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剑拔弩张的破格副教授答辩

已有 2564 次阅读 2018-7-26 20:22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90年代初,学术界还比较干净。

       我88年研究生毕业到西南师大工作,学校比较重视科研。

       大约是91年吧,学校开始搞高级职称破格申报工作。当时一个叫蓝勇的历史系助教成果很突出,出了两本儿专著,发表了40来篇文章。只见他在申请破格者的成果展示厅转悠,踌躇满志;另一位由讲师申报破格教授者的成果空空荡荡,只有一本儿厚厚的打印的博士论文。当时大家都觉得破格教授就这点儿东西实在太磕碜,应该上不了,结果两人都上了。原因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当时的博士还是很吃香的。

       92年学校搞了一次科研比赛,我拿了文科类二等奖(二等奖共三名;一等奖一名);

       当时大约有二十多篇文章吧,其中有四篇一级刊物文章,正值讲师申报期间,果断放弃了讲师,直接申报破格副教授;

       全校有五人参加申报:中文系李怡(现北师大博导);计科系张自力;生物系何平;我;物理系廖伯琴。

       李怡年仅25岁,已在《文学评论》发表了两篇;其他三位不大熟悉;

       程序:成果展示;外语考试;教学演示;答辩。

       答辩在会议厅举行,全校学术委员会成员几乎悉数到场,约20人。

       我跟李怡的答辩过程最为严格。

       为啥呢?

       我的估计是:李怡的专业大家都懂点儿,所以轮番提问;可那小子一点儿不虚,滔滔不绝,那场景儿倒像是在给答辩委员会上课;

       我呢?则显然是被小看了的专业。一个搞音乐的?哼,好好收拾收拾。

       更亏的是:我的音乐形态学他们完全不懂。按理很好通过是吧?错!

       他们根本就不问你啥子音乐形态学,问他们擅长的啥子礼与乐的关系啊;理与乐的关系啊这些玩意儿。这些玩意儿我不是不懂,但毕竟不是我的特长,不可能像李怡那么口若悬河。所以效果要差他一截儿;

       到了生物系29岁的何平,就开始拉家常话了:大概这小子比较讨人喜欢?嘻嘻哈哈就过去了;

       物理系的廖伯琴,35岁,比我小一岁(我最老),大概是唯一女性且中年女性的缘故吧,博得了在场诸位的深切同情,几乎是在声泪俱下中完成了答辩;

       计科系的张自力,印象不深,记不清楚当时是啥情况了,后来开公司去了。当时计算机行业正吃香得很。

       这次答辩,既长了音乐学的脸儿,也丢了音乐学的脸儿:我的答辩效果,相对李怡来说显得比较磕碜。嫩啊。

       换在现在,我一定会给答辩委员会好好上一堂生动的顶尖儿学术教育课。

       效果肯定超出李怡两条大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126070.html

上一篇:五十年后的今天……
下一篇:我的坐飞机恐惧症

17 陈楷翰 刘立 杨正瓴 戎可 吕洪波 何海 潘学峰 吴斌 武伟伟 李俊 李毅伟 蒋敏强 宁利中 刘全生 刘全慧 蒋永华 张国宏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0 13: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