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oy30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oy301

博文

从“三高”到“三失”:新视角看待老龄健康

已有 960 次阅读 2021-2-13 18:33 |个人分类:Post Doc|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在301医院读博士时“老年医学”是我们专业的必修课,当时听很多不同科室的主任授课。听毕若有所获,同时也有一种盲人摸象的感觉,就是不同专科看待老龄健康整体还是从某一专病的视角入手,仍对“老年医学”缺乏系统印象。比如,神经认知疾病会比较侧重于相关认知症/疾病的鉴别诊断,潜在病理,评估方法与治疗手段;心血管疾病会侧重于老年人群多发的几种CVDs,以及一线治疗药物,并且分享一些指南未更新的、但是临床实践中发现比较有效的治疗方法。当时记得讲者中有很多保健会诊专家,他们在讲述专病诊疗时也会从多学科视角进行考虑。其中一位院感科的主任分享了一则有意思的案例,一位合并肺炎反复感染不愈的老年患者,按道理对症的抗菌药物起到了效果,后续住院几天又出现症状,然后复发;一开始涵盖相关科室的多学科专家会诊没有找到很好的方案,后续院感科的主任对该保健病人的呼吸机拆开进行采样调查,发现其中有一处已成为该病菌的培养皿,感染源头找到,老人很快控制住肺炎并可以开启下一阶段治疗。一学期大约10堂课,伴随一些课下读物,有许多收获(包括系统认识了老龄健康最主要的“三高”疾病的危害、诊断、治疗和预防),也保留了一些困惑。例如,第一,老年健康的反义词是什么,是老年疾病吗?第二,如何实现健康老龄化,这么多专科疾病,一一攻克才可以达到健康老龄化的目标吗?老年人也容易多病共存,尤其是慢性病前期状态并存,我们需要按照老年常见病清单,逐一干预的策略,还是有会其他好的办法。


再往后面,来到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和杜克大学医学院继续进行老龄健康方向博士后科研工作,这个问题也一直带在身上。今年回国寻找教职,除简历及成果材料外,自己也用心准备了教职申请函、教学陈述和工作规划、科研陈述和工作规划。在准备上述材料过程中,也梳理了几年来在不同较好的平台(包括全国唯一老年医学国家重点学科、中国老年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求学时也曾有中华老年医学会主任委员和中国老年医学会主任委员交流、请教的机会[博士阶段];老龄健康国家智库单位[第一段博士后];全美排名前三的老年医学专业的大学[第二段博士后])老年医学求学和研究的重点工作,发现这些工作如果以老年个体为对象的话,最后汇总成三个主要方面,分别是失能、失智和失衡(心里健康问题。失能和失智读者可能听过已经不少,其中失能指的是身体因疾病或者伤害等原因导致的伤残,从而部分或者全部生活丧失自理能力;失智是指大脑认知疾病的统称,比如常见的记忆能力、思考能力、空间定向能力等脑部主要功能的渐进性丧失。第三个失衡是自己一方面为了像“三高”一样押韵,同时也更加贴切反应老年群体心里健康问题的词而想出来的,老年人往往在青中年时心理较健康,心态也不错,可是到了退休年龄后,进入机体全方位不可逆转的持续老化(aging)和退化(decline)状态,往往容易出现心态失衡导致的心理问题,这个问题十分隐匿,且老年人不愿表达,因此很难及时被发现。心态失衡累计到一定程度在后续生活中往往会集中爆发,伴随着人际关系能力下降,拒绝接受新鲜事物,敏感易怒,依从性不佳,睡眠障碍等情况。因此老年人的心理健康和我们普通认知的心理健康或许不同,而是以一种心态失衡为主要原因和表现的一种心理健康问题。关于失能、失智和失衡的预防,这篇博文不展开讲,读者们如果感兴趣我将另起一篇文章讲述。这篇博文会聚焦在一个老年医学领域科研从业者的思考,即在一系列教学和科研训练后,慢慢把视角从老年常见疾病——如“三高”,转移到一种更加综合,却又最契合老年人群生命质量的“健康指标”——“三失”。


老龄健康的视角从“三高”到“三失”的转变,或许不仅仅是根据不良健康结局相关性或者老年疾病负担的重要性重新排序,而是回溯第一段的两个问题,如何定义老年健康的反义词,如何针对性攻克这个老龄健康“反义词”并且实现“健康老龄化”。那么,从疾病“三高”诊治的视角,往往会像面对一颗枝繁叶茂的大树需要修剪破败、腐烂的残肢一样,难度不小,并且容易治标不治本;而从“三失”预防的视角(注:三失往往是不太可逆的,所以我们很少会提到治疗,而更多的是发生前的干预与预防,或者发生后的支持疗法),会像面对一颗成长及终将衰老的大树,从外部环境、养分以及一些大树的生活习惯(经常邀请小鸟除虫,森林中脱颖而出有更多光照,散发健康味道和周围环境良性互动等)等方面入手,不是针对驱赶而是更多针对根部以及环境。也许健康指标靶向为“三失”的反义词——即日常活动能力完好(躯体功能和社交能力),认知功能完好(智力好,有一定频率的脑力或益智活动),心态平衡(从个人修与养以及来自社会和家庭外部环境支持,提供一个友善的陪伴过程,使得老人能适应这个逐渐老化的状态,也帮助他们找到自己的价值)。在实现上述模板的过程中(from means to an end),老龄常见疾病的预防,调整健康生活方式和人际关系,营造良好社会和家庭支持环境等等,都将成为一些有效的手段,并且相互的权重达到较好平衡,而这种达到较高生命质量的老化进程,或许比无病的进程会更加有意义,也更可能是我们期望的健康老龄化过程。


科技部将老龄健康重点项目的关键词是“主动健康”,而健康老龄化定义是“从生命全过程的角度,从生命早期开始,对所有影响健康的因素进行综合、系统的干预,营造有利于老年健康的社会支持和生活环境,以延长健康预期寿命,维护老年人的健康功能,提高老年人的健康水平”。也许看待老龄健康的视角不止一种,以上从“三失”的视角也一定会有不足,同时也应该会有一些启发。在这里抛砖引玉,希望各位不同专业的专家点拨,也欢迎探讨。


撰文: 姚尧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健康老龄与发展研究中心

审校:张驰 北京医院 国家老年医学中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198033-1272029.html

上一篇:[转载]北大国发院博士后姚尧荣任国际SCI和SSCI期刊编委

1 赫荣乔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3 06: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