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第一次出境的折腾经历

已有 2110 次阅读 2018-7-22 11:13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1991年,到香港参加一个学术会议,要办“签证”啥的,记不得了。

      那是我第一次出境,激动得很。

      到重庆外事办办理“签证”;那男的把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眉头一皱:这个要到成都去办;

      我把自己也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确实有点儿磕碜;

      赶紧买票,到了火车站,遇见西南师大人事处副处长,跟我一样坐硬座,也到成都办事儿;

      第二天清晨到了成都,到一苍蝇馆子吃了几个馒头下豆浆;他硬要把他那一份儿钱还给我,然后挥手道别;

      找了个十人间的小旅馆住了下来,行军床,5元一天;

      问到了成都外事办地址,步行前往;老远看去,不远,却走了1个小时才抵达。说明一下:我在山城重庆长大,不懂成都平原的地形:看起来近,走起来远死个人也。

      到了办事处,一系列的不合格。总之一句话:搞不成。

      急了,幸好我姐姐给我留了一个她成都老同学的电话,赶紧向他求助;

      他道:没事儿,交给我。

      千恩万谢之后,赶紧打道回府——没工夫也没钱再在成都耽搁;

      不到两天,他打电话给我姐姐:成了。

      赶紧二上成都,取回相关证件(早知道就不该回重庆了)。

      老婆专门陪我上街买了一套西装加领带,400元,顶我一个月工资;叮嘱我:穿周正点儿,你这是出国(香港尚未回归,那时叫“出国”)!

      折腾了两个星期,在香港只呆了三天。

      那套西装从此之后再没穿过,现在还崭新挂在衣柜里,留作第一次“出国”纪念。

      后来才知道,那玩意儿重庆也能办,估计是被重庆外事办那小子给捉弄了。

      很想揍那小子,可记不得长啥样儿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125338.html

上一篇:王大元的膨大剂是啥玩意儿?
下一篇:太狂容易得罪人

17 张叔勇 杨正瓴 刘立 李俊 吴斌 武夷山 何海 姜文来 刘德力 李坤 彭渤 宁利中 武伟伟 张国宏 邓晋 蒋永华 李东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9 20: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