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g19554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g195544

博文

寒秋(小说)

已有 1888 次阅读 2017-3-4 06:00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爱情, 故事

寒秋(小说)

   /岳爱国

 

       今年天冷得早,还不到十一月,树叶就已掉落得差不多了。人们都早早穿上了稍厚一些的衣物,以应对性急的寒秋。

天冷,只要多穿件衣服即可抵御;可有的人却心生寒凉,该如何是好?

他叫庄严,虽已退休,却越活越年轻,将年轻时想做却未曾做过的事情一件件拾了起来,且做得风生水起。他天生喜好音乐,年轻时也想玩玩乐器,但家里经济条件不允许,别说西洋乐器,连个竹笛家里都不给买。如今他买了一把高音萨克斯管,凭着过人的音乐天赋,很快便自学成才,吹得有模有样,在一帮退休老同志组成的业余乐队里成了不可或缺的中坚人物。他还练字,且很快便上道了,真草隶篆样样都能抡几笔,虽不敢妄称书法家,但在朋友圈里还是小有名气的,在单位举办的书法比赛中每每获奖。他还喜欢旅游、喜欢摄影、喜欢……反正是爱好多多。

按说应该没什么不知足的了,可他为何心生寒凉呢?这话还要从几十年前的初中说起。

庄严上初中时正是“文革”中期,学校虽然已不再停课闹革命,但所谓的上课也仅仅是读读报纸,上一些简单的文化课,更多的却是学工、学农和学军。

庄严在班里虽担任了个文体委员,但并不出众。因身高、相貌、家庭经济等多方面的原因,他总有一种自卑感,除了集合排队在同学面前不得已喊喊口令以外,其它时间便总是安安静静的,不敢过多地显露个性,生怕别人反感自己。

在庄严的班级里有一个名字叫山岚的女生,身材修长,相貌昳丽。她有着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再加上一对儿一笑自显的酒窝,十分招人喜欢。那个年代没人敢提“班花”这个称谓,若有人敢这么叫会被扣上一顶具有资产阶级臭思想的帽子;更没有人敢谈恋爱,若有,一旦被学校发现,立即给戴上一顶臭流氓的帽子,那么在整个学校都会抬不起头来。因此,包括本班的,也包括外班的的一干男生们都眼巴巴地偷觑着这个山岚同学,却无人敢越雷池一步。其中当然也包括庄严。

庄严及他的同学们初中毕业后,恰巧赶上了不再上山下乡,都被分配到了需要用人的厂矿企业,当上了工人。庄严被分配到了一个大型国有机械加工厂工作。为此,他颇得意了一阵。

庄严是个要强的年轻人,刚进厂想好好表现自己,为的是早日出徒,早日入团,甚至早日入党,于是对谈恋爱、搞对象这些事连想都没想。等到按时出了徒并在同龄者中率先入了党之后,在父母的一再催促之下,才忽然想起——该谈恋爱了。待他回过头来,想在同班的女同学里踅摸一个漂亮一点的女生的时候,其中当然也包括山岚,却惊奇地发现,她们一个个都已名花有主,有的已嫁了;有的虽待嫁,但也是只差一个婚礼仪式罢了。特别是山岚,并未高就,只是嫁给了本班一个比自己还不起眼的同学,令庄严懊悔不已,恨自己下手晚了。不得已,在父母的撮合下,庄严找了一个原本是农村的因接父亲的班才进城的姑娘。这个叫孙玉的姑娘虽貌不出众,但却是干活的好手,对上孝敬双方的父母,对下把孩子收拾得利利落落,家里家外也是操持得顺风顺水,在家务事上,根本无需庄严花半点心思。庄严得了孙玉这样一个好妻子,当然也就不再有其他的非分之想了。

光阴荏苒。波澜不惊的日子过起来显得特别得快。若从庄严25岁结婚算起,一晃三十年过去了。

日子如果还这么顺顺当当地过下去,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但却不知何故,从这一年起,庄严的家里开始不顺起来。孙玉原本是个乡下姑娘,身子骨一直挺好,可不知从哪一天起经常出现上腹疼痛的感觉,有时疼起来满脑袋都是汗津津的。可她并未当回事,以为是吃东西不消化造成的,直到后来上腹疼的次数越来越多,有时都无法忍受了,才被庄严死说活说地送到了医院,经检查才知道竟已是肝癌晚期,虽经想方设法地治疗,却还是在两年后一命归西。妻子的离世给了庄严致命的一击,毕竟一起度过了三十多年的光景,二人早已是秤杆与秤砣的关系,谁也离不开谁了。妻子刚走几天,父母也跟着凑热闹,在同一年里竟先后赴了黄泉。这一连串的打击,使庄严从此一蹶不振,整天蔫头耷脑的,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精气神,原本五十多岁的人,猛一看像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让人看了都心酸。

是音乐将庄严从萎靡的状态中解救了出来。

一帮厂里爱玩乐器的老哥们组织了个乐队,整天一起吹拉弹唱的,好不热闹。大家知道庄严也有音乐细胞,就想把他拉进乐队里,通过音乐的调解,让他从失去亲人的阴影中摆脱出来。这招还真管用,自打买了高音萨克斯管,庄严一下子就闯入了痴迷于学习吹奏萨克斯管的情境之中。他进步很快,不长时间便可以在乐队中与大家共同演奏了;又过了一年多的时间,他竟能够独奏了。他演奏的《回家》、《二泉映月》等中外名曲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再后来,已办理了退休手续的庄严又参加了厂离退休办公室举办的书法学习班等……从此,庄严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旁人都看得出,庄严已逐渐从丧失亲人的悲痛中解脱了出来。

当庄严就想在诸多爱好的浸润中度过余下的几十年的时候,突然一个猝不及防的消息,差点让庄严兴奋得背过气去。

一日,庄严骑着他的电动自行车去超市购物。路上,他遇到了自己初中的男同学刘兵。老同学久未相见,自然话多,站在马路边上一聊就是半个多小时,两人似乎都忘记了自己出门的目的了。当聊起班里其他同学的近况时,自然而然就聊到了山岚的身上。当刘兵告知山岚已离婚的消息时,庄严的心里就像有十五只吊桶——七上八下的,其中有震惊,更有几分惊喜。但庄严并未将自己此时的心情表现出来,只是装模做样地表示了一下惋惜而已。当他问到山岚两口子为何离婚的,刘兵回答自己也不清楚。

当与刘兵分手后,庄严魂不守舍地买了几样东西便径直回家了。到家后,本该做午饭的他却什么也不想做,往床上四脚八叉一躺便胡思乱想起来。既然她已离婚,不正是赐我一个天大的好机会吗!我该如何找她?我该如何向她表白?我该……庄严为自己设想着无数的该如何。

说找就找,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不要再犯几十年前的错误。第二天,当庄严鼓起勇气拨出了给山岚的电话之后,得到的却总是告知对方已关机的讯息,一连数天总是如此,令庄严懊恼不已。

山岚为何总是关机?其中必有缘故。可究竟是为何?为找寻答案,庄严向初中同学中的灵通人士们打探消息,得到的回答却是惊人的一致——不知道。在这之后,庄严过一段时间就给山岚打一个电话,当然还是不开机。再后来,庄严也就不再存有幻想了,放弃了与对方沟通的初衷。

又是深秋了。寒凉的秋风让人不敢挺直脖颈。

一天的清晨,庄严刚刚起床不久,正在收拾房间,就听见手机铃声响起。虽然手机的铃声大小与往日无异,但庄严却心里一惊,感觉今天的手机铃声特别刺耳。庄严迅速打开手机,来电话的是刘兵同学。

只听刘兵一字一顿地说道,山岚去世了!庄严明明听清楚了,却生怕自己未听准确,大声地问询对方,你再讲一遍,山岚怎么了?山岚因癌症去世了,死在了一家南方的医院里。刘兵将讲话的音量提高了一些。此时的庄严早已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夺眶而出,边哽咽着边问对方,她为何死在外地的医院里?刘兵说,山岚其实早就查出自己是肺癌晚期,他的丈夫曾发誓要倾尽家里所有为她治病、治好病。但山岚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如果采取手术治疗,多少钱都打了水漂不说,人还要承受开胸破肚以及之后放化疗的痛苦,因为据医生讲,即使这样,生存的几率也就是百分之几。于是,她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无法理解与接受的决定并付诸实施,与丈夫离婚,带上自己离婚时所得到的款项,不带任何的通讯工具,远走他乡了。在之后的日子里,山岚就真的像山里的青岚一般,挑选自己所喜爱的大山大川、大江大河自由地游走其间,并随时准备着将自己羽化在真山好水之中。这一天终于来到,山岚被恶症折磨得终于支撑不下去了,绵软地倒在了江南的一条幽静而美丽的小河边上,虽然被其他游人及时发现并送往了附近的一家医院,但其实早已停止了呼吸,永远地离开了这个多彩的世界。

庄严终于明白了山岚为何总是关机的原因,但依然不甘地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消息,而我却丝毫不知?刘兵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你给山岚打电话的事儿,同学们慢慢都知道了。大家也知道你的心思,单身了这么多年,想再找个伴儿,是可以理解的。但山岚两口子的离婚并不是因为感情破裂而离的婚,是因为绝症给闹的,迫不得已才离的婚。同学们原本都知道了山岚出走的原因,但怕告诉你以后你跟着犯傻,满世界地去找山岚,因此大家商量好了,谁也不许告诉你真像。这就是你问谁谁都说不知道的真实原因。

此刻的庄严不声不响、痴痴地站在原地。虽然刘兵还再电话那头喂喂地呼叫着,但手机早已从手上滑脱掉在了地上而他却浑然不知。他就这样站着、站着,站了不知道多久。突然,一个干裂的声音从庄严的喉咙里喷涌而出,随后便是撕心裂肺地嚎啕,哭得那么凄凉,哭得那么走心,一直哭到哭不出声音才慢慢停了下来。

哭够了的庄严心情慢慢平复了下来。他缓缓踱到窗前,望着窗外萧瑟的风景喃喃道,走吧,在这样的境况下你选择了一个好的走法。你携着美丽而来,又乘着美丽而去,对了!值了!

窗外,寒风渐起。树上最后的几片树叶终于无法抵御寒风的袭扰,而一一飘落了下来,飘的不知了去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94970-1037398.html

上一篇:一处不太为外人所知的革命文物纪念地
下一篇:绿云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3 03: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