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学霸=狗屁

已有 9649 次阅读 2016-3-29 10:42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学霸,,,狗屁| 学霸, 狗屁

     
    近年来,“学霸”一词流行,国人异口同声点赞,说反话的好像没有。在我看来,学霸就是狗屁。
    不信我们做个试验:年轻人请把当今“学霸”的名字存入电脑,20年后再百度一下,保管杳无音讯,像屁一样烟消云散啦。
    中国人“学霸”不少,动辄剑桥硕士,牛津博士啥的,还都是全额奖学金。都以为乃未来栋梁之才,可现有事实告诉我们,顶多找了个薪水不错的位置或嫁了个来钱的老公,为这个社会知识的发展作了什么贡献?啥都没有,留下的只有狗屁。
    有时慕名到某些中老博导教授家观瞻,四壁皆书,甚至一个书房还不够用,床底下都塞满了。这些功德圆满的家伙,想必当年都是“学霸”,我暗中冷笑:狗屁。    
    中国的事儿,很扯淡。莫言拿诺贝尔文学奖,可他那本儿书谁看过?即使有人看过,看完没有?凭我的阅读经验,比贾平凹差多了(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真有空看甚至看完他那本儿书?我表示怀疑;即使要看也是译本吧?哪个傻帽译的?中国味儿的东西译成外文是个啥味道?信达雅么?我更表示怀疑);陈忠实的《白鹿原》拿了中国文学最高奖“茅盾文学奖”,可那本儿书,我翻了十来页就实在看不下去了(甭跟我说看完才有资格评价的屁话),要我说,这家伙连写小说的基本规律都不懂,只会卖弄“见识”,咬文嚼字,故作艰深,情节毫无抓人之处,就像看字典辞书,毫无可读性,这叫小说吗?这叫屁。
    中国美学界,朱光潜虽无啥亮点,好歹文字还好看,到了李泽厚,一本儿《美的历程》,搞成了看图识字,差点儿成PPT了,那叫经典?那叫磕碜。不知是中国美学界的认识水平太低还是马屁精在作怪。就像文学评论界某些狗屁大腕儿把金庸武侠捧上了天一样,实在让人着急(鲁迅若还在世,不骂娘才怪)。说句不好听的话,音乐美学界一个20多岁的汉斯立克就能把他弄趴下。汉氏的《论音乐的美》虽然漏洞百出,但他那才叫真正的“知识创新”,才真正叫给后人留下了新的有用的东西。相形之下,中国哪怕有一百个李泽厚,一千个学霸,都是屁。唯有嵇康与汉氏心犀相通。但嵇康者,在当下的中国,基本绝迹。
    中国的“学霸”,大都是群已有知识的奴才。你问问他们:你们有问题吗?多半没有。他们善于做题,经常拿满分,这不假。你就是把图书馆的知识全装进脑袋里,算啥出息?哥德巴赫猜想,累个半死解决了又算多大出息?有本事出个题让全世界来做?有吗?有个屁。
   飞机手机电视机蒸汽机拖拉机打火机不管啥机,有几个机是中国“学霸们”发明的?甭老拿“四大发明”来吓我,搁了成百上千年,不嫌馊得呛喉,还嚼得津津有味?我臊得慌!
   中国有句话叫“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或云“博学多才”。连起来看,那逻辑似乎是:学富五车必定才高八斗;或博学必定多才。那要看这“才”是指啥。若是指“灵气”、“创见”,我敢说,这绝对是句屁话。在我看来,博学非但不一定多才,甚至只会寡才乃至无才。
   有个博导问我:你看过《资本论》吗?我老实答:没有。该博导摇头晃脑,一脸不屑。看来仅此一项,便可管窥鄙人知识贫乏也。他固可据以小瞧我,我也因此压根儿看不起他。何故?
   我国当下行情,这类无所不知的博导颇为吃香,最受学生拥戴;像我这样一根筋儿的铁定吃瘪。我要说,是的,你不仅看了《资本论》,可能你家的几千本儿书都翻了个遍,你是图书馆的常客,图书馆员你都混了个脸熟,这说明了啥?要我提问,只问一句:你迄今或你这辈子都干了啥?有啥亮眼的玩意?这才是铁打的,我要是问他这个,吃瘪的多半是他不是我。
   什么样的教师才是最好的大学教师?我认为,一个根本的依据,不是按你脑袋里知识量的多少来衡量,而是看你有没有某些强过他人或他人不具备的东西。据此,学生才能从你这里获得新东西,你才配当教师。而不是看你贩卖图书馆的知识,那些东西,不需要你教,有眼睛的都会看。而现在的大学生,评价教师的优劣,多半是看他是否知识全面、能否旁征博引;要是你说错了一句话,写错了一个字儿,便会遭致侧目,一蹶不振。而这个教师到底有没有新思想、新见解,大多数傻帽根本看不出来。在我看来,这正是中国大学教育的悲哀。
   设想让五人兼事五门学科, 或者让五人各从事其中一门学科, 可以想象, 前五人知识的重复量必然远远大于后五人, 其知识的总量必然远远低于后五人, 因此, 后者对学科知识发展的推动力势必更大。这是一个无需验证的简单推论。
   由上述推论可得出一个合乎逻辑的结论,对知识的更新发展作出最大贡献的不是全才而是偏才、怪才。这个结论是否合乎历史事实,我的知识有限,请各路专家考证。
   
当我们为某些紧锁眉头、博览群书者大唱赞歌的同时,可能没有想到,他们正在为此付出灵性被悄然扼杀的沉重代价。知识积累最有效的方式,是提出问题,围绕问题吸取相关知识。比起先广泛大量吸取知识然后提出问题来说,这样的知识量也许要少些,但可避免大量无效的知识碎片充斥脑海,而使得知识具有有机性与牢固性。更为重要的是,这样的知识吸取方式,不至于阻碍却有利于新思想、新观点的形成。我之所以看不起那位“饱读诗书”的博导,大致理由即此。  

    柯南道尔在他的成名作《血字的研究》中开篇即谈到:“在现代文学、哲学和政治方面,他(福尔摩斯)的知识贫乏得让人吃惊。有一次我引用托马斯.卡莱尔的文章时,他竟然不知道卡莱尔是谁。让我大吃一惊的是,他竟对哥白尼和太阳系学说也全然不知……简直荒唐至极。
   他看到我的样子,笑着说:很奇怪吗?其实即使我知道这些知识,也会尽力忘掉它的。……我觉得人的大脑就像一座空屋子,应该有选择地把一些东西放进去……记住,这间空屋子的空间是有限的……关键是,不要把有用的知识忘掉。”
   这虽然是一篇小说,但柯南道尔开篇即出此语,“树立”福尔摩斯这一特殊形象,当乃深思熟虑而为之;福尔摩斯乃一偏才、怪才无疑。
   可以预测,一个时代的全才多了而不是少了,那么注定是一个平庸的、碌碌无为的时代。

   当下,我国“复合式”人才培养的战略决策是否需要重新思考?看来是个大问题。
   



   (《长江日报》评论,新华网2010年08月05日 10:09:47 转载)

2009年,教育进展国际评估组织对全球21个国家进行的调查显示,中国孩子的计算能力排名世界第一,想像力却排名倒数第一,创造力排名倒数第五。在中小学生中,认为自己有好奇心和想像力的只占4.7%,而希望培养想像力和创造力的只占14.9%。

美国几个专业学会共同评出的影响人类20世纪生活的20项重大发明中,没有一项由中国人发明;中国学子每年在美国拿博士学位的有2000人之多,为非美裔学生之冠,比排第二的印度多出1倍。美国专家评论,虽然中国学子成绩突出,想像力却大大缺乏。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965743.html

上一篇:学术评价的两个标准
下一篇:关于学术批评的批评

40 姚伯元 冯兆东 陈楷翰 牛登科 孙平 郑小康 杨顺楷 张云 吕洪波 王春艳 黄安年 谢平 蔡小宁 王嘉文 王毅翔 徐绍辉 杨宁 陈南晖 逄焕东 刘建栋 相宏伟 宁磊 戴德昌 郭景涛 吴炬 蒋永华 雷宏江 张亮生 季丹 王生亮 wangqinling yunwowo watercold xiyouxiyou lmknlm123123 huaxinflower azby66 sijin20120 qgjtso chaijf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9 17: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