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重庆30年前饮食风情一组

已有 1180 次阅读 2016-6-13 11:00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一、板板面

   重庆的小吃花样繁多,但其中最具当地传统与平民特色、让我这个离乡多年的游子仍念念不忘的品种,则是那热气蒸腾、一闻就腮帮子发麻、口水儿直流的“板板儿面”。

说起“板板儿面”,就其本身的样样儿来说,麻辣小面是也。这阵的年轻娃儿虽然还在经常吃,却已经“登堂入室”,难以感受到当年那阵的特殊风情了。

街边搭起一个棚棚儿,支起两米见长、一米见宽的木板板儿,四周摆起几条长凳凳儿,土泥巴敷起的灶上蹲一口大锅,就是做“板板儿面”活路儿的基本家当。那时我在大阳沟小学读书,邻近的民国路(现五一路)两边一二十家棚棚儿一字排开,堪称重庆“板板儿面”的大本营。每天早上7点左右是其最热闹的时候,吆喝声、碗筷叮当声、稀哩呼噜的吸面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经常凳子不够坐,站倒街边就开吃。“老板,来个小二两,多放点海椒!”“要得,等倒,哈哈儿(一会儿)就好!”只见老板娘把面在手头掂两下,撒进沸腾的锅里,一开后丢几根腾腾菜进去,加瓢凉水,二开后用一双尺余长的筷子挑进竹编的锥型勺勺儿就起锅,整个过程不出分把钟。小二两8分钱一碗,吃三两算是奢侈的享受了。那阵我正是涝肠寡肚长身体的年纪,屋头(家里)每天只给36分的烧饼钱,一天少吃个烧饼,第二天就可以来它个小二两。只是连汤带水下肚仍不见饱,看倒吃3两的同学还在慢腾腾的“晕味儿”(津津有味),就只能借助残留嘴头的麻辣味儿展开可怜兮兮的联想了。

那阵各家都有三五个娃儿,妈老汉工资不高,上有老下有小,摊下来每人也就十来元生活费,大多家庭也就图个温饱,吃碗麻呼呼的“板板儿面”,虽不及每星期打回牙祭、吃几砣肥肉恁个过瘾,但也足以让人心满意足了。我有个同学家里也做“板板儿面”生意,班主任每天早上都要到她家棚棚来个“小二两”,同学她妈总会笑脸相迎多添一夹,以示巴结,重庆的言子叫“舔肥”,直看得我这个啃干烧饼的在一边儿瓜兮兮的发木。从此立下志向,长大了也争取当个班主任,每天能比别人多吃一夹!这阵想起来都有点“扯”(奇怪)。

按说我现在大鱼大肉啥子都吃过,却老是梦里都想起重庆的“板板儿面”。每两三年回家一趟,头桩大事就是寻一家“板板儿面”一饱口福、从中追忆儿时旧梦。可惜现民国路已不复当年景像,“板板儿面”也难寻踪迹。昨天进城转了半天,好不容易在“好吃街”找倒一家麻辣小面馆,丘二招呼我进屋坐倒吃,我硬是不干,偏要端起碗站倒门口太阳坝坝儿下吃,弄得几个娃儿面面相觑,以为我有啥子毛病。我不想解释,心想就是解释了恐怕他们也懂不起。只能独自“晕味儿”。味道虽然还是那个味道,却没有了当年那种挤杂密杂、场地简陋但人情亲暖的氛围,感觉差多了。

重庆变了,变得比过去更美、更靓,“板板儿面”的场景已经与大都市的现代化进程不相谐调,这我完全能够理解。但情感上却难以舍弃对它的那份隐隐的眷恋。

听说瓷器口或黄桷垭还有“板板儿面”棚棚儿,明天一定要去一趟。

二、烧饼

 

   北方以面食为主,馒头、包子、花卷、大饼等等等等不一而足,但吃过之后,还是觉得没得重庆的烧饼有味儿。

烧饼如板板儿面,也属平民食品一类,请客吃饭是摆不出来的。早先贫富差距不大,故要问现在的中老年人,恐怕没有人没吃过;说起其味道,即使是现在“发了”的人,也恐怕没有几个不翘大拇指的。

制作烧饼的家当比“板板儿面”还简单,一张和面的板板儿,一座烤烧饼的大炉即可。其特别之处,在于炉子的样式与烤烧饼的方法。炉子高不足1,直径约50公分,上口敞开,其余部分封闭,呈水桶状。“桶内”下部烧炭,桶壁被烧烫后,赤手将揉好的湿润生面饼快速贴满桶内壁面上烘烤,只见面饼在高温下逐渐膨胀,由白而黄再红,约20秒钟后即熟。然后用铲铲将其一一撬落,再用手从炉内快速捞出。烧饼表面撒有一层芝麻,椭圆型者甜、圆形者咸。均外焦内软,入嘴满口生香。

烧饼之所以卖得好,一方面是好吃,另一方面是烤烧饼的过程好看。特别是伙计把手伸进火烫的炉子里面贴、取烧饼那几秒钟,真有点“惊心动魄”。我们都百看不厌,觉得过瘾,外地人更是看得如痴如醉、张口结舌。我家有一邻居,其女儿长得貌若天仙,受父母之命,70年代末“高攀”嫁给一煤矿矿长的公子。此公土包子也,一天小两口上街,路过烧饼摊,他觉得硬是稀奇,竟看呆了,木了几个小时,女娃儿拉都拉不走,弄得脸红筋涨,觉得大脏了斑子(丢人现眼)。

不过这也怪不得别个土,正说明了烧饼摊的特殊魅力。

文革期间民国路有一年轻“拜拜儿”(跛子),他腿脚虽不灵便,手脚却硬是麻利,看他烤烧饼,简直就像耍杂技,故其生意也特别好。一些二不挂五的崽儿(吊儿郎当的年轻人)心头不安逸,半夜将其炉灶砸得稀烂,弄得人家断了炊烟,欲哭无泪。“拜拜儿”写了一幅打油诗贴在碎泥烂土上:本人病残疾,卖饼以求生;没有惹哪个,何必恁个整?家头就靠我,赚点吊命钱;奉劝兄弟伙,欺人莫太甚。看了硬是叫人心酸。

重庆的烧饼摊现在更是难得一见了,唉,在我来说,真是人嘴一小缺撼。四十开外的兄弟伙们,我说得对不对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984277.html

上一篇:中外差别琐谈
下一篇:圆形之于理论物理学的重大意义

2 周健 xiyouxiyo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1 00: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