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音乐批评第一人踢俺出群过程实录

已有 1338 次阅读 2016-8-12 18:55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大学术界有个“学术批评第一人”杨玉圣;音乐学界有个“音乐批评第一人”明言。

后者何以成为“音乐批评第一人”?恕我孤陋寡闻,迄今没有看到他一篇音乐批评文章,只知道他有篇博士论文,题为《20世纪中国音乐批评导论》。

该博士论文洋洋数十万字,基本上是对20世纪“中国音乐批评”事项的逐一陈述,始觉不大像“导论”;细瞅其文,那是相当地阳春白雪,相当地柔和温存,在我这个重庆火锅脾气看来,就像熬稀饭,煲靓汤,抽油烟机都不带开的,实在不像“批评”。

暗想,第一个写“音乐批评导论”嘛,“音乐批评第一人”固非他莫属,顺理成章。这个倒没啥可嚷嚷的。

这不,音乐批评学会今年底又要开会啦,按惯例又要搞啥一二三等奖评奖。鄙人致电“第一人”,声称届时有话要说,并狮子大开口:对俺这样的音乐学界怨气冲天“独一人”,能否跟诸大腕儿一样报销俩银子?这种异想天开的事儿,就像碰瓷,自然没戏。不过“第一人”总算安慰了俺一下,将我拉进了他当群主的“觉音悟乐侃大山”微信群。

这下,好戏就要开锣。

下面择要聊聊鄙人被“第一人”神显仙功飞起一脚撂出群之全程。

先介绍一下该群概况。群成员:音乐学界诸大腕儿与准大腕儿;常规气氛:几乎全是稳如泰山的哑巴或不着一字的转帖。偶有拌嘴,气若游丝隔山打牛;故,真正的拌嘴,主要是在我与“第一人”之间发生。

俺:这次评奖,最好一二等奖空缺,顶多评几个三等奖,因为按以往获奖论文看,全是吹吹拍拍,实在不够格。

“第一人”:难道人家拍错了吗?请拿出拍错了的依据。

俺:拍错没有暂不论。我想表达的意思是:音乐批评之全貌,应与音乐学术现状之全貌大致对应。全是捧文,至少是瘸腿儿“批评”。

“第一人”:(无语)

……

俺:贴上了《学霸=狗屁》文(注:首发于《学术批评网》,后经润色——主要是删除了一些不雅字眼儿,发布于《科学网》,贴的是后者)。

5秒后。

“第一人”:请不要骂脏话!(大概刚看到“屁”字儿,小心脏儿便受不了啦)

俺:若众人均反感,在下自当收敛。

“第一人”:收敛不屑,开放欣赏。

俺:没看懂,请解释后半句可否(我的理解,“第一人”告诫大家要互相欣赏,不要互相批评)?

“第一人”:(无语)。

俺:截屏贴上了科学网敝文的跟帖片段(总的褒贬约八二开;贴此截屏所想表达的是:众口难调,俺放的“屁”,并非大家均认为臭不可闻)。截屏中有两则捧帖云:好文!如沐春风!!!这篇文章写得真带劲,读着感觉真劲爆,希望作者继续延续这种文风,话糙理不糙,好爽啊。

5秒后。

群聊显示:明言将蒲亨建移出了本群。

注:连锁反应预测:年底音乐批评年会,鄙人无缘前往观瞻。会议将一如既往地一团祥和、歌舞升平;事实胜于雄辩地证明音乐学术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花钱儿去搅局讨骂伤肝折寿,凭俺的高级智商,不会犯那个傻也。有那俩钱儿,老两口游山玩水,不亦乐乎?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996103.html

上一篇:吴承恩是个自闭症患者
下一篇:咬游客的老虎与咬老虎的老虎——由两篇音乐批评文章的不同境...

2 蔡小宁 吴跃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1 19: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