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蚂蚁上树 学术无圈

已有 1560 次阅读 2016-6-15 10:42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我们一向爱说“学术界”、“学术圈”云云,多少年来一直没有改口。殊不知,现在而今眼目下,这些词儿已经不合时宜了。

   试问:怎么定义“学术圈”?搞学术的凑在一起扎堆儿,就算吧?所谓“圈”、“界”,就是某些生物所拥有的特定场所,外人不得入内是吧?亦即,这个“圈”或者“界”,是一个界标,诸如猪圈羊圈等等,猫狗不得入内是也。

   然而,照这个意思来看,现在搞学术,那个原来围起来的“圈”已经被拆啦(似乎不算“强拆”)。猫狗牛羊随便出入,猪槽狗盆大家都舔, 摩肩接踵相安无事,吃饱喝足皆大欢喜。

   话说我国的女性择偶标准10年一大变,建国初期是“最可爱的人”当兵的吃香,文革期间则工人老大哥领衔,改革开放之初臭老九闪亮登场,而今放眼全境铜板儿生辉大款独步。要说这也不能全怪美女们有眼无珠,要我看她们的眼睛毒得很,准得很。在诸博导满大街溜达、众教授抢处长饭碗的当下行情,大多“臭老九”要想不臭都难,那个臭,真可谓名副其实,实至名归。

   虽说改革开放至今,成为大款已不是啥稀罕事情,找钱这个“行当”,似乎是个人都能干,已直奔“四十岁之前没有四千万别来见我”的水平。然而相形之下,搞学术则更是小儿科,是不是个人都能干啦。试问:要想成为百万富翁,对一般百姓来说并非易事吧?而要著书立“说”,则早已稀松平常,只要不是文盲,会码字儿就行,那门槛儿早就踢飞他娘的天外去啦。

   现在而今眼目下,写文章简直就成了小屁孩儿穿开裆裤撒尿玩泥巴的干活儿。随便问问高校教书的,无论是教吹拉弹唱还是教啥的,没个十篇八篇的几稀;但要说他(她)们都真想干这活儿,那是瞎掰。没法,大都是逼出来的(都知道是啥逼出来的)。不是说这一逼,就真个将大家都逼出息啦(这种赶鸭子上架的逼法,永远不可能逼出啥出息来),只是将大家逼得更懂得了生意经。好在众多刊物们看准了这个市场,吆喝买卖、供需两旺;于是乎,水货假货者、染色馒头者纷纷出笼。

   在这个无圈的学术大市场里,学术水平高低的衡量标准有如下怪相:

   首先是拿不拿得到课题,如果拿得到国家或省部级课题,便是可以吹胡子瞪眼的大老爷们。

   其次是拿不拿得到奖项。

   李醒民在《我的“六不主义”和“三不政策”》中谈到:

   既然能弄来课题“好处”多多,诱惑大大的有,可是自从1980年代初步入学界以来,在30余年的学术生涯中,我从未申请官方课题。也许有人会问:原因何在?

   我既无能又无法填写申请表。……要求在着手研究之前就那样搭建空中楼阁,我没有这个能耐,更没有凭空吹嘘的本领。

   为申请课题成功,五花八门的不正之风乘虚而入,形形色色的潜规则大行其道。有些申请者或申请单位事先打点恩准者,事后双方利益均沾,甚至不惜使出浑身解数,无所不用其极。这种肮脏勾当为正直者所不齿,我怎能昧着良心去干?
   我为什么不申请评奖呢?从外部讲,有这么几个缘由。
   ……二是缺乏程序公正和评审公正。相当一些评奖组织或评审者与被评者合二而一: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或者是小圈子内的哥们投桃报李;或者是唯亲是视,关系第一,学术第二;或者是权威或官员事先授意,左右评审;或者早已内定,评奖只是走过场;或暗箱操作,蒙人耳目。申请这样的奖项,实在没有什么意思。
   ……
   我为什么从来不申请评奖呢?内心的缘由才是最根本的缘由。这就是,……我心系学术,心在学术,不舍得为申请评奖无谓地耗费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实则是耗费有限的生命。

   在群情浮躁的大环境下,我们已经看到,蚂蚁上树、学术无圈正在成为我国学术现行评价机制的“群众基础”;或者反过来说,我国学术的现行评价机制,正在造就蚂蚁上树、学术无“圈”的大规模“群众运动”。学术“圈”上面的人正在被拖着裤子往下拉;学术“圈”下面的人正在被揪着脖子往上拽。学术的山丘正在被一阵阵恣意的海风逐渐抹平,成为一片一望无际的沙滩;在这片沙滩上,鲨鱼搁浅,螃蟹横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984771.html

上一篇:对我国高校教学多媒体热的一点异议(所论仅限于文科)
下一篇:一个外行的猜测

9 陈南晖 陈楷翰 魏焱明 王振亭 王从彦 相宏伟 田文洪 侯成亚 xiyouxiyo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4 19: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