也就七个小时左右。

所谓龙江第一湾,即中俄第一界河——黑龙江上一处长达30多公里、呈Ω形状的大湾,与我们即将前往的乌苏里卡伦浅滩共同构成龙江第一湾风景区。


抓紧时间,力争在天黑前看到位于中国最北端的乌苏里卡伦浅滩。但我们终于未跑过夕阳西下的匆匆步履,待我们到达浅滩时,天已完全黑了。此时的时间刚好是下午4:30。

据介绍,乌苏里浅滩是黑龙江的一个冲积面,位于黑龙江主航道上,是中国地理坐标的最北端极点。中俄界碑上具体标注的数字是:东经123°15′30″,北纬53°33′42″,海拔287米。此时面南背北站立着的我,虽然因天已黑什么都看不到,但我知道,我只需轻轻地向左侧过脸去,再向右横扫一下,呈现在我面前的就是整个中国呀!


此刻,我们的司机很懂得我们的心思,驾着车爬了一个大坡,面对着镌刻着“中国最北点”字样的大块石碑将车停了下来,并打开了远端大灯,将整个石碑照得通亮,以方便我们照相留念。

晚上,我们就宿在了黑龙江畔红万村的一个农户。这里距北极村已不算太远了。

元月3日的清晨,我们乘着马拉爬犁上到了黑龙江的江面上,体验了一把乘坐马拉爬犁的滋味,且是在闻名遐迩的黑龙江江面上奔跑。在江面上,我们下得马拉爬犁,一方面与黑龙江做着密切接触,另一方面还可观赏到当地人凿冰捕鱼的情景,虽因为网小钓上来的鱼个头不是很大,但也算是了解了当地人的冬季生活点滴。

在房东家里用过了早餐,我们告别了红万村,下一站是北极村。

北极村曾经是一个小村子,现在已是一个大镇子了,且建得有模有样,街道规整安谧,已建在建的楼房鳞次栉比,设有专门的别墅区。这里不愧为北疆第一镇。这里有号称中国最北的邮局,因名声大而顾客盈门;有中国最北哨所,驻守在这里的解放军官兵用自己的青春守护着中国的北大门;在黑龙江的江边专门矗立了一块镌刻着“黑龙江”字样的石碑,而碑的外延轮廓,我感觉是以黑龙江省为参照对象的;这里专门建设了一处规模宏大的北极圣诞村,且从芬兰邀请来了会多国外语但基本不会中文的“圣诞老人”,这位“圣诞老人”和蔼至极、有求必应,尽量让前往者乘兴而来、满意而归;北极村有巨大的雪雕,亦有巨大的冰雕,为北极村增色不少,特别是到了晚间,一处处霓虹灯环绕着冰灯点燃,更觉惬意,有身处世外桃源的感觉。


今年,北极村冬季的气温果然较高,我们去的那几天,温度都未低于零下20摄氏度,正如在来时火车上的那位善谈者所言,这里的冬天是暖冬。但也因此而有失落感,毕竟我们来漠河的初衷之一就是要“体验一次中国最北端极致的寒冷”。

在漠河的最后一天,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找北。有人会问:你们不是已经找到了“中国最北点”那块石碑及界碑了吗,为何还再“找北”?昨天,我们在北极村主要参观了小镇风情,游览了北极圣诞村,而并未真正游览北极村景区。今天我们一行才要去往北极村景区,看看当地人民是如何打造出一个不同凡响的极“北”文化园的。

进得景区,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是高高矗立着的“金鸡之冠”主题雕塑。这座雕塑以“玺”为创作元素,“玺”的上端采用了龙的造型,四周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等纹饰护卫,玺文为阳刻篆体“金鸡之冠”四个大字,意喻此地为中国纬度最高点。


再往前行,就是北字广场了,也就是所谓找北之处。北字广场位于北极村景区的最北端,广场上有一组高11.8米的北字雕塑,这座雕塑的“北”字取材于清代书法家邓石如的小篆体,呈三面合围状设计。除了这一组高大的北字,在其周边还有数个字体不同、大小不一、摆放别致的北字,与附近巨大的铜制司南等指北文化构成了独一无二、无法复制的北字广场。


当我们即将要离开北字广场时,一块并不太起眼的石碑及上面的几个字攫住了我们几个人的目光,上书五个不太规整的行草大字——我找到北了!


我愣怔怔地望着石碑上的五个大字,忽然感觉到,这几个字是为我写的,字虽写得不大漂亮,但却是对我漠河之行的精辟总结。

写于2018年2月12日




游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94970-1099601.html

上一篇:儿时的年味儿
下一篇:查干湖冬日探渔

17 刘钢 杨正瓴 吕洪波 朱晓刚 黄永义 张叔勇 史晓雷 刁承泰 赵克勤 王从彦 王德华 杨金波 高建国 吕喆 张晓良 吴嗣泽 王启云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5 22: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