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g19554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g195544

博文

我有个叫委内瑞拉的同事(小说)

已有 1525 次阅读 2017-11-17 20:17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我有个叫委内瑞拉的同事

(小说)

“嗨,委内瑞拉。”我朝着前面不远处那个上了些岁数的矮个子男子叫了一声。

我在呼唤那个矮个子男子时,是将呼叫的声音控制在了他可以听到的范围。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个称谓很特别,万一他不是我要召唤的那个人,扯着嗓子大声地叫,满大街的人会以为我是神经病。还好,他真的是委内瑞拉。他回过头,居然很快就认出了我。

“是你小子啊!我这个外号已经有好长时间没人叫了,你丫居然还记得。”委内瑞拉笑容满面地边与我握手边寒暄着。面前的他虽还保留着当年的基本摸样,但毕竟老了许多,一脸的“龙须沟”。只是说话的口气与方式基本没变。

有人会问:委内瑞拉?怎么叫了这么个外号?说洋不洋,说土不土的。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

当年刚参加工作时,小年轻都住集体宿舍。那是精神生活极度缺乏的年代。每天的晚间,大家无所事事,就聚拢到某个集体宿舍内,小哥儿几个坐在一起天南海北的一通海聊,用这种方式来打发无数个漫长的晚间……

我们当中有那么几个特别能聊的,不管真的假的、虚的实的,就听他们口若悬河地说个没完没了,别人基本插不上嘴。

委内瑞拉就是众多插不上嘴的人员之一。

委内瑞拉的大名叫方远舟,在这之前,也就是在他还没有得到“委内瑞拉”这个外号之时,大家都管他叫小方。小方总是想在大家聊天的过程中捞到一句半句说话的机会,可是因为嘴拙,再加上肚子里没货,于是总是当一个听客。

忽然有一天,小方终于插上了嘴,而且说出的还是一个外国人,将满屋的小兄弟们着实震了一下。

“我认识了一个委内瑞拉留学生,丫说跟我学中国话,其实丫中国话说的比我还溜,连中国话的骂人都会了。”

听到这里,大家都开始对小方肃然起敬。之所以如此,毕竟那还是“文革”刚刚结束的年代,来中国学习的留学生还很少,因此谁要是能认识个把外国人一定会让其他国人高看一眼的。大家都伸着耳朵想听下文,可小方的话题就此打住了。

有人便催促道:“接着说呀!”

“没了。”小方看到大家期待着想听自己说话而开始沾沾自喜,脸上显露出一种洋洋得意的表情,而且还左顾右盼地睃寻着大家,看看大家是否还再关注着自己。

大家为没能听到更多的关于委内瑞拉留学生的故事而有些扫兴,但这种扫兴只是短暂的,很快就被新的话题给淹没掉了。

第二天晚上,小方又扯出了委内瑞拉留学生的话题。

“我跟那个委内瑞拉留学生说,请他到我们家吃包饺子,丫还真答应。我估计丫还没吃过中国的包饺子呢。”

当大家又想继续听小方讲下去,他又是就此打住,不再往下说了。

第三天,小方继续故伎重演,开了个头便戛然而止。

第四天,小方因有事没来串门。这间宿舍的主人之一甄大宝说话了:“我看小方跟那个委内瑞拉留学生也不过是见过一两次面,你看他那坑吭哧哧的样子,真要是认识绝不会这样。明天小方再到我们宿舍来,大家就一块儿叫他委内瑞拉,看他以后还显摆不。”

第五天晚上,小方又来串门了,当他意满志得地推门进到屋里,就听见全屋的人齐声喊着:“委内瑞拉、委内瑞拉、委内瑞拉、委内瑞拉……”那声浪,似乎能将屋顶掀翻。

就看见甄大宝将手一摆,大家便停止了齐声呼喊。甄大宝扯着嗓子说道:“我们单位也有洋人了,这个洋人不是别人……”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手指着方远舟继续说道:“就是他。让我们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远道而来的委内瑞拉!”

接下来在甄大宝的鼓动下,大家齐声喊着:“委内瑞拉、阿哄阿哄!委内瑞拉、阿哄阿哄!……”看到房间里的这个阵势,小方吓得连忙溜回了自己的宿舍,一晚上再没出自己的宿舍。

于是从这一天开始,方远舟便得了个“委内瑞拉”的外号。渐渐的,很多人甚至将他的真名都快忘记掉了。单位招收新员工,听到老员工都管他叫委内瑞拉,不太理解,便好奇地问:“这个师傅是委内瑞拉人吗?”

想着年轻时的往事,我不禁笑了。我问他:“那时你真的认识委内瑞拉留学生吗?”

方远舟听到我的问题也乐了,说:“我只是见过丫一面,是在我一个初中同学的家里。当时他们聊得挺欢,我听了一晚上,自然知道了一些那个留学生的情况,我就到咱们单位去显摆去了。谁成想,竟让丫甄大宝起了这么一个外号。”

“你现在这是要去哪儿?”我关心地问道。

“我现在去俄罗斯大使馆签证,过几天去丫俄国旅游一趟。”边说边从书包里掏出了一个塑料袋,里面有护照及其它材料什么的,其中明显有炫耀的成分。

“真的不错,都去俄罗斯旅游了。以后是不是还要到委内瑞拉去看看?”

本来我这话是半开玩笑半带些揶揄的成分,可他似乎没有听出来,顺着我的话茬说道:“是的是的,等有机会了,一定去一趟。我还准备……”

看这阵势,他要说来话长。我抬手看了看表,一脸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我现在有事要去办理,你不是也要去办签证吗,咱们今天就聊到这儿,等你从俄罗斯回来咱们再好好聊。”我不是在敷衍,确实是有急事要去办理。

看到我要分手,方远舟有些遗憾地说:“你丫也太忙了,不像我,闲得只剩下玩了。那好吧,改日再见!”

“再见!”我向他道了别,便匆匆离开了。当我走出老远了回头看时,他还在原地站着,没有动地方。

作于2017年11月17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94970-1085710.html

上一篇:一场纯粹姓“科”的展览
下一篇:胡杨林的“三千岁说”只是个艺术化的说法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5 08: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