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鹰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ingzhang1 一个留守儿童的中产路

博文

2.26 农业发展五:减少浪费(或损耗)与保护环境

已有 3364 次阅读 2021-6-4 16:42 |个人分类:科技3|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农业中农药、化肥等的使用对生态与环境造产生了不少的影响与压力,但为了满足人的生存所需的食物生产,这些化工产品的使用却又是必须的。科技行业通过新的研发,减少化肥农药的使用,在基建与物流中减少食物腐败的损耗,这样可以减少对环境的压力。同时、销售商与日常的消费者也可以通过减少浪费,更加合理的膳食结构,从消费的终端减少化工产品的使用而保护环境。这些减少浪费的措施甚至也可以提升居民的身体健康、动物福利与生态平衡。

从全球的角度来看,农业的一个挑战在于养活越来越多的人口的同时,减少多元化的生态系统受损害的风险[1]。对于发达国家与中国而言,由于人口数量基本保持稳定,在发展现代农业中应该更加侧重于生态环境的保护。在变暖的全球环境下,虫害减少了粮食的产量[2]。农药与化肥的使用可以减少虫害,但是却加重损害了生物的多样性[3]。生物多样性不仅仅是环保呼吁者们的理想追求,更是对农业经济有着巨大影响。在农作物生长过程中的授粉是很重要的一环,昆虫等授粉者对于作物的产量有巨大的促进作用[4],所以减少农药化肥的使用也成为了环境保护的重要一环。在2008年,法国(欧洲的第二大杀虫剂消费国家)宣布了一个具有雄心的计划,想要在十年内将杀虫剂的使用减半,但是失败了:杀虫剂使用反而增加了12% (主要反映了法国农业生产的增加);尽管这个计划失败了,从08年开始的研发将用于法国未来减少化肥农药的使用的新一轮的尝试,也提供给其他国家参考[5]。由于虫害对于农药的抗药性,科学家们也在研究新的手段来对于虫害,比如微生物与转基因技术等等[6]

开展现代农业中的转基因作物与数字化、自动化的智慧农业等研究通过在源头减少农药与化肥的使用;同时我们也可以从“开源节流”的节流角度,减少农作物的浪费与损耗,从而减少化工产品的使用,这样也能保护生态环境。根据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的数据,“每年有14亿公顷的土地 - 占世界农业面积的28- 用来生产最终被损失或浪费的粮食”[7],所以这种节流的潜力也是巨大的。

食物损耗与浪费的原因随着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也有不同的表现:“发展中国家在农业生产过程中遭受的粮食损失更多,而在中等收入和高收入地区,食物浪费在零售和消费者层面较为严重”[7]。在印度,由于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的落后,据估计,大约有40%的食物在到达消费者之前便已经开始腐烂变质了[8]。中国由于区域发展的不平衡,大约介于印度与发达国家之间,这也就提示了,生产运输的损失与终端消费的浪费均可进行改善。农业经济学的分析显示,“……限制在传统农业要素中的公共投资的结果比较差,相对的,许多国家将公共投资用于非传统农业的要素中,获得了比较好的结果,比如,建立科学农业研究与农业延伸的服务业等等……”[9]。在农业延伸的服务业的投资也可以有更大的经济产出,冷链,仓储,有机食物等等的研发不仅可以减少食物的损耗,对于提高农业附加值也很有帮助。中国有优于印度的基建(甚至媲美发达国家),电商在冷链等物流方面的投资,借助于中国基建的优势而迅速发展,在生鲜食品的销售中获得较高的利润。一些关于食物保存的问题,比如为什么草莓购买几天后,即便放在冰箱里没过几天就腐烂了,草莓又是如何在冷链运输保存的等等,可以作为大众科普讨论的话题。

减少食物损耗的方法也不仅仅局限于冷链、交通的方式,有时候因为作物的丰收,比如天气较好,或者农民根据去年的蔬菜瓜果的较高价格的品类而扩大生产,这种情况下,即便运输零损耗,但是由于消费者的需求饱和而难以带动销售。这种情况下,农产品也可以经过再加工与生产出更长的保质期的不同的产品种类进行差异化销售,比如传统中的腌制发酵食物。农作物产量有高有低,价格有涨跌的周期性,类似石油储备可以稳定价格,差异化生产的农产品可以减少农民由于价格涨跌幅度过大的损失。欧美国家饮食中的芝士或黄油相比牛奶体积压缩了,储存的时间更久很久土豆可以做成薯片等等各种不同的产品苹果丰收的时候可以做出苹果汁,苹果西打apple cider,苹果醋等等。蔬果类相比谷物等更加容易变质,可以考虑做成冰冻水果,适用于制作酸奶或者夏天流行的奶昔、奶茶。伴随着农产品产量的预测,通过金融工具以及供应量的预测,以及不同的加工形式的食物消费品,可以在减少食物浪费的同时稳定农民的收入。

从消费者角度而言,日常饮食过程中会产生一些浪费,上海等城市对于垃圾分类处理的一些措施进行了试点,寻找与环境更加和谐的相处模式。随着人均收入的增长,外卖等餐饮行业的高速成长,增加了很多食物包装盒的消耗。过去为了保证食物的安全,比如易拉罐、软饮料等的玻璃瓶都采用一种密封包装:易拉罐漏气、真空按钮凸起等都提供了食物安全的提示(好像推荐信背面的粘贴处的签名、或者信件粘贴处滴蜡的敲章蜡封)随着对食物安全的重视、具有安全装置以及密封的塑料包装的外卖包装盒也会增加,这些也是环保考虑的一环。这些垃圾与可回收的包装盒可以与大数据科学结合起来,寻找较好的生物垃圾的回收利用的方式。不同垃圾回收点与超市的一些过期食物的处理方式所获取的统计结果可以反馈到生产购买的规划之中。通过消费的统计与一些浪费的数据,统筹安排主打新鲜的蔬果类的种植,通过郊区近距离的生产与配送,减少生产与运输中的碳排放。

为了健康的考虑,一些饮食中的消费习惯的改变也可以促进环保与生态环境的改善。“过去,农业中对于牛肉或者牛奶生产的补贴是合理的,因为这些肉奶制品可以增加高质量蛋白质的摄入,但是如今,肉奶的消费形式却可能家中营养相关的慢性疾病”[10] 。由于生活条件的提高,肉类供应量的增加,我国的肥胖或者体重超重者数量也在逐渐增多,这就导致了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的蔓延。由于肉类产品更低的能量转化率,生产肉类的农场需要很多的饲料,更多的饲料则表示需要种植更多的农作物。其次,驯养牛的时候因为牛放屁产生大量的甲烷等温室气体,所以过多的肉类饮食对于环保也是一个巨大的负担。在生产肉类的时候,由于需要使用抗生素治疗生病的动物,所以肉类消费的增加也增加了细菌的耐药性[11]。由于细菌的抗药性可能导致全球健康危机,比如出现广泛传播的超级细菌会导致没有有效的抗生素,所以农场也在通过改进卫生条件的方式减少抗生素的使用[12]在工厂形式的农场培育的肉食动物,常常生活在很不容易的生活条件下,比如困小的鸡笼,牛被用泵不停地产奶所以减少肉食也能增加动物的福利(animal welfare[13]。小孩子比较容易共情屠宰牛羊时的心情,人们所食用的肉类都是来自于活生生的动物,一些适当的教育可以让他们更加珍惜食物的来之不易,与自然环境更加和谐地相处。鼓励膳食的均衡营养,一方面可以促进人们的身体健康,另一方面减少的过度的肉类与脂肪的消费,可以给一些贫困地区的人提供更多的食物,而帮助解决食物分配的问题,而且也对生态环境产生多方面的促进作用。

引用文献:

[1] Samberg, Leah H. "A collaboration worth its weight in grain." Nature 537, no. 7622 (2016): 624-625.

[2] Deutsch, Curtis A., Joshua J. Tewksbury, Michelle Tigchelaar, David S. Battisti, Scott C. Merrill, Raymond B. Huey, and Rosamond L. Naylor. "Increase in crop losses to insect pests in a warming climate." Science 361, no. 6405 (2018): 916-919.

[3] Masood, Ehsan. "The battle for the soul of biodiversity." Nature 560, no. 7719 (2018): 423-426.

[4] Kremen, Claire. "The value of pollinator species diversity." Science 359, no. 6377 (2018): 741-742.

[5] Stokstad, Erik. "A new leaf." Science (2018): 144-147, vol. 362

[6] Borel, Brooke. "CRISPR, microbes and more are joining the war against crop killers." Nature vol 543, no. 7645 (2017): 302.

[7] 食物浪费:主要事实和数字,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http://www.fao.org/news/story/zh/item/196447/icode/ 

[8] Why wasting food is bad for the planet, Economist, Aug 29, 2016, 

[9] Theodore SchultzTransforming Traditional Agriculture,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64. p96-97.

[10]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Diet, nutrition, and the prevention of chronic diseases: report of a joint WHO/FAO expert consultation. Vol. 916.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03. p.141

[11] Van Boeckel, Thomas P., João Pires, Reshma Silvester, Cheng Zhao, Julia Song, Nicola G. Criscuolo, Marius Gilbert, Sebastian Bonhoeffer, and Ramanan Laxminarayan. "Global trends in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 in animals in low-and middle-income countries." Science 365, no. 6459 (2019).

[12] Schoenmakers, Kevin. "How China is getting its farmers to kick their antibiotics habit." Nature 586, no. 7830 (2020): S60-S62.

[13] Peter Singer, The most good you can do: how effective altruism is changing ideas about living ethically.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5. p.137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116575-1289717.html

上一篇:2.25 农业发展四:监测与预测、大数据时代的智慧农业
下一篇:2.27 农业发展六:农业与服务业的结合,农忙农闲的缓冲

13 李宏翰 郑永军 尤明庆 朱晓刚 周忠浩 李学宽 范振英 李俊臻 刘秀梅 杜占池 熊丽 张晓良 童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17 14: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