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亶文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dw 伟人毛泽东,永在民心中;泛舟地磁海,会友乒乓界。教授研究员。

博文

我与中国科学院

已有 10186 次阅读 2011-5-11 07:21 |个人分类:生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office,科学院,style,中国| 中国, office, style, 科学院

我与中国科学院

王亶文

 

科学网编辑部发出征文告示,我早退休,没法按要求写了。现在就写写几十年来我与科学院的一些琐碎事情。我是68年大学毕业,被分配到东北一个林业局的。整整十年,关心科学,向往科学院。正在感到“没希望了”的时候,突然,1978年广播说要恢复研究生招考制度,我高兴得蹦蹦跳跳。我的努力得到回报,我来到科学院研究生院当学生。小孩的独生子女证上写着我在科学院学习。

 

我在东北教高中物理,搞地震预报(小组)。“要有实践经验”,我就报了地球物理研究所。我们所的原址就是现在的中国科学院所在的三里河所在地。回所里写论文,算题。所搬到原来的农机学院内,可计算机房还在三里河。所以我们每周一次到科学院后面的机房去上机。进出大门凭我们的上机时间分配表即可。后来研究所所庆,都有那段历史介绍,并附上照片。

 

82年有了微机,TRS-80,就不去三里河了。那边还有些宿舍是我们的,有的同学住在那里。还有一个高压实验室。一直到2005年,我快退休了,才完全搬完。

 

在工作中碰到科学院的人员,例如当某些项目评委,在饭桌边会聊起那些往事。2005年,我参加了《二十一世纪100个交叉科学难题》出版会议,科学院院长等也出席了会议。后来,我在这本书的扉页上写了句话,为毕业论文算题的地方作纪念。

 

现在是位研究生同学在当院长,我也有点感到亲切。我在自己的母校,科学院研究生院教了近二十年书。退休后曾带所里的乒乓球队和科学院部离退休乒乓球队进行过友谊比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7292-442832.html

上一篇:美国新的“世界之最”
下一篇:故宫失窃所引出的笑话

5 陈安 刘立 黄晓磊 肖重发 张鹏举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0 06: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