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关于学术讲座

已有 249 次阅读 2019-1-4 12:13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关于学术讲座,我这辈子听过一些,自己呢?只讲过一次。

    听讲座,我是要挑选的。十次讲座,大约听他个一、二次吧。

    这辈子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黄翔鹏先生的讲座。94年童忠良先生在福建师大传统音乐年会上的大会发言,我睡懒觉去晚了,没听到。但我在武音读研究生期间上过童先生的乐律学课,确实非同凡响。记得当时他在计算过程中提了个问题,我答上来了。他问:你是怎么想到这个结果的?我没答上来——因为我的思路一直跟着他的演算过程走到结果,有了结果,过程却回忆不起来了,哑巴了。童先生当时的表情好像有点儿不悦。意思大概是:问你不开腔,啥意思?但确实是真的想不起来了。

    其它讲座,除了工作需要必须到场或必须捧场,一般来说是不大愿意去浪费时间的。因为都是学界中人,几斤几两心头基本有数。

    我唯一讲的那次,属于“勾兑”。估计对方并不懂我这玩意儿,也没真当回事儿。前面那位安排周全,宾朋满座,我这场稀稀拉拉来了几个学生,搞得很丧气。本来想走人算了。但既然来了,还是讲吧。上午下午讲了一天,收入两千大洋。据说几个学生觉得还“很有营养”。

    其实我也不把讲座当多大个事儿。要说传播我的狗屁想法,学术会议指定那一、二十分钟足矣。所以只要我有屁要放,就去参会,有时还跟主办方叽叽歪歪争个出场名额。好在主办方看我可怜,多半儿会手下留情给个机会。

    这年头讲座看学术水平的少,友情勾兑的多。有些大腕儿一辈子讲了几十次仍乐此不疲还顺带打打友情广告,我很是不解。有那么多的屁要放么?同样味道的屁接二连三的放,有意思么?当然你要说我冒酸气,我也承认。说实话,我还羡慕那起步价三千大洋呢,至少能抵我一个月的课时费。

    不过我还是保留我的基本底线三十年不变:一、学术讲座,基本不听(特殊情况除外);二、没有屁,不放——当然,也没人愿意嗅。这两点是一个道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155271.html

上一篇:辩论致胜杀手锏
下一篇:舒适生活是科研的一大杀手

2 苏德辰 李毅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3 11: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