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的光亮-张林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lincn 理想是一种明知不能得到但却必须要有的东西。

博文

又见到自己尊敬的老师

已有 2770 次阅读 2014-10-29 11:42 |个人分类:科学教育|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老师,力学,做人原则| 力学, 老师, 做人原则

   现在开写一篇博文,不是科学,而是感情,如果只喜欢科学的,可以绕开走,我不拦你....

   今天我又见到我大学时期的老师了,所以想写点东西,不写心里觉得憋得慌,有木有

   转眼离开母校已经快20年了,有吗?太快了,大学期间的很多往事都已渐渐模糊。学化学的说了,往事是溶质,岁月是溶剂,随着岁月的流逝,往事总会越来越淡!可是学物理的说,有些事情随着岁月的流逝反倒会越来越清晰,那是感情。老师,就是其中的一个。

   老师是我入大学以后第一个给我诠释什么是“亮点”的人。他是我们的力学老师,教的内容都被岁月打上马赛克,模糊掉了,但那个亮点却无法抹去。是神马亮点呢,咱后面再说。老师上课给我的总体感觉是逻辑思维清楚,图像很明白,简单明了,但忽然又展示一些深刻!他的课和其他老师的课明显不同,有一种时时能让人能感觉到思维魅力的“副作用。

   于是老师下课以后,答疑的人特别多!有领导路过说,学生问题这么多,可见上课是不是有问题啊,搞物理的都说,您错了!呵呵,玩笑!

   在答疑的众多学生里,我就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个。我记得我问的是一个关于刚体的问题,具体我在纠结什么,现在没有印象了,反正我在说一个非常复杂的方法也可以搞定一个神马,然后老师耐心解答了一段,记不得了,但最后一句是好像是这样的:“我们能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决,就是最好的方法....”,后来,我才知道有个什么“剃刀”之类的东西!当时不知道老师的时间是很宝贵的,但从此以后,我对简单明了物理图像清楚的东西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用我的话讲就是“嗯,很亮!”

   那个时候,科研对于我还是个陌生的东西,听说过但没做过,所以对老师的认识也就这么多,感觉他和其他老师就是有些不同,总能感觉到有些不一样的个性的东西,无论穿衣的颜色还是他的个子,都不同,嗯后来他和那个谁(也是尊敬的前辈)站在一起的话,你的印象会更深。但后来的生活经验告诉我,真正有水平的人,其身上一定会有不同一般人的东西,比如某种偏好,比如某种个性,比如某种脾气直.....等等,其实后来我才发现,真正高水平的人身上其实还会有一种非常珍贵的特质,就是他们的品格。

   其实对老师的尊重,并不仅仅是在大学的课堂里建立的,而更多是在以后时断时续关于他的消息里。

   毕业后各奔东西,后来听说老师离开母校了,后来又听说他在某个大学的某些事情,后来还听说老师的学生....后来的后来,渐渐的消息越来越稀松.....

   慢慢地,老师的身影又不时出现在我眼前,但那总也是匆匆一闪,偶尔是在会议上,多数情况下并不存在给老师打招呼的机会,因为在老师曾经的、眼前学生太多了,就我们那一级上过力学的就接近九十人,除非你很有才并且出息得还差不多,那是另外一回事。而我是个神马情况,没人知道(是不是很低调),况且每次看见老师我总感觉非常惭愧,所以多数情况只是打个招呼而已,其实自己也知道老师对自己也并没有什么印象。

   但今天,老师作为专家被直接请到我们学校来做报告了,而且报告的范围又是小范围的(因为老师已经退休了嘛,不在那个那个重要的位置上了嘛),所以我才终于可以和老师说说话,表达一下一个学生对老师的尊敬和爱戴了。

   话说每一个人一生的老师多了去了,但并非每一个老师都值得尊敬(不要给我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道理先),而尊敬老师原因并非源于其他,就是他做人的品格。老师给我们做报告,思维一样逻辑清晰,还有就是老师的那个独特的表达用语,什么什么尼,恍恍惚惚又把我带回了课堂。看到很多像老师这样有原则的人的存在,我似乎感到一切浮躁一切污七八糟的东西最终都会消散,留下的一定是公平公正的学术环境,只要你是坚持实实在在做你喜欢的科研,你一定会得到该有的公正的对待。“不要泄气,继续努力...”听着老师的这句话,我惭愧无比,毕业都这么多年了,总是自己不争气,愧对了老师对自己的一片期望啊.....

    我尊重任何一个有原则而不断追求完美和理想的人,我经常被他们的人格所鼓舞,虽然我自己不一定能做到。当老师在说起母校一位终身在追求科学的同样让人尊敬的老先生的时候,做为一个大男人,我的鼻子一下子就酸了,忽然我就想起一句歌词“这世界有些人一无所有,而有些人却得到太多....”

   老师,您放心,您教给我们的不只是力学,也不只是知识,您还教给了我们其他更重要的东西,我们也会像您一样在违反原则的事情上鼓起勇气表达自己的观点,我不是您最好的学生,但也不是最差的那一个。

   老师,祝您身体健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18012-839538.html

上一篇:杂谈:平平淡淡不是真
下一篇:在愿望梦想和现实里的留学命运(一)

2 曹聪 李志俊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1 23: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