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你们见过如此磕碜的副教授吗?

已有 3202 次阅读 2018-7-24 12:19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我是1992年在西南师大由助教破格的副教授。

      要知道,那时的副教授兼破格的副教授,水平还是拿得出手哟。

      1996年,我已小有名气。上海音乐学院一位老资格博导相中了我,专门为我申请了一个方向,打算招我读他的博士。

      交了70元报名费,随后收到了该院寄来的招生简章,要求交一万元培养费还是啥费,记不得了。

      这下犯了难:我是报考的脱产研究生,没工资;小孩6岁多,马上要读小学;老婆一个人的工资肯定搞不定;而且她一个人既上班又带小孩也吃不消;

      给导师回信:恐怕读不了了。导师说:有困难我可以帮助你。

      那哪儿成?思前想后,最终还是放弃了。说实话,很对不起导师的一番苦心。

      随后考虑工作调动,联系了星海音乐学院。

      星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书记来电话:你来吧,正校长要见你。

      我和老婆高兴得相互拥抱。

      坐灰机到了广州,正校长不在,副校长接见了我。

      摆谈中他得知我没当过讲师,面露不悦神情,我知道没戏了;

       所以提醒大家:不该吹的牛不要吹,吹牛要分时间地点。

      书记带我去住旅馆,问了一下价格,最低120,犹豫了;

      书记说:广州都这个价;见我还在磨磨蹭蹭,说声拜拜,走了。

      没辙,难道白来一趟?赶紧临时找华南师大联系。

      后面的事儿就不摆了,剧情丰富,以后慢慢说。

      只说一点:联系华南师大音乐系的过程长达一年半。这期间经常给音乐系一二把手打长途电话;

      怎么打的呢?

      几乎全部是穿大街过小巷,蹭各个公司的电话。大约打了100多个,省下了大约1000元。

      怎么蹭的呢?座机上有一种键的按法,悄悄按,可以拨长途;别人以为你是在打短途;这是别的穷人教我的办法,现在忘记了。你们别学我哈,丢不起那个人。不过估计现在也不用学啦。

      经常被人投来怀疑的眼光;搞得心惊胆战(重庆人一般都说本地话,听你说普通话,就会怀疑你不是打短途);

      有一次跟一把手预约的通话时间较长,跟西师音乐系办公室主任说:能否借办公室的电话今晚用用?老不情愿地把锁电话抽屉的钥匙给了我,第二天就追着我屁股讨钥匙。

      这还只是其中一个花絮,其它花絮多得很,不敢多说;

      这个副教授当得磕碜不?


      再来一个花絮:我的事儿基本搞成之后,就是解决老婆的工作问题。她随后也到了广州一家学校面试,住华师大宾馆。某天我蹭电话问她:多少钱一天?啊?250?你要吓死我?不得了,了不得啊,早点儿退房回来吧!

      所以说啊,要活得有点儿尊严,才能安心滴干学术。

      不为自己,也得为这个家。

      刚到广州时的模样儿: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125671.html

上一篇:俺是一台独角压轴连台本戏
下一篇:每个人都是一出戏

33 黄彬彬 刘立 吴斌 陈楷翰 武夷山 姬扬 李久煊 蒋继平 蔡宁 李毅伟 李俊 黄良锋 张成岗 孟佳 何海 郭战胜 李帮建 李坤 雷宏江 蒋敏强 蒋永华 邢志忠 宁利中 武伟伟 杨正瓴 郭新磊 陈智文 董全 苏德辰 刘全生 晏成和 徐旭东 李东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1 07: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