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小说怎么写?教教获奖者

已有 1134 次阅读 2016-5-1 14:20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我既不是小说家,也不是文学评论家,虽然看了些小说,看得也不多,基本上只挑喜欢看的看,不喜欢看的,甭管谁捧得再高,翻几页如果实在看不下去,毫不犹豫撂一边儿,绝不会傻里吧唧怪自己有眼无珠,憋着自己非使劲儿看下去不可。要怪只怪作者水平太低,吸引不了我的眼球。所以什么金庸八部,吹得再神可就是看不动;刘心武的《班主任》(该公的成名作)之类,在我看来更是臭狗屎。

原来跟大家一样,以为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看不起的,总有人喜欢,不见得就不好。

近年来跟风,翻了一些获大奖的作品,其中花样儿翻新,技巧卖弄不少,仍然心如止水,一点儿兴奋不起来。就开始觉得问题恐怕不完全在自己,有点儿话想说。

小说这玩意儿,最忌暴露思想、显示深刻;

小说这玩意儿,最忌知识堆砌,显示阅历;

小说这玩意儿,最忌方法出新,显示技巧;

怎么写小说,建议作者好好看看《牛虻》、《寒夜》、《家》、《水浒》(前半部),它或者可以让你流泪,或者可以让你不自觉进入情景。

余华的《活着》,曾让我哭得像个娘们儿,但抹干眼泪一想,比起《牛虻》、《寒夜》,还是差得太远。为啥?因为作者的目的太明显,就是要让你哭,所以使劲儿往悲了写,打从该小说开始几个自然段之后,便卯足劲儿想方设法编造悲情,一段写得比一段苦逼,赚足了眼泪,也就飙升了人气。除此之外,我还真没看出有啥东西。

这样的作品,就像伟哥,可以让你一时亢奋,却很难持久。

现代中国小说家,大概有着语不惊人誓不休的抱负,这种意愿似乎十分强烈。

陈忠实的《白鹿原》,堪称一部“厚重”的“民族秘史。我们可以说它是一部带文学色彩的“史书”,但作者似乎并不大懂得小说的“真谛”,就在于他很想把它写得很有“思想”,很有“历史感”,故夸张造作之笔随处可见。为了完成一部堪称为“一个民族的秘史”的死后可以放在自己棺材里当枕头用的大书,作者苦心孤诣,处心积虑;为了生产惊世之作,作者淡化了真实人生的切肤体验,不惜花大量外围功夫——大量搜集历史资料和生活素材,包括查阅县志,地方党史和文史资料,搞社会调查;恶补中国《近代史》、《兴起和衰落》、《日本人》、《心理学》、《犯罪心理学》、《梦的解析》、《美的历程》、《艺术创造工程》;借鉴潜意识、非理性、魔幻、死亡意识、性本能等现代主义手法;他大概并不清楚,这些“诗外功夫”的大杂烩一锅煮,实犯了小说写作之大忌。因此,这部小说,虽然拿了大奖,实则并不成功。

莫言小说创作,大量运用了意识流的手法,包括内心独白、多视角叙事、慢镜头描写、意象比喻、自由联想等等。“莫言的大部分小说有一种神话般荒诞的特质。是一个深通艺术辩证法的文化魔术师”云云,无论说得多么天花乱坠,新意迭出,本质上则重蹈了陈氏的覆辙。

两位作家获大奖,不管业界怎么吹,就是没人气。作品没人看,老百姓不买账,这才是最真实的反应,最靠谱的价值,最地道的评价。

我们的小说评论家,评一部小说,特别是有点儿“名气”的小说,说得头头是道,文采飞扬,但他们也似乎并不懂得怎么用“小说”的眼光来评价小说。他们“揭示”了小说的深刻“思想”,揣摩出小说的奇特“技巧”,展示了小说的知识“底蕴”,如此等等。如果小说真是这样玩出来的话,也就基本完蛋。

在我看来,花的“有意识”功夫是否太多,是小说写作成败的关键。

你要展示思想吗?那你去写论文或散文;

你要展示知识吗?那你去写教科书或去学钱钟书显摆;

你要展示技巧吗?那你去玩魔术;

你把上面的东西都玩得滚瓜烂熟,也写不好小说。

不容易看出思想、技巧,不刻意显摆知识的小说,才可能是好小说。

小说要用故事、情节说话。好的小说,实际上描述的是作者自己的真实人生——作者永远不可能写好自己生活经历之外的东西。自己的生活,已经刻骨铭心,不需要去刻意“体验”;你的“思想”,也会不经意自然流露,犯不着去着力宣扬。

什么才是真正的经典小说?从这个眼光去看,才能作出真正准确的判断——现在宣称的“经典小说”,可能要打一些折扣。

栩栩如生的世相,耐人咀嚼的韵味,两者在小说中大概不可或缺。它们或让我们似曾相识,或与我们心境暗合。特别是后者,连作者自己也未必能说明白,更不必说明白。

如果写小说要有某种思想为指南,再来展开构思,那么,这个饭碗你就端错啦——还没动笔,你就已经失败;所有期待,都是做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974080.html

上一篇:什么是科学研究中的科学态度?
下一篇:简约中的丰富与单调

2 汤伯杞 i8228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3 01: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