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智慧与知识的联盟与决裂(补充关键内容稿)

已有 1150 次阅读 2016-4-12 15:09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我们知道,一个人的“智商指数”是可以“测量”的——这个指数,与被试者的后天受教育程度无关,它是“天生”的,或由“生物基因”所遗传。比如,一个偏僻农村的孩子,其智商不一定比受到良好教育的城里孩子低。这个智商,鄙称之为智慧。

由此可以先预定一个假设:无论城里的孩子还是农村的孩子,他们的“智商”平均线是一个常数,不存在孰高孰低之别。

但是我们却发现一个相当悬殊的差别——农村孩子考上大学的概率远远低于城里的孩子。

这个差别的产生,乃因智慧与知识的联盟与否使然。

仅举一例:有一些农村孩子嗓音条件很好,音高辨别能力、音乐感知能力特佳,却被音乐院校拒之门外——因为他们不会弹奏钢琴或其他乐器,不会美声或“民族唱法”(多为原生态),不会做乐理题,如此等等。这不是因为他们笨,而是他们没有接受相关的知识、技能的熏陶与训练。即,其智慧没有与相关知识联盟,其智慧便无从发挥与显现。

远古的人,再聪明,也只能发明弹弓、马车而不能发明大炮、飞机——尽管我们并不比他们更“聪明”——只能说由于时间的推移,我们获得了更多、更接近飞机大炮的知识。

因此可以得出一个初步结论:知识的获取,可使得原已存在的智慧得以伸张。智慧是本源,知识乃智慧与外界事物的碰撞所由产生,智慧亦由知识的呈示而得以显现。

这就是鄙所谓“智慧与知识联盟”观。

人本已拥有的、天赐的智慧,就像一丝不挂的裸体;知识的不断产生,就像逐渐附着于该人体的衣冠——它由该人体的需求而发生并与后者相融洽——正如不同的智慧与不同的知识相关联一样。因此,很多知识,并非多多益善,反而可能是累赘,就像女人的裙子不适合男人穿,金银首饰挂得太多非但不会赏心悦目,反俗不可耐一样。

智慧既然可以产生知识,并通过知识得以展现,那么,若要继续产生新知识,智慧与原有知识是继续保持联盟还是更可能与之决裂?如果决裂,是什么后果?

我们已经知道,最初知识的产生,是智慧与外界事物发生碰撞的结果。也就是说,最初知识的产生,并没有先在知识的引导。那么,我们就可以肯定地说,新知识的产生,既不排除原有知识的辅佐——在一定程度上继续保持与知识的联盟关系——但在更原始或暂新的意义上说,智慧更需要在很大程度上与原有知识决裂,与未知世界发生新的碰撞。

如同前面的例子,我们跟随时代的衣着变化,是不断褪去旧衣,换上新装;去除裹脚布,放开脚丫子一样——智慧,亦在与旧知识决裂过程中发现新的知识天地,或在寻求新知识天地的过程中逐渐与旧的世界决裂,并不断与新知识重新结盟。知识的增长,便是沿着这样一条既受传统牵制,又不断摆脱传统的道路前行。

在这个知识发展链条上,我们往往更多强调的是如何对已有知识传统的庇护与延续,而很少或很难言及如何冲出其樊笼,怎样与其中某些早已产生“审美疲劳”、令人厌倦的东西断然“决裂”。这样的思考重心,从一定程度上说,无疑为知识的不断增长与更新制造了羁绊。

敝文的关键词是“联盟”与“决裂”。想必大家已经看出,我的思考重心,或由“联盟”引出的思考,是关于“决裂”的话题。那么,请允许我单独对此作以下完整表述。

我们非常熟悉并毫不怀疑一个现象:在学术研究中,特别是比较“高端”的学术研究,每提出一个观点,我们都会要求作者对之作出尽可能完善的“证明”。而这个证明,一般来说是要求作者提供翔实的证据。如注释多多益善、出处务必准确,如此等等。说白了,就是需要得到更多的“已有知识”的认可或支撑。

大家恐怕没有意识到,这里面存在很大的问题。

在我看来,科学研究中新观点的证实,在理据关系上,说理的价值远远大于举证。观点若为越多的已有知识或证据所证实,那么它的创新度就越低——例证越多,固然保险系数越高,其创新性就越弱。最典型的范例如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在其提出之时几乎没有任何已有证据或已有知识的支持,而主要借助于其精彩绝伦的理性思辨——但该理论的创新性几乎可堪称“空间绝后”。甚至在一些十分重视实验数据的研究领域,仅仅一个“判决性试验”较之多个数据的丛证更有说服力。

已有知识对新知识来说,主要是证实功能。它旨在核实:你是否与我相符?两者的重合度越高,那么新知识的可靠性就越高。旧知识对新知识的覆盖面积越大,便越能证实新知识的“正确性”。但与此同时,它也不可避免地更大范围地吞噬了新知识的创造空间。因此,旧知识的本质是惰性的;新与旧,永远是一对矛盾体。从这个意义上说,新的东西与旧的东西联系越少,它的创新度就越高。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新与旧的“决裂”便显示出其非同寻常的意义。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真正具有创新性的思想或知识,除了借助为数不多的已有证据之外,更多的是借助于强有力的理论逻辑思辨,更多的是对新思想、新知识本身的“全新表达”——真正具有原创性的思想,其注释是很拮据、寒碜的,但它的含金量却是最富有的。

我在《浅显的道理》一文中曾说过这样的话:“甭跟我谈知识,跟我讲道理”——其含义即此。

我们在奋力攀登而望高兴叹的同时,是否想过身上的负担太沉?

我们在倡导“学富五车”、“博学多才”的同时,是否想过我们的智慧生命正在无声无息地被悄然扼杀?

时至今日,我们当然已经不可能也不必重新再赤身裸体,但我们至少可以尽可能轻装上阵。


爱因斯坦名言:

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

逻辑会把你从A带到B,想象力能带你去任何地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969606.html

上一篇:从知识提炼常识,用常识化解知识
下一篇:定位与人生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7 17: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