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g19554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g195544

博文

猫眼(小说)

已有 1452 次阅读 2017-3-29 06:13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反腐, 猫眼

猫眼(小说)

首先需要说清楚的是,本故事中的猫眼,既不是猫科动物中猫的眼睛,更不是珠宝中名贵的东方金绿猫眼石,而是最普通的门镜,是装在住宅户门上的一种小型光学仪器,便于居民观察户外情况。

1985年

那个时候,猫眼还属于稀罕玩意儿,谁家的户门上能安个猫眼,标志着这家的人比较有路子。

这天,住在4层3单元的这家人晚上下班回家,发现自己家的门上多了个小物件。这个小物件就是猫眼。这家人都挺兴奋,都要趴在门上向外?上几眼。尤其是这家的女主人赵阿姨更是抑制不住地高兴,对着自己的丈夫讲:“老钱,咱们这个门洞里,只有二层的孙局长家安了猫眼,咱们是第二个安的,连对门的李科长家还没安呢。”

这家的男主人老钱说:“不是吹的,我的朋友都是能办事的。这不,我一张嘴,立马儿就送了我一个,而且派他的手下不过夜地就给安上了。你说够不够铁磁?”

“确实够朋友。”赵阿姨搓着双手兴奋地回答。

自从家里安了猫眼,赵阿姨似乎多了一件营生,每天在家的时候,只要闲着没事干,就自然而然地溜达到户门处,趴在猫眼上看了又看,似乎想发现什么,虽然外面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偶尔也会看到对门的李科长家,或2单元的周副科长家来个亲戚什么的。虽不是什么事,到了晚上一家人都在时,赵阿姨都会如实向全家人汇报一番,弄得女儿直埋怨:“怎么整得像个特务似的,天天盯着楼道,没事干点儿别的好不好!”

1986年~1999年

虽然总是挨女儿的呲儿,但赵阿姨却旧习难改,趴猫眼仍是她的最爱。每每有了新的发现还是要讲出来,只不过仅讲给丈夫一人听,而尽量不当着女儿的面讲。

能有什么可讲的呢?无非是楼道里发小广告的多了;本楼层几位男女邻居都下班晚了,毕竟单位都忙,需要加班,自然下班就晚。自己的丈夫不也是下班比从前晚了好些时间吗。

2000年~2010年

“你看人家李副局长(李科长在不断进步,已由科长升任副局长)、周科长(周副科长也进步了),总有人大箱小箱地来送东西,你不是朋友多吗,咋就见不到你的朋友来给咱们家送东西的?”赵阿姨每每从猫眼中看到有人来给那两家邻居送礼,都要向丈夫抱怨一通。

“那是朋友来送礼的吗?那都是各下属企业有事来走后门的,为的是批条子、盖章让领导行个方便,空手来行吗?”老钱被批评后总要回上几句。

“左邻右舍都能混个一官半职的,隔几年还升一级。你再看看你,死蹲在科员的岗位上不动地儿,拿根鞭子都轰不走。”听到丈夫回嘴,赵阿姨气儿就更大了,必须把心里的怨气都撒出来才舒坦一些。

老钱也负气地说道:“升、升、升,我能升吗?每到发工资,你把我的钱包搜得跟个撒了气的气球似的,我想请领导吃个饭都请不起,谁愿意提拔我呀!”说完,一摔门就出去了,到了吃饭的点儿都不回家,还得女儿打电话“请”才回来。

2011年及以后

不知是交了什么运?老钱在局里居然当上了管物资采购的科长。赵阿姨可算是扬眉吐气了。“虽然我们家老钱追不上对门的李副局长,但好歹与2单元的周科长平起平坐了。”赵阿姨暗自得意着。

自从老钱当上了科长后,就不经常回家吃晚饭了。那些推销物资的厂家、经销单位排着队地请老钱吃饭。老钱每次回家后都喝得醉醺醺的,扔给赵阿姨几张不知道值多少钱的卡就去睡了。看着老钱鼾声如雷的醉态,举着刚拿到的现金卡、购物卡什么的,赵阿姨总是喜忧参半的。喜的是家里的活分钱多了,日子比从前宽裕了一些。忧的是丈夫总是这么喝大酒,身体肯定是吃不消的;再说了,拿了这么多的不义之财不会出什么事吧?

赵阿姨也想劝老钱别再收客户的礼金了,但又舍不得这一笔笔的额外收入,几次欲言又止,便一直拖了下来。

某一天的晚上,老钱不知又跟谁吃饭去了,没在家。赵阿姨忽然听到楼道内又是敲门声,又是乱哄哄的吵嚷声。赵阿姨赶忙趴在猫眼向外望去,只见几名工作人员将李副局长带走了。虽然李副局长并未被什么铐件禁锢着,但从李副局长的表情及其妻子的表情可以看出,对门出大事了。

楼道内又恢复了平时的宁静。

赵阿姨由户门回到沙发前,一屁股坐了下去,半天都没动地方,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过了多久,赵阿姨似乎想到了什么,赶忙拿出手机,哆哆嗦嗦地给丈夫拨通了电话,让老钱务必及时赶回家来,说有要事商量。

老钱不知家里出了什么事,马上告别了客户,打车回到了家中。当他得知了对门发生的一切之后,也愣住了,好半天才对妻子说:“对门李副局长指不定贪了多少?拿了多少客户的回扣?数目少不了,要不然不会被双规。咱家没事,你放心好了。”

“真没事?”赵阿姨忧心忡忡地问道。

“真没事。我拿回来的那几个钱你也心里有数,不用放在心上。”老钱继续宽慰着妻子。

从那一天起,赵阿姨趴猫眼的次数就更多了,只要楼道里有一点动静,就必须放下手中的一切,趴在猫眼上看个仔细,确认与自己家无关系,才会离开猫眼。

这一段时间,赵阿姨又增添了一个爱好,每天必看晚间的《新闻联播》,了解中央的大政方针什么的。连女儿都觉得奇怪,问:“老妈,您从什么时候起关心起国家大事来了?我怎么感觉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去去,不许讽刺老妈,难道只允许你们关心国家大事,就不许我也关心关心嘛。”赵阿姨嘴上是这么说,但心里却掩藏着另外的隐忧。

一天晚饭后,赵阿姨把老钱叫进了卧室,并随手关上了卧室门。老钱不解地问:“干吗这么神神秘秘的,有什么事吗?”

赵阿姨显得不自信地说道:“我想求你办件事,不知能不能答应我?”

“咱们都老夫老妻的了,还说什么求不求的,有什么事说吧。”

“这些日子,楼道里只要有一点动静,我这心里就突突突地跳个不停。我想把这几年咱家收受的礼金卡什么的都交给单位,已花了的礼金卡用现金顶上。不然,我这心里总觉得七上八下的不踏实。你看行吗?”赵阿姨说完这番话后,用少有的哀求的目光看着自己的丈夫。

老钱看了一眼妻子,带着一点狡黠的口吻说:“不再怂恿我去收受礼金、礼品了?”

“以前都是我不好,有点犯‘红眼病’,看人家收礼心里就不平衡。今后不会了,为了活得踏实,该是咱们的就光明正大地拿,不该是咱们的一分一厘也不拿。”赵阿姨说得很真诚,不像是开玩笑。

老钱也一本正经地回答道:“说实话,自从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也在琢磨这件事,虽然咱们只能算是一只小‘苍蝇’,但毕竟拿了一些不该拿的钱财。我就总想与你商量,将那些收到的卡交给组织、交给单位。我就怕你不同意,迟迟未敢开口。既然你也是这么想的,那就是我们想到一块儿去了。你的意见我完全同意!”

说到这,赵阿姨觉得自己之前有些对不住丈夫,眼圈一红,竟不自觉地流出了眼泪。老钱也被妻子的神情搞得鼻子酸酸的。他想帮助妻子擦擦眼泪。这一擦不要紧,赵阿姨竟哽咽地哭出了声,并顺势扑进了丈夫的怀抱里。老钱紧紧地抱着妻子,任妻子哽咽着……

自打女儿成人后,他们夫妻二人还是第一次这样紧紧地相拥在一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94970-1042253.html

上一篇:随见随记之——龙旺庄
下一篇: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国的电影明星们

1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2 06: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