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读书:学会拒绝

已有 1223 次阅读 2016-3-30 11:51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关键词:读书,,,,拒绝| 读书, 拒绝


读了学术批评网《立学以读书为本》一文,其中有一句我很欣赏:“我不太读中国当代哲学家的书”。刘道玉先生鼓励大家“多读书”,但这一句,却透露了别样的信息,那就是:读书,要学会拒绝。

中国当代哲学家的书,我也基本不看,与西方不在一个档次(我可不是崇洋媚外,你给我一百元,马上改口)。至于中国当代小说、名人传记(包括近些年来各种主持、明星、赚钱大王的“书”)啥的,我瞄都不会瞄一眼(某小有名气的小说家送了我一本短篇小说集,跟我心血来潮时写的水平差不多,学术批评网不登那玩意儿,否则瞧我露一手)。

远的不敢说,自上个世纪后半叶至今,我们看中国人写的大多书,经历了由仰慕敬畏到无视厌恶的心理转变——如果不是一百八十度,至少也有九十度罢?(谈恋爱时如果对方侧身,可要小心了,至少该刷刷牙或嚼嚼口香糖。经验之谈,不可不察。)

从年轻人的“厌书”,到我们这辈人的“拒书”,不可作同日语。前者是啥书都不想看;后者是看了些书,逐渐形成了某种对书的“好恶”观,养成了对某些甚至大量书籍的自觉排斥能力(按:这种能力要提高,书不能看得太多)。就像稚儿涂鸦与毕加索画作的差别,表面上都奇形怪状,却完全不是一回事儿。

“开卷有益”这句话,今天还大声嚷嚷,已经不合时宜。如果大家都榆木脑袋不开窍,老用这句话“鞭策”年轻人,恐怕会鞭打出一群遍体鳞伤、气息奄奄的病马(当然,话也不能说绝了。按黑格尔辩证法,事物都有两面性,“开卷有益”大概对小学生看图识字之类功课还有点儿用处)。

关于读啥子书,囊括起来,不外本专业的书与喜欢看的书两类。后者若鲁迅、梁实秋、林语堂杂文;余秋雨的一些文化散文;深点儿看看国外的科学哲学、自然科学科普著作;如此等等。只要有营养,寓教于乐或给人以感悟启迪之书,都在欣然接纳与鼓励倡导之列。但仁见仁智,各有取舍,以一己之好开长串书目清单,强求他人亦步亦趋,恐怕多会训练出一群邯郸学步的燕人。

对很多书,我们已经产生了厌恶情绪,但在说教上,却似乎没人愿意点破。在我看来,现在而今眼目下,关于读什么书,怎么读书,已经说得够多;而怎么“拒绝”读书,倒是一门儿新学问。
 

深刻与亮眼

我们评价一个人理论、见解水平的之高,常会用“深刻”这个字眼儿。一般来说,阐述一个问题,如果不是说梦话、发神经,越是令人费解、越是拐弯抹角、越是晦涩难懂,便越显其“深刻”。要是你三言两语便拉倒,非浅薄即无知也。

自然科学领域如何,我不太懂。陈景润试图解决哥德巴赫猜想,其运算过程肯定相当复杂,要说其深刻那是肯定非常深刻的了。但我老在想一个问题:哥德巴赫只是提出一个问题便睡大觉去了,却让全世界众多数论专家绞尽脑汁搞了几百年,这两者有无区别?有何区别?后者漫长艰辛的探索之路无疑为“深刻”二字提供了强大的注脚;但哥德巴赫无人能及的高明之处,恐怕则在于他那非同寻常的“灵感”闪现;灵感的这种闪电般划过的特性,我们与其说它曲折、“深刻”,毋宁说它迅捷、“亮眼”。

我们还可以“猜想”:哥德巴赫猜想的最终解决,得到的恐怕也是一个“简单”结果——虽然它的探索历程是那么的曲折与“深刻”。
当我们为一个理论家“艰深”的说道击节喝彩之时,可能没有意识到,他们这些“深刻”的迷宫般见解,离简单而朴实的真理相距甚远,甚至掩盖了其骨子里的浅薄。

人文学科领域,我孤陋寡闻,从来不相信有啥子“深刻”得了不得的东西。余秋雨的文化散文,用“厚重”的文化思考“突破”轻松的散文写作,被认为相当“深刻”。但我们透过其精彩文字之“椟”审视其“珠”,似乎并非有多“晶莹”——他究竟提出了什么惊世骇俗的文化见解呢?或者说,其文化见解之“珠”,真像他那“深刻”的文字之“椟”那么令人晕眩迷幻么?恕我眼拙,没有看出。

波普尔的《猜想与反驳》、怀特的《文化科学》的思想够深刻了吧?但其思想的表述并非那么晦涩、“深刻”,而是尽可能简洁、朴素,将文字花样减少到最低程度,使得我这样的半瓶子醋也看得进去、并能知其大意。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有亮眼的东西——新颖的思想,才会借助明了的语言使之“亮眼”;有了“亮眼”东西,“深刻”的表述便是累赘——它要么使得你想表达的东西被湮没;要么,你根本没有新东西,才会玩“深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965997.html

上一篇:21世纪高校人才培养战略与战术设计图
下一篇:浅显的道理

6 杨宁 武夷山 谢平 刘全慧 相宏伟 wynm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4 23: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