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佳方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jf848689

博文

给医护工作者以安全——民航总院杨医生有感。

已有 1620 次阅读 2019-12-28 20:24 |个人分类:管理之道|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构建和谐医患关系,信任是至关重要的桥梁。疾病面前,我们必须认清,只有医生才是最专业、最可靠的力量,医生与患者永远都应该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据12月25日《新京报》报道,12月24日,北京民航总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杨文遭患者家属刺伤颈部,经抢救无效去世。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这起暴力伤医致死案件尚在调查中,不管什么原因,都不是伤医、杀医的借口。“医生在救你家属的命,你却要了医生的命!”网友的跟帖戳中很多人的泪点,大家为逝去的医生感到心痛和哀伤。近年来,暴力伤医事件不时发生,造成了若干医护人员伤亡的惨剧。主要原因有

1. 媒体报道对医生形象造成的负面影响;

2. 政府卫生预算拨款不足,导致公立医疗质量低下、注册医生数量与国家人口比例不平衡、不平衡的医疗资源导致医患沟通不足、保险普及率不足导致民众医疗负担进一步加重;

3. 公众对法律裁决的不信任,认为法律会偏袒医生;

4. 由于健康素养问题,部分公众对现代医学能带来的治疗效果有不切实际的期望;

5. 医疗机构缺乏安保措施与意识,实施暴力极其容易;

以上种种因素最终导致的医患之间的信任裂痕,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一大痛点事实上,不少人对暴力伤医事件所造成的显在或潜在的恶劣后果,并没有淸醒认识。除了被伤害的医护工作者本人之外,暴力伤医事件严重伤害着医护人员这个群体的职业安全与尊严。接二连三的伤医事件,让很多医护人员整日胆战心惊、草木皆兵,不少医院专门配备大量安保人员这无疑也增加了医院的经营成本还有,一些医生选择转行,一些医生选择“明哲保身”的工作方式,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情况下不再收治病人,或选择最保守的治疗方法来规避麻烦。长此以往,医护工作者不敢创新,不敢尝试新技术、新手段,将给医学事业的发展带来多少潜在的损失和隐患。不仅如此,暴力伤医事件屡发也在伤害着医学教育事业的未来,将影响未来医护群体的数量和结构。“不让我的孩子学医从医!”网友的跟帖是气愤之语,但近年来医学院对高考考生的吸引力在下降,这一定程度上意味着这个行业的未来令人担忧。如果医生成为高危职业,从业者减少未来医护人才缺口进一步变大,那么我们找谁看病?找谁救命?早在2013年,原国家卫计委和公安部联合发文,要求采取措施预防和减少发生在医院的恶性涉医事件。2014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等五部委发出了《关于依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意见》;《刑法修正案(九)》也将“医闹”入刑缓解。在这里,作为一个长期光顾医院的公民,我提几点措施:

1. 医疗机构急需保障安全的执业环境,否则医生会在恐慌中越来越不愿意处理病情严重的案例,最终损害患者利益。

2. 当医院/医生提供患者或亲属的任何暴力相关证据后,患者及其亲属此前对医院/医生提出的任何投诉与指控立刻自动取消、无效。

3. 医生应重视知情同意手续及完善病例资料:正确记录患者的病程无法防止暴力本身,但一旦发生暴力后医生报警,后续调查中相应诊疗资料就显得非常重要。许多医生会忙于临床治疗而滞后文书工作,但当警察开展调查时,这可能会有损医生利益。

4. 提高对暴力的意识与警惕:在与患者及家属的沟通过程中要保持警惕,不要和任何有潜在暴力倾向的人独处。始终保证有逃生道路(门),不要让任何有潜在暴力倾向的人挡在医生和门之间。

5. 限制进入:病床边不应允许大量亲戚长期围堵,医院应严格设置外来人员通行证,最好通过部署前武装人员进行安保工作。

6. 所有医疗机构必须制定应对暴力行为的标准操作程序(SOP),并定期进行模拟训练,让每个医护人员都清楚自己面对意外时该怎么做。

7. 保留现场记录:拍摄记录暴力事件的音频/视频,在场相关人员签署记录暴力事件经过的书面声明,医院不应该通过「给钱求和」来掩盖问题。

对于已经发生悲剧的我们应该采取的措施是:

1. 主动发声: 2. 足够的尊严: 3. 避免二次伤害: 4. 科学处理心理伤害: 5. 成立基金资助受害家庭: 6. 疏导哀思: 7. 安保和反应措施加强: 8. 演习和预警: 9. 多方合作:和警方合作,通过社交媒体滚动发布消息,并随后共同发布新闻发布会。积极面对伤害,但不卑不亢,通过专业期刊,刊登发表有关医疗暴力的专业指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74646-1211866.html

上一篇:英灵千古,精神长存——悼念宁滨校长
下一篇:我那优秀的村长舅舅--刘汉富

3 范振英 郑永军 段含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7 21: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