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g19554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g195544

博文

插队期间的我与书(摘自我的《我与书》一书)

已有 354 次阅读 2017-3-15 06:07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诗词雅集|关键词:我 书 插队 读书

插队期间的我与书

文/岳爱国

在我的有生之年里,已经与书结下了深厚的不解之缘。书在我的人生成长中、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抑或在我的工作中须臾不可相离,相伴左右,直至今日。书是我人生的向导,一步步将我从最初的懵懂引向有了一定的文化;书是我的生存之本,因为与书为伍而确保我衣食无忧;书是我的终身伴侣,因为有书的存在,我的灵魂就有了寄托。

我虽然从可以不插队到不得已又被抛进了插队的知青行列(这里指的是,如若1971年初中毕业时不上高中,直接参加工作,就不用再插队了),但既来之则安之,在农村的广阔天地里,我一边安心劳动,一边找机会多读书、多学习,努力提高自己。插队期间虽可读的书依然极少,但我努力挖掘、开辟书源,故还是读了一些书的。

我的第一书源:本村的插队知识青年伙伴。

某天偶然发现,我的一名知青伙伴居然留存着一箱子几十本“文革”前出版的大型杂志(依稀记得是《收获》,不知是否准确?)。我如获至宝,定时到他那里轮换借阅,即阅读完一册再去换阅下一册。至今记得,王国维先生提出的关于做大事业、做大学问的三种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就是从这些杂志里首次读到的,至今使我受益匪浅。记得还曾读到过其中刊载的一篇书评,是对女作家陈学昭所著的《工作着是美丽的》长篇小说的评价。之所以记得,是因为在读这篇评论之前不久刚刚阅读过这部长篇小说,是一部以延安根据地生活为背景,描写了一个叫做李珊裳的小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通过参加革命工作而成长为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者的过程。我阅读后的感觉:是一篇平淡如白开水似的作品,且我的感觉与那篇书评相吻合。

我的第二书源:本村喜爱读书的青年。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插队的村子里,我还真觅得一位喜爱读书的当村朋友。这位喜爱读书的朋友是一名姓萧的电工。之所以关系好,自然是因为我们都有喜爱读书的嗜好,故而有了共同语言。我们的做法是:互通有无、共同分享,即,不管谁借到了一本书,都要先后阅读,然后才可以还掉。这样做的好处是,借阅读书的机会大了将近一倍。前面提到的《工作着是美丽的》一书,就是小萧借到的,他读过之后转借给我的。

我的第三书源:用仅有的零花钱购买图书。

“文革”后期,出于政治的需要,人民文学出版社先后正式再版了几部古典文学名著,包括《红楼梦》、《水浒》等。书价为:《红楼梦》(四册)3.45元(1974年出版)、《水浒》(三册)3.00元(1975年出版)。以今天人们的物价感觉看来,这个价格简直是白菜价——太便宜了;可在那个无零花钱来源,只能向父母张手索要的时代,这个价格对我简直就是天价(插队时也分过红,第一次是1974年年末,第二次是1975年彻底返城之前。我将这些分红钱悉数交给了家里。)。好在我没有抽烟、喝酒的嗜好,平时从父母那里所得的零花钱都在积攒着。于是,当听说我们公社的新华书店有这些名著售卖的信息后,即刻前往,倾囊所有,先后购买了《红楼梦》、《水浒》这两套文学名著。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我开始在文艺创作的道路上“呀呀学步”。我在我即将出版的诗集《心曲》的自序《从心中流淌出的文字》中,记录了这段岁月的点滴。摘录文字如下:

我的有文字留存的诗歌的创作,始于插队阶段的1975年。

我之所以在插队时开始写诗,在很大程度上是受了《红楼梦》的影响。“文革”后期,因当时政治形势的需要,人民文学出版社再版了《红楼梦》等文学名著。当我在插队的公社所在地的新华书店里发现有售《红楼梦》时,虽然定价只是3.45元,但这个价格对我这个穷知青来说,简直是天价了!当时的我虽囊中羞涩,但还是义无反顾地倾囊所有,购得了一套。之后,在反复阅读《红楼梦》的过程中,受其影响,我的第一首诗作(姑且将其称之为诗作)诞生了。我的第一首诗作的标题是《观春之桃花有感》:“绿叶片片,/粉朵点点。/小小枝头春意闹,/观之尤好看。/翠叶竞舒,/艳朵争展。/疏是枝条浓是花,/视之令目眩。”(作于1975年4月11日晚)。虽然极幼稚,但那毕竟是我的诗歌创作之元,因此倍加珍惜。从此之后,根据大环境的发展与变化、时间的递进、工作地点的转换,我陆续写了一些顺口溜、打油诗性质的东西……,一直写到现在。

我的《红楼梦》、《水浒》等书不仅使自己受益,也让不知多少朋友受益。只记得,本属于我的《红楼梦》、《水浒》,却极少在我的可控范围里;而绝大多数的时间里,它们都在我的朋友、我的朋友的朋友之间传递着……到它们彻底回归到自己的主人的手里时,其外在早已是面目全非了。

至今,我仍保留着当年用“高价”购买的《红楼梦》、《水浒》这两套文学名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94970-1039481.html

上一篇:青年时代的我与书(选自我的《我与书》一文)
下一篇:怒放着的夜山桃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7-23 08: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