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inhu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iminhuang

博文

聊聊创新(5):Aufgewarmte Suppe

已有 534 次阅读 2020-4-29 07:01 |个人分类:学习笔记|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两个月前刚刚去世的弗里曼·戴森(Freeman Dyson)是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教授,有“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头脑之一”之称。2008年,戴森曾应邀为美国数学会“爱因斯坦讲座(Einstein Lecture)”做演讲,他准备的演讲题目为《飞鸟和青蛙(Birds and Frogs)》,但讲座因戴森生病而临时取消了。【1】后来该演讲文稿发表于20092月出版的《美国数学会志》。【2

演讲文稿的开篇将数学家分为两类,飞鸟和青蛙。“有些数学家是飞鸟,其他的是蛙。鸟儿高翔天际,遍览直至天际的广阔数学远景,他们所喜爱的,是能统摄我们的思想、将散布于地上各处的种种问题整合起来的概念。青蛙住在泥地里,只能看到长在附近的花朵。他们喜爱特定事物的细节,一次只解决一个问题。数学的世界既广阔又深刻,我们需要鸟与蛙齐心协力才能探索。”【3

文稿中还提到约翰诺伊曼(John von Neumann)的糗事。1954年,每四年举行一次的数学家大会在阿姆斯特丹举行。冯•诺伊曼受邀做大会主题演讲,演讲题目为“数学的未解问题”。筹办者期望他能重演希尔伯特1900年在巴黎大会上的历史性一幕,为20世纪后半叶的数学指点江山。遗憾的是,195492日星期四,下午3点,当阿姆斯特丹音乐会堂的大厅坐满了充满期待的数学家时,冯•诺伊曼“老旧”的演讲内容让听众不耐烦了。有人用大得足以让所有人都听得见的音量大声用德语说:“Aufgewarmte Suppe 德语“Aufgewarmte Suppe”的意思是“回锅重热的汤”,回锅重热的汤从来就不是好汤(Aufgewarmte Suppe war noch nie gut)。中文对应的说法应该是“炒剩饭”。(注:或许演讲题目不适合于冯•诺伊曼,或许健康原因,1954年开始身体状况出现问题。)

交流网络是创新体系中的重要创新要素(见聊聊创新(2)),规模各异的研讨会或讲座是交流网络的主要形式之一,而高质量的研讨会或讲座常常是创新的源头,尤其是交叉学科的交流。例如,二战后的梅西会议(Macy Conferences)、希克森研讨会(Hixon Symposium)、圣达菲研究所的夏尔巴会议(Sherpa Meeting)、以及哈佛大学的The William James Lectures和耶鲁大学的The Silliman Foundation Lectures等。这些会议或讲座的主要目的一般是为未来某领域奠定科学基础。

圣达菲研究所的夏尔巴会议通常规模较小,受邀与会者约10-15人。夏尔巴人是居住在喜马拉雅山脉的一个部族,以其在高海拔地区的坚韧不拔、专业知识和经验而闻名。如果你正在攀登喜马拉雅山的山峰,你需要夏尔巴人。这是圣达菲研究所以夏尔巴命名会议的意图。【4】夏尔巴会议为未来研究探索道路,因而准备好的讲稿会遭到强烈劝阻,激烈的思想碰撞则是备受赞赏,因而交流的方式常常是白板而不是PPT

冠名Lectures通常邀请最有影响力的思想家给一系列开创性的演讲,听众规模可达千人。【5】受邀冠名Lectures是极高的一种荣誉,也是一种挑战。受邀学者需要为此做长时间的思考和准备。例如,作为1987年哈佛大学William James Lectures的受邀学者,艾伦·纽厄尔(Allen Newell)在其《认知统一论(Unified Theories of Cognition)》一书中开篇第一句话写道:“如果一个人受邀William James Lectures,他必须给讲座留下点什么。不只是总结过去的研究,也不只是思考事物之间的联系,而是要做一些事情。”【6 而这本书就是纽厄尔为该讲座留下的。耶鲁大学Silliman Foundation Lectures也享有同样的声誉。冯•诺伊曼曾受邀1956年春季学期耶鲁大学Silliman Foundation Lectures。尽管他于1955年检查出患有癌症,并随病情加重而逐步取消大量的交流活动,但是直到不能行动前他都不愿意取消该讲座系列。即使最终未能成行,临终前还一直为此准备讲稿,其未完成的讲稿在他去世后出版--The Computer and the Brain》。【7

交流网络的平台是否有价值取决于“炒剩饭”的程度,而与平台的场面是否宏大,与拿着小卡片引导思想碰撞的主持人是否“知名”等等无关。其实,相比创新指数,或许设计个“剩饭”指数更能推动创新,因而使古德哈特定律(见聊聊创新(4))失效。底线有了提高,创新自会溢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131649-1230675.html

上一篇:聊聊创新(4):McNamara Fallacy & Goodhart’s Law
下一篇:聊聊创新(6):Blue Sky Lab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9 05: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