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浅谈“跨学科”

已有 1072 次阅读 2016-3-31 16:06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跨学科| 跨学科

古人说事儿,后人注解,心思多半用在如何搞懂上。磕头如捣蒜的多,提出疑问的少。甚者如于丹者流,会背几首诗,便胡乱解释,弄得天花乱坠,牛哄哄。其实,古人也有不少傻,总体水平并不比我们高明多少。他们谈天说地,有些不过一时一事之感,却极尽渲染夸张之能事,搞得“疑是银河落九天”,我们也俯首贴耳,奉为圭臬。例子很多:啥子红颜薄命啊,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啊,我们也跟着瞎起哄,都跟着成了一群傻

      就拿红颜薄命来说吧,所谓红颜,即长得漂亮的女人;薄命,即命运不好也。固然,漂亮的女人也有倒霉蛋,就像古代那两位踏摇娘与潘金莲,眼力不济,找了个酒鬼或猪头当老公,或天天挨揍,可怜兮兮;或唉声叹**急跳墙。但这样的事情毕竟少得稀奇,以偏概全,不值一驳。古往今来,普天下恐怕丑八怪吃瘪的多,貌若天仙享福的多也。随便打听一下,住别墅享大餐的贵妇有几个长得不堪入目的?即或有之,十之八九要遭雪藏冷冻或扫地出门。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鸡蛋里找骨头,颠覆不了这个规律也。

     我曾谈到,学富五车才高八斗这句话,放在古代,还说得过去。那个年生,装满一车的“书”,不过等于现在的一两本儿(甚至一两篇),比起目不识丁者来说,固这些知识大佬说了算,这个没啥可抬杠的。放到现在,还使劲儿瞎嚷嚷,我就不敢附和了。据我观察,当今那些“学富五车”的人,最大的能耐是找茬挑刺儿,你写个玩意儿,他引经据典吹毛求疵最为拿手在行,要叫他搞点儿原创,无异于赶鸭子上架,憋公鸡下蛋,除了抓瞎,还是抓瞎。

     随着专业分工的愈趋愈密,各门学科研究的不断纵深推进,所谓“跨学科”知识储备或“跨学科”研究的提法反而愈加震耳欲聋,我觉得是在闭着眼睛说瞎话。要问:在当今,除了本行之外,就算你拼了老命,你的“跨学科”知识能达到啥子档次?除了你有三头六臂,在其它你所欲了解的行当来看,你恐怕只知皮毛,永远成不了内行。如果你写东西,需要用到“他学科”的一般知识,这当然可以,谁都会这样干,谁都在这样干。但这个谈不上是啥子“跨学科”,“跨学科”的倡导者大概也不会这么使劲儿嚷嚷。那么,你就得好生深入钻研一下他学科的东西啦,是吧?那你费那个劲儿干嘛呢?这不是浪费时间精力智商吗?要用到专深的他学科知识,请他学科的专家帮忙,搞学科间的“联合攻关”不是更省力,更来事儿嘛?我要说,你毕半生精力,能搞到他学科知识的一半儿的水平,算你天资卓越,算你有能耐,可有必要那样干吗?

     关于“跨学科”知识的建构呼吁,从操作层面上看,我们可以考虑以下几种可能性:

1、      并非出于所研究问题之需,而是在平时的阅读中,对“多学科”知识进行撒大网似的广泛涉猎,这样,脑子里知识丰富,在研究中遇到问题时,便可“信手拈来”,以应不时之需。

这种知识积累方法实际上并不具有可行性与有效性。正如波普尔在他的《猜想与反驳》中谈到:“你让学生拿出笔记本,记下他所看到的东西,学生必然会问:你让我记什么”?这种知识积累方式必然是无头苍蝇似的瞎撞;这样获得的材料与知识,最终更可能“在垃圾堆里找到归宿”。如果没有所研究问题的“引导”,你该积累什么“他学科”知识?数学的?历史的?艺术的?还是其它什么?显然,你根本无法下手。这种没有针对性的知识积累方法,难道不会做很多“无用功”、极大地浪费精力、学到不少“学而无用”的废品?因此,其无论在可行性还是有效性方面都是值得怀疑的。而我的理解,所谓“跨学科”知识建构的呼吁,很大程度上便是出于这种“先打好各科知识基础”的想当然思考。这样撒大网似的知识获取,即使碰巧遇上了日后用得上的知识,也很难真正达到丰厚的“建构”质量,最后还是得吃“回头草”——这便必然引出下面的问题:

2、      出于所研究问题之需,有意识地吸取相关“学科”知识。

    这类情况是科学研究中经常发生的。那么,实打实地说,我们一般是怎样干的呢?既然是“知识建构”,应该是“经年累月”的积累才能做到吧?“跨学科知识”建构倡导者恐怕不会同意你“屎胀了挖茅斯”。然而事实上,当我们研究中真正遇到需要“他学科”知识时,如果第一种方法不可行(如上所述,确实不大可行),大多正是这种“临时抱佛脚”的搞法,效果还蛮不错。谁会在研究遇到问题时,重新花个三年五载来看书学习“打基础”的?有谁是这样干的呢?我看大多是在这个时候才忙不迭跑图书馆、上网查资料吧?可别小看这种搞法,它可比你平时东翻翻西看看“长期积累”那些知识管用得多,有效得多。遇到具体问题的需要,我们都会这样干,并不需要“跨学科知识”建构的谆谆告诫。当然,除了不少是用过就丢之外,有的可能是用过之后印象颇深,但这却是我们已经解决了问题之后的附产品(以后还用不用得上另说)。但似乎可以肯定,这种“临时抱佛脚”的知识吸取方法,与“跨学科”知识建构的隆重要求还相去甚远也。

 

 

    总的来说,随着现当代各学科知识积累的不断深厚,各门学科研究的纵深推进,大包大揽的“跨学科”研究思路表面上甚为时髦,却已不切合学科知识发展的当代实际,甚至退化到“歌舞乐三位一体”原始思维层次;而更为专深“专门”研究或各学科之间的“协同联手”,才是获得新的突破的主要途径。

     要长篇论述这个话题,不是我力所能逮。长话短说,现在如今眼目下,谁真能单枪匹马搞“跨学科”研究搞出大名堂,算是奇才;但这种搞法是否需要大力提倡,蜂拥而上,恐怕得打个问号。在我看来,最好以你的本行为据,搞得更深点儿、更专点儿为妙;当然,旁涉一些“他学科”知识,没得坏处。但若喧宾夺主,搞得邯郸学步,不伦不类,恐怕会事与愿违,欲速不达。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966266.html

上一篇:龟壳结构:科学理论的坚守与突破
下一篇:当下学术论文类别综述

1 谢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1 06: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