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60人生学术盘点 ——兼及学术研究的无奈与庆幸

已有 1504 次阅读 2016-5-26 10:23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座山雕50大寿搞百鸡宴,值60大寿之际,鄙人不搞也搞不了那个排场,独个儿自斟自饮,盘点一下自己的音乐学术人生。

话说活蹦乱跳,再活20年没啥问题,学术至少还能搞上10来年,咋就那么性急呢?

原因有二。

一、外因:鄙人去年至今,遭遇了学术研究“瓶颈”,投音乐诸家学术刊物的文章,无一例外全部石沉大海。鄙人心里清楚,已遭遇了全面封杀(搞了30年学术,这点儿起码的判断力还是有的——这是俺自己的判断,诸家刊物不必自证清白,找我吵嘴打官司)。这种“封杀”说是否成立,诸位看了我后面的描述,自会作出判断。此为敝文标题中的所谓“无奈”;

二、内因:鄙人的音乐学术研究,已基本上完成了自己的学术规划,剩下的只是小打小闹。现在忙不迭“封杀”,为时已晚。此为敝文标题中所谓“庆幸”。

对敝无奈之“外因”说,简单陈述如下。

刘永福在《中国音乐学》20134期发表了《端正学术心态  解悟同均三宫》一文。该文谈的是音乐学术界一争论二十余年未决的前沿、重大学术问题。这场争论,由鄙人1990年发表的一篇文章所引发。对刘文中的“学术见解”,暂搁置不论。仅就其大标题的“端正学术心态”一语,便令人啼笑皆非。刘文以此为标题之首,想必有话要说,他说了啥呢?竟只是下面这段话:“多少年过去了,从未见有人针对黎英海、李重光等著作中明确提出的三种七声音阶的有无提出过质疑,相反却大加推崇和普及。而黄翔鹏所提出的同均三宫原理却遭到了一些人的极力反对。笔者以为,这除了有某些学术盲点的原因外,恐怕还有学术心态的因素在起作用。所以,本文以‘端正学术心态  解悟同均三宫’为题,旨在说明学术心态也是影响正常学术研究的重要因素之一。”

其意思是:你们讨论这个问题,为什么要找同均三宫的提出者、大名人黄翔鹏叫板呢?这就是刘文所谓的我们“学术心态”不端正问题。试问:我们对黄翔鹏之前的相关说法“大加推崇和普及”了吗?我们讨论“同均三宫”问题,找“同均三宫”理论的提出者商榷就是“学术心态”不端正了吗?这显然是狗屁话语。

我即撰文逐次指出刘文的所有问题,投《中国音乐学》。

该刊审稿期为6个月,申明6个月无回音可自行处理。鄙人受不了那个折磨,2月后便犯规私下追问了两位历来与我学术意见相左的可能的审稿专家。

这下,《中国音乐学》一反不予理睬的惯例,回馈迅速(大意):鉴于你私信专家,违反了我刊规定,现终止对你的稿件的审阅。

我再次追询,该刊随即附上了专家审稿意见(大意):查阅了你相关论题的所有前期论文,现文并未在你的前期论文基础上有何学术突破与发展,故不拟采用云云。

这证实了我此前的担忧。

疑问一:如果“终止”了对敝文的审阅,为何又早已有了这个所谓的专家意见?想来在我私信专家之前,这个“不予采纳”的意见已经定板;

疑问二:敝文是一篇商榷回应文章,旨在指出刘文中学术认识的浅陋与错误以及讨论其所谓“学术心态”问题,据此专门查阅我的前期相关文献(计有近十篇),我很惶惑。如此敬业精神,实在令人钦佩。拿“学术突破与发展”说事儿,则显然是顾左右而言他。

敝文不得已另找出路,一家刊物本回应将作安排,不久后支支吾吾,不了了之;

至于《黄钟》田可文主编跟诸家刊物打招呼的事儿,前文已谈过,不赘;

敝诸文近一两年来均石沉大海,一反常态。

综上,言鄙人遭遇全面“封杀”,恐非空穴来风。

对敝庆幸之“内因”说,简单盘点鄙人的“学术贡献”如下:

1  首次提出“同均三宫”之疑,“引起了”旷日持久的同均三宫学术争鸣;《传统七声音阶三分说证伪问题的提出》 载《音乐艺术》19904期。

2  首次提出对“音乐人类学”的学科地位及其价值判断的新见解;《对我国音乐文化学研究现状的初步思考》载《中央音乐学院学报》2005 4期。

《穿越概念纠葛,直面事像本质》载《中央音乐学院学报》20062期。

3 坐实琵琶“十二平均律”的客观事实;《琵琶十二平均律推证》 载《中国音乐学》19914期。

4  对“音乐起源”诸说提出质疑,提出“音乐起源”新说;《在自由天地的翱翔中诞生——重拾音乐起源问题》 《人民音乐》20084

5 提出并论证“乐学乃律学之基础”新说;《乐学与律学关系中的一个疑问》 载《中国音乐学》19943

6 首次提出“商音音主”说,与童忠良先生之“商核论”暗合;《宫音音主观念的乐律学悖论》  载《交响》19933期。《音主新证》  载《星海音乐学院学报》19961期。

7 论证了中立音的逻辑结构关系问题;《↑Fa Si在音阶结构逻辑中的本质判断》 载《艺苑》19941期。

8 运用数理推论证明十二平均律乃自然律制;《十二平均律是非自然律制吗?》  载《中国音乐学》19932期。

9、 揭示戏曲音乐发展的历史规律;《传统、现代的完美结合与逻辑延伸——现代京剧唱段“乱云飞”的艺术、历史价值再认识》《音乐研究》20093

10从崭新角度论证了聂耳歌曲创作成功之道;《聂耳歌曲创作成功之道初探》  载《中国音乐学》20033期;《聂耳歌曲创作成功之道续探》载《华南师范大学学报》20052期。

11、 对《音腔论》的核心论点提出质疑;《音腔之疑》载《中国音乐》1998年3期。

12、 对埃利斯音分标记法的普适性提出质疑,并加以完善;《对音分标记法普适性的质疑〉载《乐府新声》19982期。《音体系定量标记法的设计原则》载《黄钟》19994期。

13、对“依字行腔”传统声乐创作原则提出质疑《依字行腔表义功能质疑》载《华南师大学报》20123期。

……其它小打小闹不提也罢。

以上敝文的“挑战”性特征,盖为鄙人遭遇“封杀”的另一潜在危险。

60大寿之际,正式宣告鄙人音乐学术终结。悲乎?喜乎?

贝多芬走到了古典乐派之顶端,东瞅瞅西瞧瞧,终于找到了新的出路,开创了浪漫乐派。鄙人也走到了自己音乐学术的顶端,还有20-30年的人生,精力尚旺盛,何去何从?能否开辟新的天地?看来是个考验鄙人高级智商的问题。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979796.html

上一篇:《文化苦旅》究竟提出了什么文化见识?
下一篇:中外差别琐谈

2 陈楷翰 xiyouxiyo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4 23: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