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关于宋词之裹脚布之收官语

已有 1227 次阅读 2016-7-4 13:48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读了李成贤《答蒲亨建的<宋词之“裹脚布”说再议>》,看来他确实颇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学习恒心,更兼具“诲人不倦”好为人师的强大耐心。因跟他交过一次手,料想他很难解答我的问题,果然,他弯来倒去还是没有在他的前一篇文章基础上有太大进展,说得彼此都稀里糊涂。看来老是这样零零碎碎的打游击战对问题的解决效果不佳,这样吧,我就不啰嗦了,直接将我对此题的相关看法描述如下。

   关于诗词结构之美学特征(这里只聚焦于其句式或字数之长短关系),我们要不要、可不可以对其结构自身的逻辑关系作相对独立的探讨?在这个问题上,拿表情、意境、内容、语气等说事儿是顾左右而言他。拿音乐来说,它的表情够丰富了吧?但我们可以甚至需要对其音乐形态构成作专门的探讨,谓之“音乐形态学”。诗词研究亦不例外。李文拿人的五个手指头有长短为例,我要说的是,若细究起来,盖亦有其自然规律在焉,只是我们现有的认识水平对之尚未认识透彻,并不意味着它就不可认识。比方说,为啥大指头特粗特短而不是与其它指头并作一排?可以想象,若五个指头并作一排,肯定没有现在好使(这个不细说,大家可以自行试验或感受);为啥其他四个指头不是一样长而是中指最长,其它指头大略呈弧形渐短?若四指一般长的话,就很难握成拳头;其小型的弧形状也像我们伸出双臂左右挥动呈弧形划动一样,似乎亦有其某种共通的规律;人体最佳的比例是:以肚脐眼为分割点,上下呈逆黄金分割;以双手垂直中指所在点为分割点,上下呈顺黄金分割。这种人体最佳比例尤以欧洲人为典型,亚洲人腿短,合乎这个比例的人不多。至于有身体缺陷者,就更不必说啦。

   由这个作引子,来看宋词,就比较容易讨论了。

   我们已经知道,现存宋词之长短格式五花八门。先作一个乐观的估计:姑且承认它们的原作都是特定形式与特定内容珠联璧合的完美呈现体吧。那么,第一个问题:这些形式结构有没有必要都凝固下来,作为此后其它千变万化之表现内容的固定形式载体?形式服从内容这个更基本的艺术表现原则又将栖身何处?我们究竟是应该根据不同内容表现的需要来创造相应的形式,还是“削足适履”,将奔流不羁的思想内容往固定的条条框框里硬塞?

   按李文所言,流传下来的宋词都是“沙里淘金”。他说的这个现象大概指的是某些形式与内容完美结合之佳作。但这些佳作的最佳形式未必就是未来之佳作的最佳形式,往往更可能会成为未来佳作呈现之羁绊而不是助推手。正如孕育娇小萌娃的胎盘并不能孕育熊小子一样。

   在我看来,如果真要“沙里淘金”的话,我们需要花大功夫研究的是:现存宋词格式中,哪些是真正具有或含有艺术美或自然美的形式构成或合乎客观自然法则的形式构成?只有这些形式构成,才具有强大的而非人造的自然生命力,方值得保留延续并不断壮大其生命之流;而那些对某一特定表现内容方合适的偶然形式构成,当不具有与上述形式构成同日而语的传承价值。

   打个比喻:现存宋词之诸结构,既有欧洲人的比例构成,也有亚洲人的比例构成,甚至不妨说还有残疾人的比例构成。难道这种多种构成的可能性不是更大吗?

   仅仅说它们都是好东西,这样讨论问题永远没个完。

   范冰冰嫁给了谁?我不知道。但她大概不会嫁给我这个糟老头儿;我若娶了她,全国人民大概都红眼儿,可我却只能倒一辈子霉,没谁会知道我的痛苦。


   附言:陈楷翰在敝文《宋词之“裹脚布”说再议》中跟帖道:“不管是认识世界还是审美, 都是人的精神世界与客体世界的共振”。说得很好。对宋词牌精品之原作来说,可换言“浑然天成”谓之也。但当这个浑然天成之作被抽去了原有内容,徒剩下其外壳的时候,再往这个外壳里注入新的内容,要想再“浑然天成”,恐怕是难、难、难。我们后人之大多填词,不正是热衷于干这样的蠢事儿么?在我看来,中国人之所以越学越呆,创造力日渐衰落,宋词之类“八股”教条及其延伸的一系列育人方式,难辞其咎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988596.html

上一篇:宋词之“裹脚布”说再议
下一篇:画龙高手中国人

6 王从彦 蔡小宁 李颖业 陈楷翰 张能立 xiyouxiyo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2 04: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