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从知识提炼常识,用常识化解知识

已有 1061 次阅读 2016-4-11 21:43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学习知识,是人人都明白的事儿;而怎样学习知识,却是个愈久弥新的话题。

   知识海洋,浩瀚无穷,除了广泛涉猎,更应有选择地摄取,这个简单的道理无需赘言。

   但怎样从知识中获得真知,是学习知识中的最佳目标与最大难点。

   我经常看一些博客群的讨论,其中总会有几个若“哲学”等高端网名的意见领袖担纲主讲、答惑解疑,洋洋洒洒、口若悬河。耐着性子瞅了些日子,实在是不得要领。本来一直心虚胆怯,不敢作声,终忍不住气血攻心,觉得可以“伸伸腿儿”啦。

   粉丝们大都比较嫩,爱问些傻问题。不过有些傻问题,值得一答。

   某粉丝问道:哲学先生,请问是城管坏还是警察坏?

   按理,这样的问题真够傻,没有标准答案,答哪个坏都不对,那里边都有坏人或好人不是?而且这个所谓“坏”,还得看具体指啥,否则真难回答。

   哲学先生正喋喋不休没个完,我打断了他,道:城管坏!——因为粉丝问得笼统,我先笼统地给出答案。

   粉丝问:为啥?

   我道:城管准入门槛儿低(就这么简单)。

   这下,哲学先生沉默了,我成了主讲,好不得意。

   粉丝问:那么,贪官的准入门槛儿高,犯了事儿,打入了群众行列,但群众是清白的。是否可以说群众比贪官的准入门槛儿高呢?——这个问题提得还有点儿质量。

   我不假思索道:群众若当了官儿,保不准也是贪官。

   这个回答一出,冷场了——因为无论是我还是在场所有人,都得好好想一下。

   一会儿,有粉丝接着问了:教授—禽兽,你怎么看(因为教授的准入门槛儿够高的啦)?

   简单缕了一下思路,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大略如下:

   无论高官教授还是贩夫走卒,从“人之初,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本性或概率来看,不同“阶层”的“人品素质”是一个常数——其间没有根本、先天的差别。差别的产生主要因其各自的不同生长环境与受教育程度等后天因素使然。

   从这个简单观点着眼,几乎所有“暴戾”现象问题都可迎刃而解。

   不知是谁有过这样“极端”的表述:“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都是潜在的强奸犯”;“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那么请问:

   为什么教授沦为强奸犯的极少?

   为什么某地村民将小偷活活打死,却以为是“正当之举”?

   如此等等。

   原因即如上述,似无需赘言。

   回到“城管坏还是警察坏”这个问题。城管因其“准入门槛儿低”,那么整体来看,他们的受教育程度、生长环境乃至“诚信”、“前科”记录”等等因素都没有警察入职要求高,所以我们不难看到这样的事实:前者上演种种暴戾行为而不自知的频率与程度远远高于警察行列。

   人与动物的重要区别之一,是有理智;而理智的高低沉浮,则与上述后天因素有极大的关联。

   至少,我的回答,比那个哲学家要简单(不知是否已然清晰或正确)。

   回到主题。

   绕这个弯儿,我只想表明一个道理,那就是:表述一个东西,如果能尽可能简单,那么,你就更可能接近真相。

   那么,怎样才能培养出简单回答问题的“技能”呢(我也只是尽可能朝这方面做——没办法,根据中国人“谦虚”美德的要求,我不能不多说几句谦虚话,免得大家认为我骄傲)?

   吸取知识的时候,我们要培养善于甩掉其中的杂质,理顺其中网络结构的能力;更进一步,提炼其中的网络主脉,这就可能使得大量的知识向着简单的常识层面沉淀;我们的脑袋,也才可能不至于成为堆积杂物的仓库,而成为运行畅通的交通网络——这个网络中自然也有货物的传送,但这些货物,更多的是简单的常识而非臃肿的知识,因此,我们的脑袋才不会成为早晚高峰似的堵车拥塞。反之,有了这些日益增多的常识——自然,在学习过程中,它也会不断增加,却远远低于知识的量、高于知识的质——我们也就能够运用自如地应对各种疑难问题。运用这样的常识观,解决起问题来,比运用五花八门的知识要清楚得多、简单得多、管用得多。

   这就是本文标题的旨意。

爱因斯坦名言:

如果你不能把它简单地解释出来,那说明你还没有很好的理解它。

当答案很简单时,是老天在回答。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969443.html

上一篇:少看名人传记 ——谈成功的不可复制性
下一篇:智慧与知识的联盟与决裂(补充关键内容稿)

1 相宏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3 07: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