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lyskyz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olyskyz 吾爱吾师,更爱真理

博文

再评"唯SCI论文"兼议科研教育管理

已有 1381 次阅读 2019-12-27 16:32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按:以下内容来自在《驳“SCI崇拜的三重危险”》一文后的评论和讨论。本不想专门就此单独发文的,因为专门发文更耗费时间。但由于其中的有些讨论内容的确非常重要,还是单独写成文章吧。


在是否或如何“唯SCI论文”这个问题上反复嚼,都快要出老茧了。反复谈反复说同样的话却达不成共识的话,简直是在浪费精力,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做。我认为最关键的问题有三个:

1、绝对不能闭关锁国,一定要尽可能地在社会经济、文化、科技等领域全面对外开放,与国际社会互相交流。全面地开放这一点是最重要的。

2、学术创新性成果是否选择用英文发表还是中文发表,是发表在国内还是国外,是个人的自由选择,不用做强制性要求。有人喜欢用英文发表在国外,有人想节省脑力不愿意花精力在外语的转换和熟练运用上,这些都是个体的自由选择,都需要被尊重。

3、评价学者的唯一的标准是其做出的科研成果的真正价值(包括学术理论价值和经济技术价值),同时以此为最重要的基准进行职称和薪金制度设计(当然,对于教师系列还要兼顾其教学业绩的考评,甚至在有些层次类别中应以后者为主;薪金制度中,应更多地加大工龄的权重,这样有利于安稳人心,使得通过了足够高入门资格的在岗学者和教师能安心于做好科研和教学工作本身)。同时,应取消过细过繁琐的数工分式的业绩考核奖励方法(真做出有分量有价值的重大学术成果,直接给立即提了职称即可,以及直接从技术研发的企业经济收益分配中获得研发收益),每年都花费大量的人力和精力做各种无多少真正意义且经常重复的科研或教育数据统计,并以此为基准进行工分制式的考评奖励,对于科研和教育活动不仅是无价值的而且愚蠢,这种过于功利的考核做法是败坏学风、浮躁人心、导致科研和教育品味低俗化的重大推手。

以上三点做到了和做好了,就自然而然地不存在是否唯论文或唯SCI论文之类的问题了。


以下*号中间的文字是原文博主的评论回复:

*************************

1、这肯定是最重要的啊。

2、人类智慧的精华(尤其在科学、哲学、经济学、心理学、医学等方面),是以英文为媒介记录下来的。中文翻译过来的只是其中很少很少的一部分,而且许多细微却非常关键的思想、韵味、感悟等,在翻译的过程中遗失了。因为,在中华文化的生活环境里,没有相应的场景或思考,所以在中文语言的发展进化过程中,也就没有产生相应的中文词汇或表达。一般人当然生活在中文环境中,没有问题;但对于学者来说,首先要大量阅读、吸取人类智慧的精华,然后在此基础上深入思考、进行新的创造,为人类知识与智慧的宝库添砖加瓦。既然大量的阅读来自于英文,那么写作也就很自然的是英文了。以上观点供你参考。

3、你说的“加大工龄工资的权重”,让我想起1987年我硕士毕业留校任教时,当时的工龄工资比重就非常大。你是要走回头路啊 

****************************


下文是笔者对上文评论的回复。

你这是有些诡辩呢,理由如下:

首先对于2,世界上不是用英语发表的顶级学术成果多的很,日本、俄罗斯、法国、德国等等国家的学者里比比皆是(尤其用较长的历史尺度来看的话),所以不必要自己去强迫自己人必须用英语发表,是否用了英语写作与学术水平完全没关,这又来自以下两点:a在网络化时代,要了解国外的学术进展非常容易。b.许多顶级的学术突破并非来自对于对于最新的前沿热点或所谓的前沿进展的参与和追踪,而是来自于对于基础性问题的反复思辨、独辟蹊径的深度挖掘、以及个体化的深度思考。

其次,对于3,增加工龄工资权重和是否回归你说的年代完全是两码事,不能刻舟求剑地去看待,你这更是诡辩,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具体实施和实施究竟是否会起到积极作用,比如日本就是一个在几乎所有领域都实施以工龄工资为核心权重的工资体系的国家,至少在学术界和教育界他们的这种做法对于学者和教师安心于自己的本职工作应该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而效果已经在那摆着了。

对于当下的中国大陆来说,在保持收入水平与现在至少相当或继续不断提高的条件下,改变收入计算方法,即增大工龄的权重,大幅减少甚至取消对论文、项目到账等的计件式年度奖励(这种做法在科技发达的国家几乎是没有的(学术休假期期间自己用自己的项目经费给自己发工资等情形例外,这与国内的这种做法也有本质的不同)。这些情况王老师不会不知道吧?或者你不太了解或了解得不够完整大陆各个层次的学校在这个问题上最近20来年究竟是怎么做的和在各个层次的高校与研究机构里这种做法实际究竟起到了什么样的效果?)就是完全可行的,既不会降低大部分教师的实际收入(应该会反过来,会让大部分教师的实际收入增加,当然,会多少减少项目包工头、论文包工头之类的收入),还可以大幅减少功利化地和短平快地去追求论文发表和拉关系走后门地评奖、评项目的状况,完全可以做到有百利而几乎无害的效果(即使是在国家花了同样多的钱来做科研和养这些人的条件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34816-1211741.html

上一篇:做学问的正向层次与反向层次,兼论正面评价与负面评价
下一篇:人生中最美好的事情

11 杨正瓴 王安良 卜令泽 宁利中 李陶 彭真明 王立新 吴嗣泽 刘山亮 朱志敏 王从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2-21 03: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