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nabianren36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ainabianren369

博文

《我不是潘金莲》 PK 珠江学者邱宝利

已有 7658 次阅读 2016-12-31 12:12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华南农业大学, 邱宝利, 珠江学者, 打人理由

《我不是潘金莲》PK 珠江学者邱宝利

华南农业大学教授邱宝利1227日下午针对我的博文《华南农业大学教授邱宝利(珠江学者)打人事件》发表了回应博文《还华南农业大学打人事件一个真相!》。但几个小时后就被邱宝利本人删除了,好在有网友将其原文保留,贴在了宁利老师的博文上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750818&do=blog&id=1023550

[21]xlsd  2016-12-27 21:16  转载:2. 还华南农业大学“打人事件”一个真相!(作者:邱宝利)

已有 668 次阅读 2016-12-27 14:3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为证明《我不是潘金莲》现对邱宝利的回应博文做以答复,见证一下他打人的理由。

1. 邱宝利(字体颜色有别,下同):本人团队与陈宏伟教授的关系

本人所在的团队,是有我校二级教授任顺祥教授带领下的害虫生物防治团队,…..

陈宏伟:我想问一下邱宝利,你们那个“教育部《害虫生物防治工程中心》”是怎样申请下来的?是以昆虫学科的全体教师的名义申请的,对吧?可是,有几位教师在其“申请书”上签名了?据我所知,至少有五位教授没有在其上签名,都是你们找人代签的。伪造他人签名这是什么行为?你这个大学教授/珠江学者应该知道吧?你们肆意使用他人的业绩,编造各种材料,欺上瞒下;可是当项目获批后,经费下来了,你们就将项目组的多数成员抛到了一边。没错,我的经费和你们比起来少得可怜,令你们耻笑,但我经费来源都是直接从《基金委》《教育部》,经过同行评议得到的,光明正大。我平均2年就能得到一个《国基》的资助,基本上满足了我研究的需要。我从来没有向任何伸过手,当然也包括任老师;你也可以去问问国内的同行们。

任老师从未向我提议在出差采集果蝇标本期间,顺便帮忙采集一些粉虱标本,任老师可以为其提供相关的差旅费用一事因为大多数果蝇都分布在温暖潮湿的森林里,和粉虱根本就不在同一个生态环境下,这点基本的专业认知,任老师是清楚的。“从此陈宏伟教授心怀不满,经常性到学院领导那里投诉”。我的有何不满之举?你们那些宽大的养虫箱,经常歪歪扭扭地摆在廊道上,阻碍了的正常通行,也留下了安全隐患,我也和任老师说过此事,有一天正遇学院安全检查,我就说了几句,不可以吗?摆放花盆非我一人之举,是否影响他人通过或安全,由学院的安检来判定。“作为一个从事昆虫分类学的教授,居然连形态差异明显,只是颜色相同(白色)的粉虱和粉蚧都分不出来,是否是故意无事生非,睚眦必报?”我不知你那箱子里养的是什么?打个电话和你说一下有何奇怪?

2. 邱宝利:陈宏伟教授多次公开写邮件,对本人进行辱骂攻击

2011年起,本人经系里33名教职工无记名投票,推选担任农学院昆虫学系的系主任。

陈宏伟:在“选举”会的前一天,你的导师任老师来到我的办公室(当然也去了其他老师的办公室),劝说我投你一票?被我拒绝了。我想问一下:你们是怎么知道昆虫学系要选主任的?

邱宝利:”每次系里召开关于研究生招生会议、年度考核会议等,陈宏伟教授总是意见最大

陈宏伟:今年3月16日,我们昆虫学系召开了“2016年度硕士研究生招生指标分配会议”。主持会议的系主任邱宝利(教授,2014年广东省珠江学者,昆虫学系党支部书记)发布了今年招生指标的分配原则,因与往年的分配原则不同(未经任何形式的讨论),我在会议上便提出了质询。我没有发表意见的权益?我就是一个被宣布死刑犯人,也有最后陈述的权利,这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力。邱宝利你一个大学教授/珠江学人,怎么连这点普通公民的意识都不知道吗?不懂吗?

2013年度考核时,刚刚就任一年系主任的邱宝利给我等四位教师,许教授,陆教授,许副教授分别打了5-10分(满分20分),在全系引发了质疑和讨论;我在讨论的邮件中,说这是“倒啤酒的技法”。因为,测评打分也应该有道德底线,邱宝利做为系主任不仅违反了“考核纪律”,滥用职权,而且私下地将二份“打分的测评表”从门缝塞入到计分老师的办公室,然后主持了计分工作。在老师们的质疑下,不得不搞了二次测评打分。2015年1月24日,正值我们农学院推选副院长,邱宝利是唯一的指定推选人。邱宝利拿着那张“测评打分表”,来到我的实验室向我解释说,“不是有意的;给许老师打7分是因为许老师举报我学术造假;给陆老师打9分是因为与我竞争珠江学者;给许老师打10分是因为与许老师的老公发生过矛盾;给您打5分我没有理由啊”。此事我都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了,今天是什么意思?你真的是一个不知廉耻的人?我随即实名向学校的组织部,人事处,纪监投诉邱宝利,违反“考核纪律”,滥用职权,打击报复他人的不道德行为。最终导致你邱宝利已公示的副院长人选被撤下。你好“聪明”啊?还想让我说说那天你说的更多事情吗?

我的意见都是在公开的场合发表的,对与错由老师们来判定,也可以由老师和各级领导们来批评指正;你也可以向上级主管部门投诉,岂容你像个村官似的直接出手打人?美国,菲律宾,越南等天天指责中国南海造岛,做法卑鄙,难道中国可以动武还击吗?

2015年底,你借学科带头人梁老师出差时机,召开全系教师会,宣布平台人员调整。你们《害虫生物防治》原来的三位主要成员(包括你本人)要分别调至到其它三个平台;还有另外二位老师当即提出“我不是研究生物防治的,拒绝加入到《生物防治》平台”对吧?我说:“应该尊重每个教师自己的选择”。你们的“阳谋”当场揭穿,“患病多年,行动不便的任老师随即离开了会场。我再次以邮件的形式提醒你,这是“倒啤酒的技法”。邱宝利你到底是研究什么的?为何你在“平台调整的讨论会上,说你是研究生态学的?要去生态学的平台?你不是研究生物防治的?那你为何在今年初省教育厅的珠江学者”考核报告会上,研究方向写着“生物防治”?不是“倒啤酒的技法”吗?你说假话造假事习惯了,连什么是真的你都忘记了?

邱宝利:在给系里老师群发的邮件中,陈宏伟教授辱骂本人甚至用了“****”(你妈的X)传统的国骂,骂本人卑鄙下流(倒啤酒的技巧),让我滚!。

陈宏伟:不是我在邮件中说的吗?邱宝利你把邮件贴出来(不要串改啊,否则会更难堪的),让大家见证一下,陈宏伟说过那样的脏话。你真是个良知缺失的人,你在侮辱国家和国人?这是一个大学教授,珠江学者该说的?你怎么连一般的认知都没有啊?稍有点教养的人都会难以启齿的,有辱于母亲和女性的脏话,被你贴上了“国字号”的标签,“传统的国骂”?真可谓之“有其父必有其子,有其父必有其先祖”(谢谢网友的赐教)。验证了“上苍要你灭亡必先让你疯狂”。

3. 邱宝利:冲突升级的具体过程

在其提供的复印件模糊不清、我具体询问时,他甚至反问我“证明上那么大的字,你看不到啊?”(那个意思就是你是瞎的?)。

陈宏伟:我的《任职证明》复印件是有点不清,在你询问的时候,我说:“下面的大字印章”。会议刚一结束,我走到讲台前拟取回我的任职证明,进一步询问分配指标排序的依据是什么?邱宝利说“是依据五楼走廊里的“昆虫学系的教师介绍先后制定的”,我说“照搬过来合适吗”?邱宝利:“这事我说了算,陈宏伟你以为你是谁啊?”随即打了我一记耳光。

邱宝利你的“一巴掌”没有把我打成失忆(否则你现在穿囚服了),你却变成了“肆意”。你编的好合情理啊?看来说假造假你都习惯了。“用右手食指指着我的鼻子,拦住我不让我走,而且骂我做事没原则,不是人!他的右手食指几乎就要碰到我的鼻子,我下意识地用手去拨开他的右手,期间碰到其眼镜跌落地下,但他看我去拨他的手臂,就弯腰捡起地面上的铁凳子要打我,被当时在场的几位老师拦住。但是,邱宝利你打人过程,你心里清楚,在场的教师清楚,学院的张书记、李院长清楚,工会傅主席清楚,纪检监察处的韩书记,闫副处长清楚,校长们清楚,书记们清楚(我有谈话录音的),昆虫学系的老师们也清楚,天知地知。

4. 邱宝利:陈宏伟教授对冲突事件的认识

为了不给学院领导的工作增加麻烦,我接受了张书记的建议,买了苹果和火龙果,在我们系金丰良教授的陪同下,去陈宏伟教授办公室探望并道歉。

陈宏伟:我刚出院时邱宝利来道歉,我考虑到对学生的影响不好,没有将他哄出去,敷衍了几句。对了,邱宝利你带来的水果被我扔进了垃圾箱里,我嫌脏,沾染着你那丑恶的灵魂。

5. 邱宝利:本人目前正在收集证据,将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护自己的声誉,还自己一个公道,还华南农业大学一个清白!

陈宏伟:最后的哀鸣!我期待那一天早日到来。你还用收集证据?百度一下就行了,劣迹斑斑,世人皆知啊?

随笔:1. 我上大学的时候,从《读者文摘》上看过一篇介绍著名画家范曾先生的文章,其中一首范先生的诗句记忆深刻。每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总会想它,给我勇气与力量。平生作画万万千,抽筋折骨亦堪怜;能容毁誉风中过,坐看烟云笔底穿;肺腑从来存雅致,丹心自侵照世间;世人问道江东子,笑指山林别有天

2. 记得2007年4月我和同行朋友去西双版纳采集果蝇,顺便去了版纳的职业技术学院。好像在拜访科研处王健军处长(查了一下考查日记)的时候,收下了他的名片,背面印着汉代科学家张衡的二句话:“不患位之不尊,而患德之不崇;不耻禄之不伙,而耻智之不博”。被我的同行朋友先看到了,令同行朋友和我感叹不已,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名片。名片虽小,让我看到一个人的修养心底和品格,难得啊。一千九百年前古人都能有如此崇高的道德追求和学识向往,让今天的我感到羞愧。这张名片被我贴在了办公电脑的显示器上。尽管字迹早已模糊不清,但背面的这二句话,清清楚楚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3. 明代史学家王阳明的一句话:“龙岗山上一轮月,仰见良知千古光”,每晚当我躺在床上的时候,都会默诵一下,安然地入睡。

4. 明天就是新年了,很快鸡年也将到来,在此抒发一下对鸡年的期待:“一唱雄鸡天下白”,雾霾散尽紫气来;天若“无”情天亦老,人间正道现云开。


陈宏伟:脏话被珠江学者邱宝利教授贴上“传统的国骂”的标签, 侮辱了谁?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3282080&do=blog&id=1024060

转载  宁利中:教育史上“一记耳光”,不能白挨!为的是搧者不白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50818-1023158.html

转载  冯用军:华农邱宝利1耳光引发学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571-1022905.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82080-1024479.html

上一篇:脏话被珠江学者邱宝利教授贴上“传统的国骂”的标签, 侮辱了谁?
下一篇:瞧,这大学?(一)

24 茆长暄 高典 侯沉 宁利中 牛登科 李学宽 李天成 李东风 武夷山 彭真明 李曙 岳雷 梁洪泽 林辉 傅金城 Wanmingfu xiaocaozi uneyecat wangqinling xlsd dahong86 khzh youxirenjian huiluocao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8 19: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